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陪我携手走过的岁月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祝福

第一百五十五章 祝福


  这个问题两人没再纠结下去。

  临近年关,苏暖从帝都飞回了菀城,秦北依依不舍地把苏暖送了回来,一个人在帝都机场外,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想着,生活如此无情。

  算算时间,一直到十五,都不能见面了。

  君泽也回了苏家,看着苏暖的目光,倒是不再那么深沉了。

  君泽有心事,苏暖一眼就看了出来,吃完一次团圆饭,两个人就出去坐一坐。

  “小泽,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他俩来的地方,是一个新开的茶室,君泽看着眼前氤氲而起的雾气,开口问:“姐姐,什么是喜欢?”

  苏暖教了他太多东西,以至于现在自己一遇到问题,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苏暖。

  可这个问题,好像已经不是第一遍问了。

  “小泽,你遇到了可以让你心动的人了吧。”苏暖含着笑,似乎并不意外。

  “不知道算不算是,跟她待着,我会有情绪上的变化,但是她遇到危险,我又没有什么觉得紧张心疼的地方。”君泽说出了自己的不解,在苏暖面前,他从来都不需要掩饰自己。

  “可能是有点在意,但是心动又谈不上吧。”苏暖轻啜一口杯中清透的茶水,细细品味。

  一句话,茅塞顿开。

  “这样啊...”君泽眉眼间的疑惑,一消而散。

  “姐姐,要是现在我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不再那么缠着你了,你会不舒服吗?”

  这个问题,也不是第一次问了。

  “不会,小泽,不会了...”她垂着眸子,看了一眼腕间的佛珠,这么久了,这串佛珠如今已经被盘的清润透亮,就像她越来越明朗的心境一样。

  “那姐姐,要是...我不想让这个有点在意的人离开...“君泽一饮而尽杯中的茶水,“而且我将来还可能带给她危险,现在我还在某种程度上欺骗了她,我是不是很卑鄙?”

  这个问题倒是第一次问,可是这是一个傻问题。

  “小泽,你在乎这些吗?”苏暖的眸子,透过氤氲的雾气,有些模糊。

  她其实还在吃药,纵然没有了抑郁的症状,药还是没有停。得过病,非人一般走过一段时光,又面临过死亡的边缘,她的三观,与普通人还是有些不同的。

  就跟小泽一样,他们两个其实都有些偏执。

  君泽没回答,苏暖自问自答道:“所以这些都不重要,小泽,你看,我动心都这么难了,中间还伤筋动骨过一次,所以,在不出大乱子的前提下,你其实可以遵从自己的本心,不想放手,就不要放手了。”

  如果当初自己和秦北真的没有再见面,那么从那次绑架案过后,要么,世界上已经没苏暖这个人了,要么...苏暖就是一个漂泊世界各个角落的旅客,从此再也不为谁停留。

  “谢谢姐姐,姐姐总是教给我很多东西。”君泽说这话时,眉眼之间别样温润。

  苏暖又给自己续上一杯茶,”只是有的时候觉得我们两个很像。“

  同样孤立无援,想放弃自己过。同样避世厌世,渴望被救赎过。同样遍体鳞伤,渴望温暖过。你还小,不懂有的东西要好好隐藏,其实很多时候,我们两个连性格都是相似的,只是我把他们藏得很好而已。

  ”是啊,我们有的时候很像。“

  苏暖又叫林覃覃了,林覃覃趴在自己软乎乎的床上,把聊天截图给君泽发了过去。

  君泽看着这张截图,想了想最近的状况,“去吧。”

  就当是放松放松,林覃覃需要放松放松,姐姐在菀城也需要陪伴,而如今的菀城,姐姐还愿意交往的,就只剩下一个林覃覃了。

  两个人见了面,林覃覃还有些尴尬,看着苏暖平静的样子,干脆走过去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暖暖,我想你了。”

  似乎是触动到了心底某个柔软的地方,苏暖伸出手拍拍林覃覃的头,“覃覃,好久不见啊,我也很想你。”

  说到这个,林覃覃更不好意思,要是让暖暖知道这好久不见真正的原因,苏暖怕不是得打死自己。

  隔了这么久,他们两个人之间并不生疏,喝了点东西聊完天后,两个人突然起了去一高走走的念头。

  学生们现在期末了,刚过完元旦不久,心都还有些不定,操场上还有班在上体育课,年少的男孩女孩,追逐打闹,彼此之间聊天说笑。

  林覃覃突然生出一种感觉,“唉,老了老了,比不过年轻人了。”

  “苏暖?是苏学姐吗?”

  两个人正沿着操场绕圈子,突然被人叫住了。

  后面三女二男看起来很激动,“我是。”

  “看吧,我就说,光荣榜现在都没撤下来,除了那个学神苏学姐,谁还这么漂亮!”男孩子一脸骄傲,仿佛与有荣焉。

  苏暖的事迹,到现在还在一高流传,恰巧的是,当初教过苏暖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正巧在教这一班的孩子,天天被教化,自然会对这个人印象深刻。

  仙气飘飘的漂亮学霸,在一高这样的重点高中光荣榜上挂了这么久,尽管照片上还是有些稚嫩的少女模样,可比之现在,也只是长开了些,变得更漂亮了些。

  “哇塞,暖暖,你的事迹现在还在流传啊,这都能被认出来。”林覃覃眼中闪过小星星。

  “苏学姐,听说那个很优秀的君泽大学霸是你弟弟是吗?“

  听到这个名字,林覃覃缩了缩脖子,还真是,偏偏不想提及的人,到哪里都会被提及。

  ”是啊,是我弟弟。“

  一行人说了几句话,下课铃就响了,一群少年少女礼貌地跟苏暖道了个别。

  苏暖自然没错过林覃覃的表情,”覃覃,你和小泽...“

  话说一半,留一半,自然更能引人遐想。

  林覃覃精气神都蔫了,“嗯,还在纠缠呢,可是我没用什么卑鄙手段啦,他答应和我一星期见一次,前天刚一起看了电影呢。”

  被绑的事,林覃覃没胆子说,看样子苏暖也是不知情的,要是知情也不会这么问。他那么在意的姐姐,要是知道他周围那么危险,他一定会不舒服的吧。

  再加上还是从自己这里知道的,那么...自己下场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

  “这样啊,加油。”苏暖弯起眸子,其实抛开之前的那些行为,覃覃和小泽还是蛮相配的,更何况自己当时对秦北的心思也动摇过,那时的举动也算不上光彩,兜兜转转既然还是他俩,那索性就大方地祝福一下好了。

  “暖暖,谢谢。”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4/64415/4992673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