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陪我携手走过的岁月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事情始末

第一百四十九章 事情始末


  刘昭仿佛突然开了窍,秦北一说探病,他就觉得心里没底了,但这事儿他还是要开口,他认识的人里,除了秦北,怕是没别人了。

  “秦总,我除了能找你,就没有别人了。”刘昭说这话时,神情黯然到了极点,带着三分小心翼翼,三分卑微讨好,三分悲凉无奈,剩下一分,是旁人看不懂的模糊复杂。

  “先说说怎么回事。”秦北顺手放下了提着的果篮,这事一看就是和陈佳有关,不论那道歉与抽泣,单看刘昭这个性子,和单调的圈子就知道,刘昭不是个能惹事的人。

  但是,陈佳也不算是个什么好人,帮她...秦北心里有些抗拒。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刘昭在这个女人身上受了措,还能这么死心塌地地为她着想。

  事情在刘昭口中是这样的,最近他们两个一直在闹矛盾,然后陈佳为了气他就跑出去了,去的地方不是个清吧。

  秦北听了那个名字,就知道那地方鱼龙混杂,但在那儿的人,多是圈子里小有名气的小开,陈佳这人果然没改。

  三两杯酒下去,就有人开始纠缠她,她躲不过,就叫了刘昭来,但没想到那群人不是好惹的,直接打了人扔了钱就走了,临走前还说了,让陈佳等着。

  本来他们都以为这就算是个场面话,可谁想到,陈佳走在路上的时候,一辆车撞了过来,刘昭推开了陈佳,但是自己被带了出去,小腿,脚腕骨折,以后...会瘸,还有一节小拇指,粉碎性骨折,并发感染坏死,已经截掉了。

  这件事过后,人心惶惶,陈佳还在怕。

  警察来取证,只是拍了几张照片,事后查过监控,发现那辆车车牌号被遮住了,拐到一个小巷子里,就此消失,然后就一直是调查状态。

  听完这话,秦北不动声色,“知道是谁吗?”

  他倒是知道几个混的,但是还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身边人也能沾染上,但是都被家里长辈压着性子,能这么做的还真没超过一手之数,再想想那个酒吧的名字,是谁,秦北心里大概有数。

  “好像听说是盛季小开。”刘昭说这话时,声音更是小心翼翼。

  一边儿陈佳攥住衣角,说了句抱歉,就出了病房。

  秦北半阖住眸子,刘昭这是吃了亏了,还被骗了。

  “秦总,不管佳佳做错了什么,我这条腿,和这截小手指头应该都够还了,再有不行,让他冲着我来,别为难佳佳了。”

  这话说完,秦北皱着眉看向刘昭,他知道!

  “要是那位公子哥觉得够了,我们就离开帝都,不回来了...”刘昭的眼神,黯然到了极致。

  盛季小开,杨齐,有个癖好,喜欢玩儿点儿游戏,能在他身边留下来的女人,没有几个,真能留下来的,无非是看中了钱和借过来的势。但他不是个别扭人,除非,杨佳做了不该做的,才被盯上给报复的这么惨。

  “秦总,我连句话都搭不上,又怕说了又让他惦记起佳佳,就只能来找您了。佳佳跟我从大学到现在,快十年了,十年...我放不下她。”

  为什么是秦北呢?秦北说过,他跟他家女神,初中就认识了,到现在经历了不少事,也快十年了。

  都是十年,他就赌,这个平时好相处,有眼光,不会因为身份做一些滥用职权事情的上司能因为十年,来帮他一把。

  而且,这不是一个大忙,只是试探一下而已。

  “这事,我帮你,你放心吧。”秦北没再多说什么,拍了拍刘昭的肩膀,“不管怎样,你能有这份儿心,能说这句话,我交你个朋友,刘昭,你不容易,以后能好好过就好好过,要是过不下去,来帝都找我。”

  “好,谢谢秦总。”刘昭抬手遮住眼睛,他眼里有泪水,可流泪的样子却并不想要给别人看到。“

  出了门,秦北看到了一脸紧张地等在门口的陈佳,眼睛还是肿的,她张张嘴,似乎有话要说。

  ”我没把你的心思说出去,只希望将来,你不要再辜负了你们的十年,到那时你一定会追悔莫及。“说完这句话,秦北就走了。

  陈佳捂住唇,死死的,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十年了,是啊,十年了。

  她去夜色,跟一个小开聊的欢实,对方意思很明显,有话去。床。上谈。

  她去了,但是看到那些道具的时候她就怕了,到了一半儿,她就受不住了,中场退出,还不算什么,可偏偏,她失手打了那人一巴掌。

  她和这种人,云泥之别啊,那一巴掌,人家没想着一换一。

  拍了她的一些照片,威胁她,随叫随到一次。

  那一次,她做了一场戏,和刘昭吵,然后说自己去酒吧,跌跌撞撞被带了出来,可那个时候,她已经在一群人面前跪着喝了一整瓶烈酒,然后磕头道歉。

  迷离的霓虹,还有模糊的意识,她到底是被刘昭宠坏了,她站起来骂出声。

  杨齐作弄人满意了,哪曾想这人竟然还不长记性,一边儿想拿钱,一边儿不想付出点儿什么,哪有那么容易,更何况他一晚上就甩出去了十万。

  刘昭恰恰赶来,正好陈佳被扔出来了,支离破碎的记忆,才让她明白,这种不正当的富贵,更本就要不得,最难受的时候,还是只有刘昭。

  杨齐看着这对情侣,像是在看什么笑话,只说了一句,”你等着,陈佳,你看我放不放过你。“

  然后就有了车祸。

  陈佳给刘昭的解释,自然是那一套说辞,到了最后关头,哪怕还有一点儿希望,她都不想放弃,自己在他心中的那个美好形象,这次,就当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女人的一次玩笑吧。

  只是没成想,不放过是真...

  十年,相爱快十年的恋人,因为她的一时贪欲,断了腿,丢了一截小拇指,就这样躺在床上,连帝都都不想再呆下去。

  可她还是自私的,她只希望,所谓真相,还是就这么埋一辈子好了。

  秦北没再接到刘昭的电话,却受到了刘昭的辞呈,盛季小开那边他约过一个酒场,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着点儿面子还是给的,秦北带着人敬了酒,托刘起找了个需要的姑娘,给送了过去,这事就算完了。

  告诉刘昭时,他说了谢谢。

  不多说,但是秦北知道,自己部门里这位,有点儿小才华,但是又老实容易被别人引起情绪来的员工,也许真的一辈子都不可能会来帝都了。

  部门第一位员工离职,还是因为这种原因,秦北到底有些难受,回了家就闷闷地抱住了苏暖。

  苏暖正在想什么时候回菀城过年呢,这会儿看到秦北心情不好的这么明显,只好先来给男朋友顺毛。

  秦北说完了事情经过,苏暖听了,也是有些唏嘘,谁能想到,本来好好的恋人,竟然因为这些走到了这种地步呢?

  秦北的讲述,自然是事情原原本本的模样,其中还说了男女双方的态度,那些曲折幽微的心理,纵然是体验不全,但是借着双方的态度,大概也是明白的。

  ”暖暖,我一定会努力赚钱,早日坐上秦氏大总裁的位置,到时候我就以公谋私,把最好的都给你。“秦北这话说的义正言辞,其实就是在告诉苏暖,你以后可别想不开,我背后有一整个秦氏,绝对不会比别人差的。

  苏暖哪里不会清楚他这些小九九,伸手就拧住他的耳朵,”我现在的外快,都能把现在的小秦总养活了,不差你那些巨款。“

  苏暖就很知足,吃饱穿暖,有房子住,交通方便,想买什么就可以买,想去哪儿就可以去,这样的生活,完美。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4/64415/5000380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