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凰兮归去来 > 第一百九十四章:重机自请战始魔。

第一百九十四章:重机自请战始魔。

  【天宫•玉霄神殿】

  众仙皆是满目疑惑的看着重机自推着轮椅进来,不明白这个隐世多年的琅環君此番是来做什么。

  唯有孟白君,盯着琅環君的身影,一瞬不曾错开视线,那双向来温润的眸子里仿佛要喷出火来。

  琅環君却是笑的风轻云淡,行至殿中方才停下,也未看向旁处,只盯着帝座上的天帝。

  “父帝,儿臣愿同姑母一道作战。”

  天帝只皱了皱眉,还未说话,南门斯寞却是没有忍住。

  “重机,你够了!”

  孟白君素来冷静自持,极少这般失态,不免让人震惊不已。

  便是梓瑜,也是第一次看到这般模样的南门斯寞。

  “小寞,三哥知道,你是在担心,你且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

  重机这才开始看向孟白君,他的表哥,深邃漆黑的眼睛中看不到一丝光亮。

  孟白君忽然就沉默了,如同失掉了所有力气一样。

  “那你要照顾好自己。”

  孟白君为自己方才的失态给了众人一个合理的解释,他只是担心自己敬重的三叔而已。

  天帝最终是同意了琅環君的要求,这几万年天界人才辈出,重机又隐世不出,他都快忘了这个曾经给他带来层层欢喜的太子重机。

  孟白君望着重机离开的背影,袖里紧握的双手才是松开,却是有鲜血滴落。

  行走在天宫的九曲小道上,每走一步便有一滴血滴落,凄惨美丽。

  重机……

  随着情绪的变化,南门斯寞身上的气息也在发生着改变,平添了些许戾气。

  梓瑜与南门翕望着自己的儿子,触及那眼中的深邃,两者双视一眼,满满的担忧。

  这眼神,他们再熟悉不过了。故此这担忧中夹杂着淡淡的喜意。

  他们这儿子是爱上了哪家姑娘了。做为父母,他们自是着急儿子的婚事,却又是怕再是一个叶沉鱼。

  不说南门斯寞,便是他们也无法经受又一个叶沉鱼的打击。

  “我看不像是,小寞这次应该是遇到真爱了。”

  做为与南门斯寞相处时间较长一些的梓瑜,自是比南门翕更加了解他们的孩子。

  “只是,那个姑娘如今似乎不安稳啊。”

  否则,照南门斯寞的性子,早便是向他们介绍起这姑娘了,不至于时至今日仍只字未提。

  而小寞对老三的恨意又是从何而来,莫不是那姑娘与老三有关?

  梓瑜被自己的想象力惊到了,老三怎么会去抢小寞喜欢的女人呢?莫非又是像那沉鱼公主一般。

  梓瑜不知道南门斯寞消失的些年来经历了什么,自也是不知道他爱上了谁,改变了多少。

  “母亲,您相信我吗?”

  南门斯寞突然开口,很是认真的看着梓瑜,眼中全哀戚。

  “好端端的,说这话做什么,自是信的。”

  “母亲。”

  南门斯寞突然跪了下来,跪在梓瑜的面前,目光专注的看着他的母亲。

  “母亲,求您答我,不论什么重要的都不能交给重机,什么都不能,什么都不知道。”

  “你这是……”

  梓瑜虽不懂其中原因,却是知道自己的儿子断不会平白无故,无理取闹,他这么做定是有自己的原因的,便也是答应了。

  “小寞,重机他……”

  梓瑜扶起南门斯寞,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

  “母亲,他没事,我也没事,我就是有点担心他,怕他出事,毕竟任务越难危险越大。”

  南门斯寞不敢太过说穿,毕竟谁也不知道这附近是否安全,是否有人在暗处偷窥。

  那便是便不偿失了。

  天魔两军汇于弱水谷中,这些日子以来,已是将其当做了主战场。

  英姿飒爽的天族女帅,身坡紫色凛莲神甲,手持屠魔鞭,立于战兽之上,英气逼人。

  岁月对其太过优待,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半分痕迹,看上去一如初见模样。

  在主帅的身侧头一次没有立着她的夫君与孩子,而是站着归来北昌帝君与花神藤紫。

  而做为最厉害的重要角色,人皇却是站在了军队的最中心,俯瞰全局。

  梓瑜转过身去,看向身后来自各界各族的战士,声音传到了战场的每一个角落。

  “始魔复出以乱天下,盛世将倾沉渊在侧,尔等可愿与吾并肩作战,复一个太平盛世。”

  “吾率青丘十万将士愿与真神并肩作战,听侯调谴,复我太平盛世。”

  “吾率九幽二十万将士愿与真神并肩作战,听侯调谴,复我太平盛世。”

  “吾率鬼界三十万将士愿与真神并肩作战,听侯调谴,复我太平盛世。”

  ……

  战场之上,群情激昂,对这场战争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

  看着这般团结的诸界各族,许多凉了许久的心,一点一点的热了起来。

  这好像,正是他们所向往的模样。

  【人界•青洲】

  却说那日受了委屈的青容一气之下离了归雁山,同跟来的皎皎一起游历这青洲。

  两个半大的孩子,又都生的娇小玲珑,不知引起了多少人的注意。

  这些来自陌生人的问候里,有不怀好意的,也有真心实意的。

  就如……许缘。

  青容自幼长于孟白峰上,被父兄护得极好,自是不知人情世故,懵懵懂懂的如同一张白纸。

  皎皎做为一个长在归雁山的孤儿,虽有些小心机,却并未见过俗世繁华,故而较之青容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繁华世界,将未经世事的童心迷乱。

  青容与皎皎有一个共同的爱好。便是喜欢木偶戏,每每行至一处,木偶戏是必不可少的。

  这次一个较为繁华的小城,木偶戏比她们所见的更要盛大精美。且这里看木偶戏的不只是孩子,便是大人小孩都有,无一不是衣着富贵。

  青容与皎皎原是进不来的,可两人又是何其聪明,趁着人多的时候偷偷站在某个独行的大人身后,冒做他的孩子,倒也是混了进去。

  在这宽阔豪华的戏馆中,青容一眼便看到了他,一个同样混进来的孩子。

  十二三岁的模样,一身洗的微微泛白的蓼蓝衣裳,却是干净而整洁。

  在人群之中,本该是格格不入的,偏生能将自身存在感降到最底,没多少人注意到。

  青容在看着那少年的时候,那少年却也是恰好看向她们,眉毛皱起,带着厌恶。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8/58388/4616603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