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兽武巅峰 > 第216章 黄雀在后

第216章 黄雀在后


        神刀门几人方才短暂的休憩所前,二人停下了脚步。

        王重建等人可都是摸爬滚打多年的**湖,临走前自然是不会忘记抹掉其遗留下的痕迹,所以光凭肉眼窥探近乎是难以察觉异样。

        可二人也都不是常人,修为皆有玄王初期,只是在吴尘眼中,二人体内的玄力脉络有些丝丝的紊乱之相,显然是刚刚迈入玄王不久,一时间还无法协调体内玄力,亦或者二人的修为是靠着某种天材地宝硬生生从玄师巅峰拔上玄王。

        毕竟不是靠自己苦修而来的修为,难免需要不短的时间完全吸收天材地宝中所蕴含的灵力。

        左侧修士简短黑衣,背负大刀,倒不像是修士所用着的吞吐着玄光的耀耀宝刃,反而像是世俗王朝之中上山砍柴的柴夫手持的***,专用于砍去山路上的野荆杂草,方便上山所用。

        右侧男子身着素纹锦衣,腰挂青玉、面容娇好,倒像是个世俗读书人亦或者世家大族的翩翩少爷。

        负刀修士闭目片刻,周身隐有玄力流窜,未几,睁开眼眸,嘴角含笑道:“老朱啊,没错,神刀门的那些小崽子刚才肯定是在这里休息了片刻,空气里尽是些没长大的娃娃味。”

        虽然神刀门修士抹去了地面之上的痕迹,但密林少风,所以周遭的灵气之中仍然遗留着不少的玄修所特有的气息。

        被负刀修士唤做老朱的面容娇好男子轻皱眉头,似是不满身旁同伴大大咧咧的直呼自己朱姓。

        若是王重建或者神刀门八人中的任何一个见着了负刀男子亦或者是腰间挂玉男子,只怕会是警惕的惊呼出来。

        二人可不是什么无名无姓,隐修简居之辈。

        负刀男子名为厉山,散修出身,依托着暗幽谷密林变故,机缘巧合下跃身玄王,拢聚不少散修自成一修行门派,名为开山门,还颇为自得的立下了一条门训:遇水开水、遇山开山。  

        想来开山门之名便是取之于此,还在没有取至门训前句的开水二字,不然开山门的修士越到它门修士只怕是连自家门派的名号都叫不出口,这也算是开山门修士的万幸之一。

        腰挂青玉男子,名字之间也洋溢着世家书生的卷墨气,姓朱名文,倒不是个散修,出生于一个小的不能再小,跟世家都完全挂不上边的小小世家之中。

        传言其不知道多少代的祖上倒是个有名有姓的大人物,大修士,不说一城一域之地就算是整个北州强者中都能挂上号,排个队。

        至于传言真假,又有谁会在乎呢?

        不过倒因为这个由头,也让朱文拢聚了不少的修士,形成了一个名唤文留山的门派,若是不知道其底蕴的年轻修士怎么也不会想到文留山只不过是个散修组成的门派。

        神刀门、开山门、文留山便是新兴的散修门派之中最为强盛的三个。

        倒没有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原由是神刀门的实力要远远强于其它二派。

        所以开山门与文留山互结为盟,共同辖制神刀门。

        神刀门最强、文留山修士弟子最多,而开山门不偏不倚居于其中,至于其余的散修门派,杂鱼杂虾的上不了台面,往往一个玄师散修都敢自拥为派。

        “老朱啊,你有没有发觉什么不对劲。”厉山收起笑颜正声道。

        朱文闻声后沉声道:“你指的是。”

        “这暗幽谷密林我可是来了不少次,核心区域的边缘以前也踏过一两次,所以这暗幽谷密林是个什么样的我不敢说是门清,那也知道个大概,可是......”厉山有所皱眉道。

        “可是这一路上咱们都没碰到一头修为稍高的玄兽?”

        “对!而且不仅仅是这里,不久前放哨时我稍稍跑远了些,一头玄兽也没看见,这他娘的完全不对劲啊。”

        朱文沉思,没有答复。

        厉山继续自顾道:“而且这帮小崽子可是一直把咱俩朝着核心区域领,你说会不会......”

        厉山止话,不再言语心中怀测。

        “会不会是什么?”朱文抬头,饶有兴致的追问道。

        咬了咬牙的厉山直言道:“你说会不会是李近那个笑面虎故意用这伙人引诱咱们到这里,想把咱们两个给一锅端了,好让他神刀门一门为霸?”

        厉山面露不忿,外人只知道他们双方间相互钳制,想为对立,其实在很早之前,早到暗幽谷密林还没发生变故之前,三人还是结伴多年的好友,不是大多散修间那般表面叫着兄弟背地插着刀子,而是真正的好友。

        三人间的关系在暗幽谷密林之中的一次改变运道的机缘之后陡然而变,有了散修三大门派,也有了开山门结盟文留山共抗神刀门。

        朱文摇了摇头,肯定道:“不会,就算是他不顾半点往日情谊,也要为他一手创办的神刀门着想。”

        “什么神刀门?什么着想?”朱文所言显然让厉山满脑子的疑惑。

        朱文转身,凝视着神刀门修士离开的方向轻哼一声道:“你以为我们文留山、开山门为什么能和神刀门形成犄角对立,难不成你真的认为就凭咱们两派就能抗衡神刀门?”

        厉山没有反驳一二,因为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之所以会形成这样的局面,不过是他李近不得已而为之罢了,没了咱们两派你以为天道府还有那些个世家大族会任凭他神刀门一家独大,统领散修不成?所以只要他李近没能跃身玄皇,称得上一句人物,他就不敢挤掉咱们。”

        朱文突然又回过头,“走吧,还不知道前面会有什么变故,再跟丢了神刀门的修士咱们怕是连口汤都喝不成了。”

        厉山点了点头,朝着朱文走去,一边问道:“你说,李近真的有那么好的运道,有寻匿到了什么机缘?”

        朱文回头,给了厉山一个只有二人才能看懂的眼神。

        闭口翦言,无声而行,正是神刀门众人离开的方向。

        二人离开片刻,吴尘却仍是一动不动的蛰伏于树干之上,甚至跟加隐匿三分。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58/58507/284531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