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陪我携手走过的岁月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挠痒痒

第一百二十九章 挠痒痒


  苏暖出门,跟秦北一样,轻装简从,只背一个小包包,几个小时的飞机,连充电宝都不用带。

  其他的东西,能寄的寄过去,到时候雇人送到租的屋子里,剩下的,干脆直接买新的。

  她的微博上赚的钱,还有其他的一些接过来的外包工作,已经足够她买下一套房了。

  下了飞机,两个人就先去吃了饭,吃完饭就去了秦北提前租好的房子里,提前寄过来的苏暖的复习资料已经放到客厅了,剩下几本过两天也会拿过来。

  “暖暖,我们这可是要住到一起了。”秦北笑眯眯地说。

  苏暖看着他,等他说下一句。

  “这可就是同居了。”秦北得意地猫耳朵都在一直抖,就剩下翘尾巴了。

  对这件事,苏暖其实并没有多大反应,但是看着他现在一副我要打点儿坏主意的样子,还是忍不住要逗一逗猫。

  “我看了另一处,在帝都大学里面,很方便,而且也租到了校园卡可以进图书馆,这里应该待不了几天了。”

  一本正经,略带看笑话的遗憾。

  “我不信!你一定是在骗我!”秦北瞪圆了眼睛。

  看看,这一逗就炸毛了,果然还是熟悉的配方。

  “恩,我骗你。”苏暖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反驳的意思,一副对对对,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样子。可越是这样,越让别人觉得她在唱反调。

  “我...我可以开车送你的,送你去那边的图书馆,而且我们家老爷子认识那里的老师,可能比你要跟的导师资历还要老呢。”秦北开始掰着手指头数了,来努力证明,跟他才是没错的,而且还可以有很多很多很多的好处。

  “还有啊,暖暖,你在这儿的话,做饭才不会浪费,一个人做饭不好做的。”

  “那边有食堂,吃饭很方便。”

  “可是食堂的饭,哪有你做的好吃呢?”

  “做饭太费时间了。”

  “我带你出去吃!”秦北从沙发上蹿了起来。

  “嫌麻烦。”苏暖开始点自己的书,看看这几天够不够用。

  “那我买好了送过去。”

  “那还不如我吃食堂。”苏暖头也不抬,一句话就甩了过去。

  “可...你在那边,我可能照顾不到啊。”现在就是要走可怜路线了,可怜的秦二喵一直紧张兮兮地看着苏暖,结果却错过了,那眼底的狡黠。

  “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而且那边有保安,学生也多,不用担心危险,我买东西找书,蹭蹭课什么的也方便。”点完了书,苏暖伸了个懒腰。

  秦北立马凑过去,开始给苏暖捏肩,一边捏一边瞪着眼睛暗示,在那边有我这么乖巧的会捏肩的男孩子嘛?

  苏暖没反应,秦北哼哼了几句,还是没反应。

  所幸,一把扑倒眼前的姑娘,抵住她的额头,双眸相对,“可是...暖暖,你离我就太远了,我会想你的。”

  秦家的公司,离学校那边不近,秦北找的房子离公司近,也没有考虑到苏暖要去学校的问题,只当她看手中的课本,就可以了。

  “而且,你不在,我会不按时吃饭,不按时睡觉,到时候没人看着我了,我就会得肠胃炎,熬夜还伤肝,伤肾。”

  说到这儿,就凑到人姑娘耳边,低音炮一样,“以后会影响那个的。”

  这车轱辘都压脸上了,苏暖还是沉住气,挑挑眉,似笑非笑,“是吗?”

  天知道秦北喜欢死这个表情了,感觉就像面对一个女王范儿的御姐一样,明明很高傲,可偏偏丝丝缕缕的都在勾着别人。

  “是啊是啊。”

  苏暖觉得这人现在又像一只大猫,气势起来了,可偏偏还要撒娇。

  她腾出手,搂住秦北,男人的身躯到底更宽厚些,背部已经脱离了少年时细弱的样子。

  “秦北,你看你那么可怜...”说到这儿苏暖就故意卡住了。

  好坏啊,秦北眨巴着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苏暖。

  “那我就更要好好锻炼锻炼你了是不是?要不然以后我忙起来了,不在你身边了,你都不会照顾你自己了呢。”

  好气哦。

  秦二喵生气了就是开始挠苏暖的痒痒,这姑娘平时仙气儿得不得了,可偏偏痒痒肉多,这会儿秦北一上手,她就绷不住了,哈哈地笑开,眼泪都给笑了出来。

  “你说,你说,你留不留下来!”秦北装的凶神恶煞,可那双俊朗的大眼睛弯着,就没了那股子凶劲儿。

  “你别这样,哈哈哈...停...”

  苏暖被他挠的喘不过气儿来,最后只好投降。

  看着又安分乖巧下来的大男孩,暗暗叹一口气,怎么这么好骗啊。

  下午接了电话,才知道,老爷子出手大方,已经把这个小公寓买下来了,算是给孙子来帝都的接风礼物,话里话外还在打听,他对象是不是也住在这儿。

  住没住,老爷子肯定是知道的,那为什么还说这些呢?无非就是暗示人家,该带着小姑娘来见见长辈了。你那边儿也算是见过人家家长了,这儿也没必要拖着拖久了,人家小姑娘会瞎想的。

  苏暖瞎不瞎想,秦北心里有数,但是老爷子老见不着小姑娘,会不会瞎想,然后来个突然袭击什么的,秦北就不敢保证了。

  与其面对突然袭击,还不如早把这事儿定下来。

  晚上的时候,苏暖泡完澡,出来的时候,还在擦头发,秦北主动把这个活接下来,拿出吹风机,开始给苏暖吹头发。

  苏暖头发细,软,长,密,也就不好干,不能在一块儿吹太久,还要顺着一点点儿吹,五分干的时候梳一次,八分干的时候涂护发精油。

  前前后后要折腾半个小时,秦北看着干完后,手指一通到底的柔顺的长发,不由喟叹一声,这个手感真舒服。

  “暖暖,你头发真好,都没有分叉。”

  “我养得好啊。”

  “那个...”

  这就是要问的意思了,这人要说什么,都要别人主动给个台阶来接着他。

  “怎么啦?”

  “我们家老头子想见见我对象有没有我说的那么好。”

  一听这话,苏暖转过头,秦北看她转头,急忙放开她头发,怕扯疼了她。

  “夸自己呢?”

  “哼哼。”

  苏暖干脆掉个身子,双手按着他肩膀,凑过去,”那你家老爷子喜欢什么?我该带点儿什么?该怎么打招呼?要叫爷爷吗?老人家吸烟喝酒吗?喜欢什么性格的女孩?“

  秦北意识到,眼前的姑娘是在使坏,笑话他之前太紧张了。

  “喜欢小姑娘爱惨了他的宝贝孙子,带着爱他孙子的心去就好,打招呼就说,爷爷好,我是超爱秦北的哪个姑娘,我叫苏暖,我爷爷吸烟喝酒,但现在被我奶奶骂怕了,只是偶尔喝两杯。什么性格都好,重要的是他孙子喜欢的性格。”

  苏暖听着听着,就笑得倒在秦北的怀里,伸着手指头往他胸口上戳,“秦北,你可真皮。”

  “哪有,我说的可都是实话中的大实话。”

  “我信你个鬼。”

  “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秦北下意识就接出了下一句,脑筋急转弯转的很快,”嘿嘿,我知道你想,但是现在叫糟老头子还太早了,还要等上几年呢,暖暖别心急,咱俩还年轻,你欠我的儿子和小姑娘还没生呢,现在叫可真是太早了。“

  苏暖的回答是直接上手掐,太久没收拾他,这人都皮的没边儿了。

  秦北嗷嗷地叫唤,疼,超级疼。

  闹够了,秦北开始暗示,“一个人睡觉我怕,我认床,还认人。”

  “我找人把菀城的床给你运过来。”

  “暖暖~~~,那我还认人呢。“

  “唔,那就...”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4/64415/5013694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