244

  天赐总部,各大董事全都坐在一起讨论着华文的事情,所有人都没想到华文这点儿破事儿居然过了那么久都没平息下去,反而愈演愈烈,一发不可收拾。

  华清易看了看周围的这些人,心里一阵的冷笑,还说什么过来想办法拯救一下天赐的名声,不就是为了自己做的事情能够好听点儿嘛!

  说到底不就是想把华文从此踢出天赐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嘛!看来自己还要沉住气啊!在别人没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可千万不能这么说。

  华文这个人虽然在生活上不太检点但是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他就不信这里没人想把华文给赶出去。

  可偏偏的一个这么说的人都没有,华清易心里一阵的烦躁,同时还觉得这些人无比的虚伪。

  看来这个决定一时半刻该不会落下来,自己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在华文面前去刷刷好感。

  想到这里华清易嘴角慢慢的勾起一抹笑容,等会议散了之后华清易买了一大堆的礼品去看望华文,不是都说当官的还不打送礼的吗?

  很快华清易就到了,按下了门铃没多久门就被打开了,华清易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他没想到居然是华文亲自过来给自己开的门。

  华文眼睛里有明显的红血丝,脸上也尽是疲惫的神色,看来这些天他过得并不好,还经常的熬夜,不然他不可能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至少在华清易的印象当中华文从来都是一个比较讲究的人,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变成这副模样的。

  看着华文华清易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儿,既感到高兴又感到难过。

  看看华文又想到自己,如果有一天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会不会还不如华文呢?

  随即华清易又甩掉了自己这种想法,自己又没在外面找小三,怕什么,再说了就算自己传出这样的绯闻也不怕,自己还没结婚,大不了结婚不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了。

  华文看着站在自己门口的华清易脸上并没有显露出多么高兴的神色,只是淡淡的撇了华清易一眼长叹一声道:“你怎么来了?"

  华清易手里还伶着很多东西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我这不是寻思着你最近心情可能不太好所以过来看看你嘛!怎么,不让我进去坐坐?"

  华文让开了一些,华清易进了屋之后把东西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华文眉头一皱道:“你过来就过来吧,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华清易活动了活动自己的胳膊笑道:“做弟弟的来哥哥家总不能空着手来吧!那样显得多不好看啊!再说了,嫂子在家呢!万一挑了理怎么办?"

  华文嗤笑一声坐在沙发上,拿起自己刚才给自己开的红酒道:“你嫂子不在家,回娘家去了!"

  说完又喝了一杯酒,华清易晕过去伸手把酒杯给抢了过来,皱眉道:“别喝了,你就打算一直喝酒?"

  华文酒杯被华清易抢了过去心里一阵的不痛快,不满的瞪了华清易一眼道:“我不喝酒我还能怎么办?你告诉我我现在还能怎么办?"

  华清易把酒杯放在茶几上长叹一声道:“不管怎么说,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已经不是你一个人名誉受损的问题了,整个天赐全都受到了你的株连,我们的品牌也遭到了人们的质疑,你觉得你躲在这里喝酒能解决什么问题?"

  华文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短发大吼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华清易顿时不在多说什么,是啊!自己说的这些问题华文不可能不知道,可是即使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除了给自己添堵以外好像还真就没别的了。

  华清易尴尬的挠了挠头,咳嗽一声道:“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我们完全可以慢慢想办法,更何况你难道就没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吗?别人就算传出这样的绯闻大不了过几天也就过去了,怎么就到了你这里死活过不去了呢?"

  经过华清易的提醒华文头脑清醒了不少,他在私生活方面的确是比较混乱,但是并不代表他就是这个傻瓜。

  过了半晌华文才反问道:“你觉得这里面有人在搞鬼?"

  华清易点头道:“我不是怀疑这里面有人在做手脚,而是肯定,而这个人肯定和美休斯脱不了关系,弄不好就是乔治.森那个家伙。"

  华文并没有接触过几次乔治.森,对于这个人根本就没有太深的印象,好半天没说话。

  华清易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有些话点透了就好,说多了反而会起反作用。

  华文低垂着头想了好半天才哑声道:“我知道了,一定是前段时间美休斯的产品出现在质量上的问题,而我们天赐趁着这个机会狠狠的打击了美休斯,乔治.森这个家伙怀恨在心,所以就报复在我身上了。"

  华清易点头道:“我也觉得是这么回事,可是目前我们并没有证据证明背后的人就一定是乔治.森。"

  华文冷笑一声道:“除了他还能有谁,怪不得前几天我怎么把这件事情往下压都压不住,原来是这个可恶的东西在背地里给我下刀子。"

  华清易皱眉道:“五哥,没证据之前别把话说的那么绝对,难道你就没怀疑过是我们内部的人做的手脚吗?"

  说完之后华清易紧紧的盯着华文的脸看,华文自然也明白华清易的意思,呵呵一笑道:“你刚才也说了,因为我的关系天赐如今的名誉受损,我们的口碑也有些不太好了,如果是我们内部的人,就算想要收拾我还不至于带上整个天赐!"

  华清易心里松了一口气,他最怕的就是华文怀疑内部的人了,或者说华清易怕华文怀疑到他身上。

  谁不知道华家的人表面上看起来和气实际上争个你死我活,他要是真的怀疑自己给自己背后敲一闷棍那自己可就冤死了。

  与其担心这些还不如亲自过来一趟,这样华文就不会怀疑自己了。

  两兄弟在这件事情上倒是看法很一致,华清易多少还是有些幸灾乐祸的,不管怎么说华文在外面找了一个小三老婆回了娘家他就不信华老爷子能不生气。

  两个人又谈论了一会儿之后华清易起身道:“好了,我也该回去了,五哥你就放宽心好了,无论是出于哪方面我们都不会对这件事情坐视不管的,美休斯想要凭借着这件事情打击我们是不太现实的。"

  华文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那就多拜托你们了。"

  送走了华清易之后华文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眼神阴沉的吓人。

  他心里对于华家的人的想法心知肚明,说什么担心他的情况纯属是胡说八道,如果真的担心他的情况会没有一点儿的实际行动吗?真把他当做三岁的小孩子一样糊弄。

  看来自己这次恐怕是翻身无望了,华清易这个人虽然不怎么样不过有句话说的倒是挺好的,自己这个样子的确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既然美休斯不给自己留条活路那还不如去调查一下看看乔治.森那个可恨的家伙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只要能把乔治.森给拉下水谁还会揪着自己这点儿破事儿不放。

  现在的乔治.森可以说是春风得意,不仅打击了天赐还让廖赢对华清易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乔治.森就是趁着这个机会趁虚而入的。

  每天下班之后都会准时的出现在廖赢下班的大楼下等候,廖赢对于乔治.森的执着也感到很是无奈,同时也很奇怪以前总是缠着自己的华清易不见了,就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

  乔治.森为了追求到廖赢可以说下了很大的功夫,一大早就开始收拾自己,笔挺的西装衬托得乔治.森更加的英俊非凡。

  “廖小姐~!"

  听到这个称呼廖赢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除了乔治.森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用这么别扭的音调称呼她。

  廖赢回过头果然看到乔治.森手里捧着一大束百合花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正对着自己微笑。

  廖赢左右看了看走了过去,“乔治.森,我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你怎么就听不懂呢?"

  廖赢这次是真的有些生气了,她是一个中国人,只不过和华家一样,从她很小的时候廖家就全家搬到了美国。

  但是廖赢一直都有一个梦想,希望有一天廖家的产业能够转移回到中国,自己也能够回到中国的怀抱,在中国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把自己给嫁出去。

  乔治.森条件是不错,可问题是他并不是中国人,这还不算,最重要的是乔治.森也并不符合自己的审美标准啊!

  可是这个乔治.森就好像不懂得别人的拒绝一样每次看到自己都像是狗皮膏药似的黏上来,如果他态度差的话廖赢根本就不怕,问题是乔治.森各方面表现的都非常好,让廖赢有一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

  此时此刻廖赢居然有些想念华清易了,如果华清易在眼前的话该多好,至少自己不用面对乔治.森了。

  乔治.森看到廖赢的时候眼神一亮,并没有直接把花束递过去,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自己把花递过去无非就是让廖赢多走几步路扔到垃圾桶而已。

  “我已经订好了一家不错的餐厅,希望廖小姐能够赏脸啊!"

  廖赢看了乔治.森一眼,既然他听不懂自己说的话那就让他见识见识她廖赢也不是吃素的,想到这里廖赢点了点头道:“好吧!既然你餐厅都订好了,那我就厚着脸皮跟你蹭吃蹭喝了!"

  乔治.森瞬间有种幸福来的太快的感觉,他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了,没想到廖赢能够同意。

  乔治.森兴奋的赶紧打开车门,廖赢刚想进去就听到一道男音道:“廖赢,你不能跟他走!"

  廖赢回过头就看到华清易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愤怒的注视着她和乔治.森两个人。

  廖赢嘴角一阵的抽搐,感觉有一种被人捉奸在床的感觉,整个人都傻了一样,就像是被人定住了似的。

  乔治.森眉头一皱心里一阵的不痛快,伸手挡在了华清易的面前道:“华清易,你想要干什么?"

  华清易目光阴冷的看着乔治.森,乔治.森也不甘示弱,迎着华清易的目光看了过去,两个人谁都不肯退让。

  廖赢松了一口气,站在两个人中间道:“好了,你们两个还是先回去吧!我今天还有事,就先走了!"

  廖赢刚想离开胳膊就被人抓住了,扭回头才发现是华清易,廖赢眉头一皱,有些不太高兴。

  乔治.森气得简直都要吐血了,就在十几分钟前他还在为了能把廖赢请出去吃饭感到高兴呢,可是一转眼的功夫廖赢就因为眼前的华清易改变了主意。

  华清易根本就没有顾及乔治.森心里的那点儿不痛快,要说起来华清易绝对比乔治.森更加的不舒心。

  就因为乔治.森这个阴险的家伙不仅让华文身败名裂也就算了,还拖累了天赐的名声,如今整个天赐都在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可是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人们越是急于摆脱这种尴尬的境地流言蜚语反而更多,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买背后搞鬼的就是乔治.森,可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就像之前乔治.森拿天赐没有办法一样,如今的天赐拿美休斯同样没有办法。

  华清易虽然不喜欢华家的人但是他并希望天赐也倒下去,所以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都在疲于奔波,希望能够把问题尽快解决掉。

  今天刚刚好可以喘口气,华清易连家都没回直接来见廖赢,没想到却看到廖赢和自己的对头冤家乔治.森有说有笑的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

  华清易顿时感到心口一阵的发闷,恨不得上去打乔治.森一顿才好。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7/57277/682416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