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陪我携手走过的岁月 > 第一百四十三章 笔试

第一百四十三章 笔试


  老爷子没把他在安排到别的地儿,就证明这儿还有他要再学的地方,现在秦北知道了,自己在学什么。

  以前是实习生,没有管理的机会,更别提领导了。

  现在他可以了,可以把课本里的只是给践行到实践里来了。

  好的领导,从来都不会只是一味的埋怨下属的无能,而是会找到激励他们的办法,并且带着这个团队走下去。

  秦北想了想自己刚才的做法,说话还是有些太激进,而且没什么影响力,他其实也很愁,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还需要紧急学习的一样本事。

  这最好有自己慢慢摸索,书上教了理论,然而每个人和每个人的性格都有不同,方法也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微小的变更,还需要根据人事物来灵活应对。

  现在秦北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魔术师,小心翼翼地探寻着这其间的神秘,还有乐趣。

  隔天就是苏暖笔试的时候,秦北这两天闲,直接跟自己老爸还有老爷子都打了声招呼,晚到早走会儿,他们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所以啊,你看,当个太子爷,这好处还是明晃晃的,这顶了天的顶头上司默许了,还有哪个不长眼的敢挑刺?

  秦北起了个大早,先把苏暖的考试用物检查一遍,准考证在不在,黑笔有没有断油,有没有备用笔芯,涂卡笔,涂卡铅,橡皮。

  还有小包包里的,暖贴,卫生纸,巧克力,创可贴,小卡子...

  零零碎碎的,秦北在自己心里又过了一遍,然后就去做早饭。回了国后他基本没进过厨房了,在国外,吃西餐他吃不惯,也算练了一手简单的厨艺。

  今天不做粥,不弄豆浆,就少喝点儿温水,煎蛋,加上一碗馄饨,再来一个包子,一个橙子,一小把核桃仁。

  能量肯定是够,吃点儿橙子缓解紧张,吃点儿核桃仁再补补脑。

  等弄好了,苏暖设的闹钟刚刚好响,也不知道这姑娘是心大,还是十拿九稳,昨晚一夜无梦,直到闹钟响,她才醒。

  秦北走进去,“快起来,考试用具我都检查了一遍,早餐也在做了,你去洗把脸,吃完饭我送你过去。”

  秦北蹲在床边儿,苏暖看着他就笑了,“怎么你好像比我还紧张?”

  “我家暖暖马上就要是女硕士了,我又要比她落后一截儿,所以这会儿当然要好好努力努力了,免得到时候被扔掉了。我除了美色,性格,家世,也就温柔娴淑可以看一看了。“

  秦北说完这话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苏暖捏捏他的脸蛋,“乖,等我考完。”

  “好!”听到这话秦北就兴奋,不是他太坏,而是苏暖这暗示简直再明显不过了。

  苏暖洗完漱,正好煎蛋出锅,馄饨也刚熟,包子还冒着热气。秦北跟苏暖吃的一样,就是量多了点儿。

  吃完饭两个人没多说话,直接开车去考场,考场离的很近,开车二十分钟的路,苏暖看着秦北握方向盘都比平时要用力些的手,还有那一身严肃的气势,有点儿无奈,这人就是比她还紧张,都绷成这样了。

  她也没再劝,只是觉得心里甜甜的,进考场前回头看一眼,秦北站在车边眼巴巴地看着她,看她回头还使劲儿挥了挥手。

  苏暖也冲他挥了挥手,示意他放心,然后就进了考场。

  本来原计划是苏暖进考场,他回公司,然后等到苏暖临考完,再过来接苏暖回小公寓,小公寓里有从秦家老宅子搬过来的厨子,今儿都知道苏暖考试要紧,张奶奶老早就跟秦北提了这事,秦北当然应下了。

  可是...可是...可是刚刚看了他姑娘还回头看了他一眼,还冲他挥了挥手,他就舍不得走了。

  坐在车里等在外面,公司那边没打电话,刘特助也应该是知道,他不过去了。

  等了会儿又觉得心里躁得慌,然后就开了车门下车,一会儿看看表过了几分钟,觉得时间好慢,然后反应过来,忙呸呸呸几声,别这么快,别这么快,好好保佑我家姑娘,看的全会,蒙的全对。

  在秦北近乎虔诚的祈祷下,苏暖中午考完第一科就出来了,她在老师说可以提前交卷了之后,又检查了一遍就把卷子交了,这会儿时间充足,出了考场,满目都是灰白的天空。

  再往前看,黑色的路虎边儿是她骚包的穿了大红冲锋衣的男朋友。

  昨天他还念叨来着,今天他要穿大红色,听说这样寓意好,而且一定可以逢考必过。

  这会儿,在黑灰为主的冬天,突然就跳出了一朵灿烂的太阳花,苏暖看见了,就止不住往那边儿跑过去,扑到人怀里。

  “哎哎哎,我的祖宗,你可慢点儿。”秦北急忙揽住她,生怕苏暖摔着了。

  “走走走,先带你回家吃饭,吃完你还能睡一会儿。”说着秦北就把苏暖往车里一塞。

  本来是要在周围订酒店的,但苏暖说了不用,就直接考完试回小公寓就行。这样的小事,秦北不和她争,反正只要是她舒心,那就一切都好。

  回了家,接过来的厨娘老宝贝儿已经把饭做好了,家常饭,没什么特别的,苏暖吃完喝了杯水,就又去睡了。

  就这么一直到考完试都是两天后了,笔试三天,苏暖考三科,就考两天,剩下一天调节调节心情,然后就准备去团建了。

  考完试秦北憋住了没问苏暖,到了晚上的时候,秦北一脸便秘的表情,好像很难受,憋好久了。

  苏暖看他这个样子,也有点儿好奇,“怎么了呀?”

  秦北看了看苏暖,要不要问呢?怎么问呢?会不会影响苏暖呢?疑问三连。

  看到秦北这个纠结,苏暖大概就明白了,“是不是问我考的怎么样?”

  然后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地就看了过来,明显就是,我想问,可我又不敢的样子。

  苏暖把人扯过来,把他脸往中间一挤,挤成一张猪头脸,“你说呢,我考的好不好?我这水平你还担心?还有啊,秦北,你说你怎么回事?怎么比我还紧张啊?”

  说完还往猪头的额头上亲一口。

  秦北扒拉开苏暖,“我哪有紧张,我就是关心你,暖暖你怎么能这样!”

  苏暖受不了什么?秦北撒娇她受不了,秦北卖委屈她受不了,秦北一副气哼哼地可爱傲娇样她还是受不了。

  “怎样啊?”说着,一手扶上他肩膀,另一只手指尖就点到了他心口,“是这样吗?”

  “暖暖!“

  本来猴急的人是秦北,可这会儿被调戏到脸红的也是秦北。

  “怎么啦?”

  “现在不行...你得要我准备个环境啊,这可是沙发上。”

  这话说得,处女座的苏暖也没有什么反驳余地。

  “你想什么呢?秦北,你可不要不纯洁啊,我说的考完,是等我面试也过了。”苏暖没放过逗他的机会。

  可秦北却一脸认真,“我知道,放心,到时候我一定会准备好的。”

  这突然冒出的傻气是怎么回事?

  秦北太正经了,正经地苏暖有点而害怕。

  但今晚还是没怎么闹腾,这两天熬下来,两个人都有些累。

  第二天一早,苏暖不用早起了,秦北也被带的赖在被窝里不肯动。苏暖就又伸手揉上了他的脸,“你快起床,你今天还要上班呢。”

  “不起不起,君王今日不早朝!”说着就把苏暖抱到怀里。

  苏暖拿他没辙,“这样可就当不成霸道总裁了。”

  “汪汪汪,不当霸道总裁,小奶狗才是王道。”秦北才不会说呢,他请的假是三天,才不是两天。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4/64415/5003822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