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竹马谋妻:弃女嫡妃宠入怀 > 第220章 生气了?

第220章 生气了?

  欢颜的心里是有些不大舒服,可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为什么不舒服,她自己暗暗归结于,是因为自己不喜欢那位秦姑娘,所以才觉得谢安澜跟她纠缠在一起有些可惜了。

  这谢安澜也是,他该不会是真的看上哪个什么秦姑娘了吧?什么眼神儿啊?

  不过要说起来,自己只是谢安澜的朋友,也没什么资格管他这个吧。

  “我和安澜也只是假成亲而已,若他果真喜欢上旁的女子,我也是高兴的。”

  只是这个秦姑娘……谢安澜确定最近没有吃错什么药吗?

  定安王妃微微一笑,“那也得看安澜究竟跟哪姑娘有缘分。”

  欢颜嘴里说着不在意,可为什么自己感觉她好像有些不大高兴啊。怪不得澜儿那臭小子要用这一招呢,眼下看起来,倒还真有些效果。

  今日秦雪妍上门来找谢安澜的时候,定安王妃还误会了。听到下人禀报说三皇子的表妹来找自己儿子,定安王妃登时就对这位秦姑娘没有好感。

  一个姑娘家家的,明知道澜儿已经成亲了,还单独找他出去见面是什么意思?

  本以为安澜三两句就要把她给打发走了,却没成想,他却要跟那秦姑娘一起离开,也不知道去哪儿。

  定安王妃慌慌忙忙就在他们出门的路上截住了他们。

  一看那秦姑娘讨好自己的样子,定安王妃就知道,这姑娘八成是对自己儿子动了心思。她不相信,自己儿子会将跟欢颜假成亲的事情跟外人说,也就是说,这位秦姑娘在明知道澜儿已经有了正妻的情况下,还要来插一脚,怎么?她这是要把欢颜给取而代之吗?自己可绝不会答应。

  “你给我过来。”

  定安王妃将谢安澜给叫到一旁,皱眉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儿?你都已经跟欢颜成亲了,做什么还跟其他姑娘纠缠不清的?我就不信你看不出那位秦姑娘对你有心思。”

  谢安澜倒是一派淡定,“我看得出,欢颜也看得出,我就是想知道欢颜会是什么反应。”

  “你什么意思?”定安王妃不由一愣。

  “母妃放心,您担心的事情绝不会发生,我也不是单独跟她出去,三皇子也在,等会儿我会再叫上几个人。不过这些您都不必跟欢颜详说,让她误以为我是跟那秦小姐单独出去的也好。”

  定安王妃这下算是明白自己儿子是什么意思了,“你这臭小子,狐狸都没你狡猾。这个忙,我可以帮你,不过你别果真让欢颜伤了心,不然……”

  谢安澜无奈地接上,“不然您就不认我这个儿子,我已经知道了。”

  “知道就好。”

  “那我走了,欢颜还正睡着,您别去吵她,等她醒了再说。”

  “知道了。”定安王妃一笑,这小子还算有良心,还知道惦记自己媳妇儿。

  “母妃,时辰不早了,我先去铺子看看,一会儿就回来。”如今欢颜唤‘母妃’两个字,已经唤得相当顺口了。

  “嗯,你去吧。”

  看着欢颜离开的背影,定安王妃暗暗道:儿子啊,我看你这主意倒是不错,有门儿。

  那厢里,秦雪妍正暗自欢喜,奕世子答应同自己一起出来看宅子,是不是意味着他对自己也……

  但这欢喜还没有持续多久,秦雪妍就满心地失望了。本来她已经跟表哥商量好了,借表哥的名义,将奕世子给约出来看宅子,看到一半的时候,表哥就借口有事先走,让奕世子陪自己继续看,然后再托他送自己回宫去。

  结果奕世子一从定安王妃出来,就命他的随从叫了几位皇亲贵胄的公子来,说是人多热闹。

  热闹是热闹了,可自己压根儿没能跟奕世子说上几句话,而且他几乎句句不离他的新婚妻子。在路上看到一个卖灯笼的,都会说这灯笼他的世子妃一定喜欢,要给她买回去。

  旁人都打趣他,他也毫不在意,一一应承了。

  秦雪妍一开始的时候还满心雀跃,到后来就成了满心失落了。

  ……

  天气越来越冷,日头落下去的时辰也越来越早。

  “世子妃,世子派属下回来跟您说一声,晚饭他在外面吃了,让世子妃不必等他。”

  欢颜闻言默然了片刻,随后方开口问道:“好,我知道了。”

  “那属下就先告退了。”

  饭桌上,定安王妃显然有些不高兴谢安澜的做法,“这臭小子,做什么要在外面吃。”

  尽管知道他这是故意要做给欢颜看的,定安王妃还是不认同他这么个做法,怎么能将自己的新婚妻子独自一人撇在家里,他自己去跟另外的女子一起吃饭,这样的事情,他的父亲可绝对做不出来的,也不知那臭小子是像了谁了。

  欢颜只是沉默不语,陪着王爷和王妃吃罢晚饭之后,欢颜回去她和谢安澜住的院子,径直进了书房看书。

  看起来似乎并未受谢安澜未归的影响,但琼儿进来帮她添灯的时候,却发现自家小姐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心思不像是在手里捧着的书上。

  琼儿进来添了两次灯,谢安澜方才从外面回来。

  “你喝酒了?”谢安澜靠近欢颜的时候,她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顿时皱起了眉头。

  “是喝了点。”其实谢安澜并未喝酒,不过是临回来之前,在自己的衣服上洒了点酒,所以闻起来才有酒味。此时说起谎来,也挺像那么回事儿。

  “你和那秦小姐一起喝的酒?”

  谢安澜带着醉意一般在欢颜的身旁落了坐,含笑看着她,“这算是一种盘问吗?”

  欢颜伸手推了他一下,“不说算了。”

  “是跟秦小姐一起……”

  欢颜闻言,将书放回书架的手一僵。

  谢安澜将她的反应看在眼中,方才悠悠然说出下半句,“不止秦小姐,还有三皇子他们,我们一起喝的。”

  欢颜将手里的书在书架上放好,旋即陡然转过身来看着谢安澜,张了张口,似乎有话要跟他说,可是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谢安澜见她如此,心中莫名地紧张起来,他期待地看着欢颜,以轻柔的、诱导般的语气对欢颜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以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无论是什么话都不必避讳。”

  “谢安澜,你……”

  “我怎么?你继续说。”谢安澜期待着能从欢颜的口中说出他想听的话。

  欢颜定定看了谢安澜良久,终于还是放弃了,“你先躺下歇一会儿吧,我让人给你煮醒酒汤来。”

  其实她是想跟谢安澜说,她十分不喜欢那个秦小姐,若他真的有打算将来娶这位秦小姐的话,估计以后自己大概就不会怎么跟他来往了,免得见了心烦。

  但她转念一想,自己这样说,好像是在威胁他似的,所以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谢安澜见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难免失望,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便倚到一旁的软塌上去了。

  不多时之后,琼儿将醒酒汤端来,欢颜见谢安澜犹自闭着眼睛,便是走过去,将他给扶起来,“先把醒酒汤喝了再睡,不然明天早上起床要头疼的。”

  谢安澜从琼儿的手里接过醒酒汤,刚喝了两口,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又是侧头看向身侧的欢颜道:“对了,忘了跟你说,三皇子将给秦小姐找宅子的事情托付给了我,我估计明天也要在外面跑一天。”

  欢颜闻言下意识地松开扶着谢安澜的手,“知道了。”

  以谢安澜对欢颜的熟识,断定她此时是不高兴的,而且是非常不高兴,这个认知让他却是安心了不少。

  “生气了?”谢安澜试探着问已经转身离去的欢颜道。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7/57404/682534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