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陪我携手走过的岁月 > 第九章 是不是只要我不说就代表心不会痛

第九章 是不是只要我不说就代表心不会痛


  苏暖到了家开了玄关的门,家里面没有人,有一种空荡荡的孤寂。

  冲了个澡,她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翻出一个白桃乌龙茶包泡上,然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苏暖的房间被布置的很温馨,苏爸爸苏妈妈很疼苏暖,按她喜欢的样子给房间安了一扇大大的落地窗,外面有个小露台,落地窗前是一张大大的圆形地毯,上面有张边角圆润红木小几,摆着几本书和一盘水果,露台上有架吊椅,和北欧白的庭院小桌与椅子。

  苏暖把手中的杯子放到摆书的小几上,从床上把自己的抱抱熊搬下来,一米八的大熊摊满了半张圆毯,有点肥嘟嘟的脚都堆到了外面。

  其实已经不想哭了,就是有点不知道怎么跟家里解释而已,大不了不理他就是了。

  苏暖如是安慰地想着,可是就算这么想,眼睛里的光也还是那么黯淡。

  临放学的时候,苏暖想了想,还是出了门,顺便揣上了一管营养膏,一盒罐头,还收了一小袋猫草,她也很想收养二白,可是在外面的话二白还有猫一起打闹,在这里的话就要像她刚才一进门似的,会有一种空荡荡的孤寂感,家里也不太喜欢养猫,在这里的话二白一定不会想在外面一样开心的。

  而且二白很霸道,她喂它的时候,其他猫连看看都不可以,人家往这边一伸爪子,二白就咻的一下蹿出去把别的猫给赶走了。

  感觉二白活得比她好多了......

  小店门口的阿姨看到苏暖不是从校门口走出来的还有点意外,今天上午她并没有看到苏暖离校,“呀,暖暖啊,今天是不舒服回家了吗,只见你进校门没见你出校门啊。”

  “恩。阿姨好”苏暖并没有明确地表明什么,许是之前的经历让她总喜欢将事情憋在心里。

  “今天来的有点早呐,不过学生们也走得差不多了。”

  “今天没什么事,就像早点过来看一下。”

  “苏暖?”

  听到这个声音苏暖有些愣怔,她有些僵地撇过头,看到李沉言站在不远处,笑着走了过来。

  “是同学啊?”

  “...是。”苏暖回答了阿姨的问题,阿姨见他们好像有话要说,转身先回店里忙了。

  “好久不见啊。”虽然时间过去两年了,本身也不怎么熟,可看到苏暖俏生生地站在那,李沉言还是忍不住走过来跟她打招呼。

  “好久不见。”苏暖垂下头温温吞吞地开口。

  “苏暖你可都是大学霸了,怎么还老低着头这么不自信啊。”秦北开口道,“不过你跟以前比真是变了不少啊,现在变漂亮了这么多,人也瘦下来了。”

  苏暖的手指好像陷进了手心里,捏的手中塑料袋也轻微响了一两声,“是啊,不一样了。”

  “可还是有点呆啊,不过也蛮可爱的。”李沉言好像在努力调和气氛,苏暖看出了他的想法,用幽默化解长久不说话的尴尬,这种略带暧昧的语气是什么?因为自己现在变漂亮了?

  “苏暖,怎么不说话啊,看到老同学太激动了?话说你怎么初二的时候突然转走了?今天也是一声不响地就不来上课了。”

  苏暖觉得视线又是一阵模糊。

  “喵~”二白看到了她手中提着的袋子,小跑了过来。

  凭什么,凭什么欺负了别人,做错了事,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是你养的猫?你天天都来喂吗?”李沉言说着就蹲下来,去伸手摸二白。

  “别碰它。”

  李沉言伸出的手顿了顿,有些不解地抬头,却正好看到苏暖的眼泪落下来,他有些讪讪地站起身,“怎么哭了?”

  二白看到苏暖的情绪不对劲,有些急地喵喵地绕着她转圈,时不时蹭一蹭苏暖的裤脚。

  其实苏暖有好多想说的,如果她不漂亮,不优秀,是不是今天的李沉言就会是另一种态度,居高临下,趾高气扬?为什么在欺负了别人后,还可以忘得一干二净,像是真的许久未见的老同学一样来寒暄问候?以后呢,会怎么样,把她初中的样子说出去吗?说那些人怎么说她放得开的,还有人说她马蚤的,因为胖和女孩子的抽条而显得月匈比较大的时候,那些人是怎么开玩笑的?还有那些目光,凭什么,明明都没说过几句话,明明一点都不了解她,凭什么那么看她?

  秦北特地等到了苏暖喂猫的那个点出的校门,莫名其妙地还是想搞清楚到底怎么了,他问过苏暖班上的人,他们也不知道,也没人招她惹她。好像他总是对苏暖有些关注,而且最奇怪的是不是喜欢的那种,就是莫名地想亲近,也许是想交个朋友呢。

  秦北看到,苏暖拎着手中的袋子,微垂着头,她旁边有一个男生好像有点手足无措地在说些什么,等到走进了,才看到,她又在哭了。

  李沉言说了好几句也不见苏暖理他,抬手正要推一下苏暖问问到底怎么了的时候,苏暖突然抬头了。

  “是不是只要我不说,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是不是只要我不说就代表心不会痛,凭什么你们欺负了别人还可以用这种无所谓的态度来搭讪!”苏暖觉得有些丢脸的,她的眼泪掉的更急了,她本来不该哭的,尤其是在这个人面前,明明做错的是他们。

  “你在说什么啊。”李沉言有些摸不到头脑。

  “你知道看到你转过来我有多难受吗!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转学走吗,因为我受不了你们开的带颜色的玩笑,因为我受不了你们有人说只要我走了,班级里就会有凝聚力了,就不会有人仗着月匈大去勾人,因为我受不了你们带着隐晦意义的目光,就好像所有人都在排斥我一样,所以我崩溃了,所以我转走了!现在你来找我说话做什么!知不知道我感觉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盯上了一样,又恶心又腻味,就是因为我比初中变优秀,变瘦,变漂亮了吗!你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在开了那些玩笑后,说了那些话后...还若无其事地这样跟我说话啊!”

  李沉言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苏暖说的那些其实他都没什么印象了,可是他好像做过,好像也没做过,本来他想说一句你神经病啊的,可是看到面前女孩子哭的那么伤心的样子他又有些说不出口,那些都是大家开的玩笑吧,哪有人会这么在意的。

  苏暖觉得还不够,好像那些没随着时光排解而出的负面的情绪积压在了她的心口,就那么堵着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快要憋闷死了,她好像表达不出她是什么意思,又好像表达出来了,唯一流畅宣泄出来的就只有止不住的泪水了。

  看到那么暴躁的苏暖,二白也有些暴躁了,它似乎明白苏暖为什么这么难过,弓着身子就向李沉言嘶吼。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4/64415/4888488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