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陪我携手走过的岁月 > 第一百零三章 磨合

第一百零三章 磨合


  这杆天秤倾斜得让人想要发笑,秦北甩手就离开了。

  苏暖在病房里,开始有些心不在蔫,苏妈看出苏暖的不安心,叹了口气,女儿大了啊。

  “暖暖,累了的话先回去休息,这里有妈妈和哥哥看着。”

  君泽抬头看过去,一抬头就牵动了背上的伤口,很疼,可他却一声不吭。

  “姐姐,累了就先回去休息会儿吧。”

  可是疼得...连眼角都湿润了几分。

  “我不累,妈妈,你先陪会小泽,我出去走走。”

  “好。”

  苏暖出了病房,秦北的话一直在她耳边绕哦,她下了楼,苏哲也刚要上楼。

  “他刚走,跟我说了说你们昨天的事,暖暖,我知道你们时间挺长的了,但是别为拎不清的人心软,也别犯糊涂。”苏哲看起来不是很开心,皱着眉心。

  “恩。”

  苏暖走出了大楼,这家私立医院,楼后面有一个小喷泉,周围种了许多花花草草,苏暖无心看这些,坐在喷泉旁的椅子上。

  “我们分开了一年,才有走到一起,这么快就又要分开了吗?”

  听到这个声音,苏暖回头一看,然后就看到秦北走了过来。

  这人,不是走了吗?

  苏暖眉眼都垂着,一副没精神的样子,鬼使神差地,秦北没有离开,而是来到了楼后面,想再劝自己冷静一下,不可以那么冲动,但是看到苏暖来了后,这股冷静,就没了。

  苏暖有些迷茫地看着秦北,“我也不想的。”

  “苏学姐,我们那么不容易才又走到了一起啊。”秦北走到苏暖边上坐下,那么不容易啊。

  “可是秦北,有些事情是不能讲道理的。”苏暖看着风吹过自己的裙摆。

  “苏学姐,你跟我讲过很多道理,这时候却不愿意听我讲。”

  苏暖攥了攥自己的手指,秦北看到了,牵过来,给她掰开,苏暖一挣,没挣开。

  “但是,看到君泽那个小子一脸你快走,别打扰我们两个的时候,凭心而论,我一点儿也不想讲道理。“说到这,苏暖不再挣扎了,”后来呢,我又想了想,如果换个位置,如果有人这么买去勾引你,还被我撞见了...”

  秦北顿了顿,“然后你也像我一样,我大概,不会像你这样一走了之,我绝对会把里面的人揪出来,扔到外面,让全世界都看看那人无耻的样子。”

  “我...”

  “嘘——!”秦北伸出另一只手按在自己唇上,“刚才苏哲送我出来,说了一些话,让我感到很生气,一下子就没了理智,就想要离开了。还好,回来看了看,想等一等,等我冷静了,他们走了,我们再谈一谈。”

  “后来走到这儿的时候,我就想了这些,我没资格怨你的,暖暖。君泽是你弟弟,救过你两次,在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一定也陪着你走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

  “他为你出事,你不能不管,不论他是什么心情,你都不能不管。”

  秦北看着苏暖,眸光忽明忽暗。

  “你有资格怪我的...”苏暖轻轻说了一句,然后就看到秦北的瞳孔轻轻一缩,“我是想过的,我是不是不该喜欢你,而该喜欢他。”

  秦北的手倏然一缩,苏暖被捏的吃痛。

  “苏暖,别说。”秦北的目光这一刻很凶,“别说我不想听的,要说,等我走了,你微信发给我。”

  这是他最害怕的事,苏哲有句话没说错,自己伤害过苏暖,尽管那是误会,可苏暖跑去西藏呆了半年,还因为高原反应死去活来那么久,这些不能说跟他没关系

  自己还幼稚,不懂事,昨天的事竟然拎不清。

  而君泽,为苏暖挡了两次刀子,每次都是拼了命地见了血地来保护苏暖,以前,苏暖伤心的时候,都是他在。而现在,苏暖伤心的时候,都是君泽在,

  不知道多少个现在可以抵得过从前,但算一算,自己给苏暖最多的,除了陪伴,喜欢,似乎没什么比得过君泽的。

  “不是要分手,只是,秦北,你看...”苏暖不再管吃痛的手指,“我也没做到完全的忠诚。我们不去管谁对谁错了好不好,这件事就揭过去吧。”

  “很早很早以前,你刚追我的时候,我想的是,我不要等一个小男孩长大。我想等我以后足够优秀了,生活稳定了,找一个各方面都很成熟体贴合拍的人。可是现在看一看,我们还都是小孩子,都还不够成熟。”

  她看着喷泉池子,又说:“爱情,怎么可以那么纠结对错呢?”

  秦北不知道是不是该那么分得清,但却知道,苏暖如今对彼此都很失望。

  “那一起成长不好吗?暖暖,我们都还不大啊,我二十一岁,你二十二岁,我们都还不大,未来还有那么久,我们一起成长不好吗?”秦北语气有些急。

  “我会多考虑你,不会再这样了,会学着比别人更喜欢你,你难受的时候,我尽力都出现在你身边...真的,不会再这样了。”说到这儿,秦北有些低落。

  大概明白了,为什么苏哲如今会这么排斥他了,他真的给苏暖带来了不少伤害。

  苏暖感受到手上小下来的力道,侧眸看着秦北,“秦北,我有时候也很害怕,我们将来会分开。”

  “怎么会呢?”

  “大概是之前的经历,让我一直没什么自信吧,哪怕后来变漂亮了,变优秀了,变得招人喜欢了,还是改不了那种自卑的感觉,高傲和自卑糅合在一起,很难受。你看,喜欢你的人,很多都找上了我,这让我怀疑了...”

  苏暖的语气,平平淡淡,就像是再找一个旧友,聊着今日梅花开了,不若一起去看梅花吧。

  秦北不喜欢这样子的语气,“暖暖,以后不会了。”

  “可是你怎么保证呢?秦北,你怎么保证呢?你要知道,你身边这样,我的身边...在将来,也可能会这样。”

  很多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如今两个人还没步入婚姻,只是将将修复曾经破损过得感情,就犹如看淡了一般,说着威胁彼此的话,来面对,一些令人疼痛的事实。

  “秦北,你不能仗着我宠你,我喜欢你,就不在乎这些,这不仅仅是什么给我难堪,而是,你在往我心口上扎刀子。”

  苏暖说的直白,毫无迂回,秦北又抓紧了苏暖的手,这种感觉好像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失望透了,想要放弃却又有些不甘一起经营了这么久的东西,所以翻找良久,再给彼此最后一条退路一样。

  “我没办法保证别人怎样...”秦北突然发现了一个令人丧气的事实,这个事实,让他知道,现在他不可以说什么好听话来哄苏暖,这次哄好了,下次就再也见不到了。

  “秦北...”

  爱情就是这样,有的时候会变得针锋相对,我们都想要对方来退一步,来证明自己的爱,有时候退无可退了,要么就此决裂,要么再互相磨合,这个磨合的过程,痛苦,无味,折磨彼此。

  “苏学姐,我保证不了,我只能保证洁身自好,但是,我不能保证这些。而...这也并不是我的错,对不对?”

  就像办公室里,一个孩子说,老师,我被人欺负了。

  老师回答,为什么只有你被欺负了,你招人家了?

  孩子说,没有,我没有。

  老师如果说,那为什么别人偏偏找上你?

  可惜,没那么多为什么,苏暖突然觉得,灵台一湛,清醒了。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4/64415/5024281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