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亿万甜妻:厉爷宠上天 > V168 什么叫做你也觉得

V168 什么叫做你也觉得

  宋雲樟那些杂乱无序的思维,直到霍无忧的一句:“我明天做什么......应该不需要向你汇报?”彻底的消失了。

  一切都归为了平静,让宋雲樟终于变得清醒。

  她不由的嘲笑自己刚才实在是太可笑了,莫名其妙的问那样的问题,霍无忧凭什么告诉她?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所发生的一切让她失去了冷静思考的本领,竟然忘记了两人真正的关系,去做了许多本不应该做的事情。

  包括今晚的这些质问,她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了。

  “抱歉,我只是因为我父母想要和你谈一谈,比较担心他们会察觉到什么,如果你明天有别的安排,那就不用了,改天再说吧。”

  宋雲樟很快就恢复了自己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面色如常的冷清藏起来了她所有的情绪。

  霍无忧自然是不能说他明天的行程是什么,而且明天已经有了既定的安排,鹤老那边的行程不可能因为他而随时的改变,因此他只能去按照鹤老的时间安排进行一系列的规划。

  这么一来,明天他确实抽不出时间去和宋雲樟的父母吃饭了,等他明天忙完回来,大概也和今天差不多的时间。

  “我会安排周末的晚餐。”霍无忧揉了揉太阳穴,宋雲樟那样冰冷的脸色又和一开始的时候一模一样了,她很久没有在霍无忧的面前露出那样的情绪来。

  虽然两人的相处看似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最近的宋雲樟实际上软化了许多,可能是她怀孕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其他的因素,总之她在霍无忧的面前,也偶尔会有人烟味了。

  可惜现在的宋雲樟看起来,又变回了之前那样,不可能让任何人接近她,不给任何人走进她的世界的机会。

  霍无忧并未细想自己为什么要在意这个问题,从他们的合作角度出发,他本不应该去思考宋雲樟在他面前是什么模样,毕竟一切都可以是假装出来的。

  但当这样的想法出现以后,便会成为格外重要的存在,如影随形,根本不可能真正的完全不在意。

  “随便你,你什么时候决定了,自己去和他们说吧。”

  宋雲樟说完这句话就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连背影都透着一股子冷漠。

  除了宋雲樟,还真的没有哪个女人会在他面前以这样的态度来面对他。

  霍律师对于女人的吸引力是不用质疑的,若非他英年早婚,并且拒绝了任何朝他抛来橄榄枝的女人,现在能够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一定早就排成了长队。

  就算他已经结婚,也依旧有许多的女人对他趋之若鹜,他的魅力早就被那些觊觎着他的人证明过了。

  也还好宋雲樟的家世身份,她自己的气质,至少在某种层面来说是足够优越的,比不上霍家,也有着自己的优势,不是随便什么女人都能够比拼的。

  但就算这样,霍无忧对那些女人也一眼都懒得看,这么多年,从未有人在他这里成功博得过他的关注。

  霍无忧盯着宋雲樟离开的背影,眯了眯眼,颌骨比往日还要更凌厉几分。

  这样的宋雲樟......她自己大概并不知道,当她露出不让所有人接近的高冷时,恰好会激起人的某种心理。

  想要看她变得不一样,再看她那张脸上露出其他的神情,看她不再那样的冷傲。

  虽说就算知道了,宋雲樟也会依旧我行我素,并不会因此而去改变自己。

  宋雲樟回去房间之后,也就再没去思考那些让人感到烦心的事情。

  至于第二天父母会怎么询问霍无忧.......她更加不想管了,随便霍无忧要怎么应付,那都是他自己的烂摊子,等他自己收拾去吧,她才不要再帮他做什么。

  包括今天替霍无忧掩饰,她都有些后悔了。

  ......

  江丝楠在和厉聿深一起见过鹤老之后,就发现鹤老回来的消息其实已经外传了。

  厉聿深更是接到了许多的电话,都在咨询鹤老回来的原因。

  厉聿深全部都敷衍了过去,没有给任何人机会去接近鹤老,更不会让他们把鹤老的时间占了去。

  这回把人请回来,就是为了霍无忧的治疗,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没有那么重要。

  但就是要应付那么多人,并不算太轻松的事情。

  江丝楠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看着厉聿深接了一通又一通的电话。

  到了第二天晚上,人才稍微少了一些。

  厉聿深回家,江丝楠就朝他怀里扑了过去:“今天接了电话,是不是又有好多人找你问鹤老的消息?”

  “今天借着开会的名头,把电话都交给秘书去接了,我还好。”

  就是苦了秘书,一天下来,口水都快说干了。

  江丝楠憋着笑:“我就知道九爷肯定不会浪费这么多时间的。”

  厉聿深每日的工作安排都很紧凑,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应付那些人?

  除了来头不小,只能他亲自出面的,其他都交给了秘书。

  “今天下来,他们的消息只要灵通一些,就不会再来问我鹤老的消息了。”

  拒绝了所有人知道,那些还抱着希望的人也就能够知道鹤老回来并不会给他们任何的机会。

  “这样才好,免得你一直被打扰。”

  “别担心。”

  厉聿深低头在江丝楠鼻尖亲了亲:“知道你在怕我辛苦,我不会让自己被烦的太厉害。”

  “也是,九爷怎么可能。”

  江丝楠对厉聿深的相信本来就到了某种堪称崇拜的地步,所以厉聿深在她的眼里,几乎就是无所不能的。

  “今晚不是说晚舟要来吃饭,她还没到?”

  “给她打个电话。”

  厉聿深对于自己妹妹很爱迟到的这个缺点,也打算好好纠正一下了。

  她以前过的都是无法无天的日子,就算迟到了也没人会去指责她什么,但在厉聿深这里,时间观念这种事情是非常重要的,绝对不可能敷衍。

  厉晚舟电话接的很快,不过边说话边喘气:“哥!什么事儿啊?”

  “你说要来吃饭,已经准备好了你的一份晚餐,你的人呢?我能不能在十分钟之内看到你出现在我面前?”

  “哎呀......我这就来,很快,我就在你家附近呢!我五分钟就到!”

  “所以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在做什么?”

  “我来了再和你说......”

  厉晚舟电话挂的很仓促,也没有解释什么。

  厉聿深冷冷一笑:“我们可以开始数着时间了,五分钟之后,迟到一分钟,罚她一个星期的零花钱。”

  要是没了厉聿深这里给的零花钱,厉晚舟的生活肯定会拮据很多。

  毕竟她是大手大脚惯了,买车买房眼睛都不眨一下的人要是少了自家哥哥给她的零花钱,以后再想要跟之前那样花销肯定是不可能的。

  江丝楠笑了:“九爷还真的舍得呀?”

  “她是成年人了,有些规矩再不立好,就会错过好的时间了。”

  江丝楠自己对这个事情在自然没有什么发言的权力,毕竟要教育妹妹也是厉聿深的事情,况且.....她自己都觉得自个儿有不少的缺点,也幸好厉聿深没有拿教育妹妹的手段来对付她。

  厉聿深数着时间,还好,这回厉晚舟准时了,还不到五分钟的时候,人已经从电梯里出来,站在了客厅里。

  她一来就找佣人要了水,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才开始喘着气解释:“我真的是跑过来的,外面那条路出车祸了,堵车呢。”

  “既然堵车,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厉聿深翘着二郎腿,一副兴师问罪的表情。

  江丝楠就在旁边冲厉晚舟眨眼睛。

  厉晚舟看着自家哥哥乖巧回答:“我当时不是没来得及嘛,我今天在路上帮忙救了个老爷爷。”

  原来车祸那会儿,正好也有个老人家心脏病犯了,老人家倒下之后一下子没人敢上去帮忙,她就从车上下来,站了出来,并且放言,有什么事儿她负责,要是老人以后讹诈,所有责任都是她来担。

  或许是看她下来的那辆车价格不菲,很快就有人愿意帮忙了,老人也很快得到了救助,被送去了医院。

  厉晚舟一脸求表扬的神情:“我这不就等着哥哥你来夸奖我吗,这么大的事情,必须得等你亲自夸我才是!”

  江丝楠推了推厉聿深的胳膊:“你看,晚舟今天也不是故意迟到的。”

  厉聿深说:“今天迟到的事情可以不追究了,但以后只要约定好的时间,就不能够违约。”

  “知道啦知道啦,我以后都会注意的,哥你看我嫂子都不怪我,你也别怪我了。”

  把江丝楠一摆出来,厉聿深便没了话说。

  厉晚舟特别得意,偷偷摸摸朝着江丝楠做了个鬼脸。

  坐在餐桌边,江丝楠问她:“你和那个谁......宗序,现在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啊,反正就在妈妈的要求下吃了顿饭呗,她倒是乐坏了,我嘛......依旧是那样,不太喜欢这个人。”

  厉晚舟也算是暂时的服了软,和厉聿深商量好了,至少现在不能让母亲觉得她和宗序完全没有可能。

  “宗序这个人也够奇怪。”厉晚舟说起来这个就更加的滔滔不绝,“我才知道,原来还有不少人都在给他介绍对象。”

  宗序也绝对是香饽饽,不少人都瞄准了他这么一个金龟婿,家世好,长相好,身份地位更是一等一的,这样的男人,必定会有不少人觊觎。

  不过呢,宗序竟然真的一个都没有答应。

  “其实,除了宗序的父母想要促成我们之外,我听说宗家其他人也想给他介绍别的人,他怎么说也该给那些人一点面子去见见吧,也不知道这个人是为了什么,还真的没有去见那些人。”

  厉晚舟说到这里,脸颊圆鼓鼓的:“我看他就是看上了咱们家。还想要讨我妈的欢心,故意让她知道。”

  这个事情,自然也是厉母告诉她的。

  无非就是想要让她知道,宗序并非随意答应相亲的人,想要让厉晚舟明白,宗序实际上有很多的选择,只是独独选择了她而已。

  “我又不是小朋友了,我才不信他那样做没有原因,说不定啊,就是看其他的那些人,都没有我们家这么好。”

  厉晚舟还冲着厉聿深说:“要不然就是看哥哥你能够给他们带去利益。”

  “宗家的涉及范围,和我没什么关系,我们实际上不会有太多的利益交换。”

  当然,如果两家联合,自然是强强助力的,在各方面都有优势。

  但单说的话,宗家其实也并不一定需要厉家为他们做什么。

  所以厉晚舟刚才的想法是不成立的。

  “那是为了什么,这个人莫非还喜欢我不成。”厉晚舟撇了撇嘴,“小朋友才相信这种纯爱戏码。”

  厉聿深提醒她:“你今年才十八岁。”

  “十八岁也不是小孩子了啊!放以前十八岁都能生孩子了......”

  江丝楠说:“那有没有可能是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是他想要的?”

  “我身上能有的东西,都是厉家的。”厉晚舟脑子很清醒,知道自己到目前为止,并不算一个成功的人。

  在别人眼里,她也依旧还是靠着家族在成长,所拥有的一切,都和厉家有关。

  她身上围绕的光环,也都是厉家所带来的。

  如果脱离了厉这个姓氏,她也就不是什么很了不起的人了。

  当然,厉晚舟在清楚知道这一切的同时,也在努力。

  她并非安于享受现状的人,正是因为清楚她的家庭带给了她什么,她更加希望自己也可以成为厉家人的骄傲。

  让厉家人因为有她而感到荣誉。

  她的哥哥都那么厉害了,她又怎么甘于只做一个一事无成的千金大小姐?

  “不管他了,只要他别来招惹我,如果只是偶尔吃个饭什么的,我倒是可以忍受的。”

  厉晚舟想了想,说:“毕竟这个人的脸吧,确实还不错。”

  抛开宗序那些令人讨厌的性格和恶劣行为,宗序的冷峻邪气其实刚好长在了她的审美上。

  只是欣赏欣赏美貌的话,厉晚舟其实不是很介意这个问题。

  江丝楠笑了:“原来你也觉得他长得确实不错?”

  “这个我从来都不否认。”

  江丝楠还要开口,身旁的男人已经凉凉道:“什么叫做,你也觉得?”

  江丝楠:“啊?”

  “所以,你认为他长得好看?”

  某人转过头来,眼神冷飕飕的,让江丝楠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我有这么说吗.......”

  厉聿深勾唇:“需要我再重复一遍?”

  江丝楠眨巴眨巴眼:“我只是这么一个形容,主要表达的不是我认为他长得好看,而是晚舟觉得他长得好看。”

  厉聿深冷哼:“你以为我没有听懂你的话,你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说,你认为他长得好看。”

  “其实这个并不是重点......”

  某个已经打翻醋坛子的人不依不饶:“我说是,那就是。”

  江丝楠见男人不好忽悠了,赶紧卖乖:“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九爷更好看的人吗?他长得好看那也只是普通人的好看,而九爷,根本就是上天入地绝无仅有,完全不属于人世间的绝对美貌......”

  彩虹屁吹上了天,江丝楠自己都要被自己恶坏了。

  不过,厉聿深在她眼里,确实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人,这一点并不假。

  “对!宗序怎么可能有哥哥你长得好看,他也就是马马虎虎的帅气罢了。”

  江丝楠暗地里给厉晚舟比了个赞。

  关键时候,还是贴心小棉袄好使。

  厉聿深捏着江丝楠的脸:“下次如果碰见了宗序,你多看他一眼......”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7/57994/682371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