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陪我携手走过的岁月 > 第二十四章 大凉山(二)

第二十四章 大凉山(二)


  刘雁云在这种情况下心中还始终抱着希望,总觉得一定会有人可怜她的境遇,然后帮她回家,这会儿见柳阿婆说得好,人也面善,果真冷静了些。

  柳阿婆走过去,慢慢解开她的绳子,“姑娘啊,你也别怕,也别先想着跑,跑呢,你也跑不过我儿子,再怕结果也就那样了,总不可能更坏吧。咱现在啊,先喝口水,等我做完饭啊,好好吃一顿饭,你跟大娘说说你的情况。”

  刘雁云被绑久了,身子有些发麻,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柳山刚要上前就被柳大娘的眼神给制止了,她把刘雁云扶起来,让她做到椅子上,“你缓一缓,这会儿肯定麻的难受,等一会儿大娘扶着你走一走。

  ”大娘...“

  ”姑娘啊,你别担心,先休息会儿,这一路上担惊受怕了这么久,你受罪了。“柳阿婆给她端来一搪瓷杯白开水,里面加了点糖,”喝点糖水,心里这么苦,嘴上总得甜一点儿,姑娘,别想太多了,大娘先去做饭,山儿,你去把咱家牛喂喂,让人自己歇一会儿。“

  ”哎哎。“柳山急忙出了门,牛棚就在门口,旁边还养着几只大鹅和一只老黄狗,这样能攒攒鹅蛋,也能看门。

  柳阿婆蒸了米饭,炒了豆角,还放了几片风干的腊肉,大锅大灶,火力也旺,这样烧出来的饭,刚一上汽儿,就能闻见香味儿。

  刘雁云闻了,肚子咕噜一叫,正好儿柳山推门进来,她脸色一红。

  ”饿了啊,饭马上就好,俺娘做饭快,但是那味道可好了,你放心,管够。“他笑得憨厚又淳朴,像极了刘雁云想像里那些淳朴的大山里的孩子。

  可纵然再像,也改变不了这人实在是不会说话的事实,哪有跟姑娘说管够的。

  这时候的刘雁云已经稍稍放下心防,她没接触过社会,不知道那些阴暗,柳阿婆的一席话,让她觉得,只是柳山这个人有些认死理,所以才会这样子说话,只要好好沟通,他们本性善良,一定会体谅自己的。

  可是她有怎么知道,人性还有贪婪呢?

  吃完一顿饭,刘雁云红着脸,”阿姨,我能在您家洗个澡吗?“

  柳阿婆见她开口说话不是提要离开这里,回去上学或者是找自己的父母,自然是答应的。

  ”成啊,就是咱家里只有澡盆子,没有别的,你要洗,大娘去给你烧热水去。“

  ”哎,谢谢您了。“

  ”别这么客气,山儿你收拾收拾,让人家姑娘再缓一缓。“

  ”知道啦。“

  刘雁云有些不好意思,抹起袖子也打算帮忙收拾收拾,柳山拦住她,”你歇会儿吧,这些我一个人就能收拾。“

  他是真没打算让她帮忙,看那双嫩白的手,一看就不是干活的。

  刘雁云红着脸,再次道谢。

  其实哪里光是为了那双手,还有啊,自己表示表示,能干一点,他虽然不是城里的,可是他至少有一点好,他能干,不拘男人女人那一套,他小时候跟他娘吃过苦,娘一个寡妇把他拉扯大,有多么不容易,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从小就开始学做饭,收拾家里,做工赚钱了。

  柳山长得不丑,甚至说的上是耐看,只是常年劳作,让手指指节粗大变黑,肌肤也是粗糙黯淡,可他的眉眼却十分有神,自己收拾的也干净,一看就跟人一种冷厉正派的感觉,到有几分像当兵的。

  烧好水,刘雁云去洗了洗,柳阿婆特意拿出自己年轻时的衣服给她,”姑娘,你别嫌弃,但是那衣服总得洗过再穿。“

  ”谢谢您。“

  ”哎呦,你看你,就是客气。“柳阿婆细心地给她关好门。

  柳山坐在里屋,有些垂头丧气,“娘,要不算了吧,人家姑娘不愿意。”

  他纠结了许久,到底是不愿意耽误人家,而且...那双眼睛,那双手,跟了自己,只会磋磨出大凉山这种粗糙的样子。

  “山儿...娘知道你心里不甘心,不想一直呆在这大凉山,你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咱没读过书,就只有一把子力气,让你去外面,你肯定也能过好,可是你的下一辈呢?”柳阿婆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她何尝想做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啊,还不是命。

  “娘,人姑娘太单纯了,咱这是匡人家。”过了最初那股激动的劲儿,柳山也冷静了下来,他这样子做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山儿,你不喜欢她吗?这股灵秀劲儿,这股书卷气,娘一看就觉得心里高兴,拼着家里所有的积蓄也要买下她,还不是为了你高兴?为了我孙子将来有个好娘也能出人头地?”柳阿婆说这话时,锤着自己的心口,他们俩人说话都小心翼翼,怕被人听见。

  “我喜欢,可...”柳山抿住嘴唇,那种诛心的话,再也不忍心在他娘面前说第二遍,他娘为他过了大半辈子了,再那么说,真是往他娘心窝子里捅刀子,就好像自己看不起这样似的。

  “你喜欢,那就先相处看看,她总得养养身体吧,你怕啥,你长得这么俊,难道还怕套不住一个小姑娘的心?”

  这话说的柳山心动了,是啊,这里有多少大姑娘小媳妇喜欢他这张脸啊,最近好久没打整过,显得有些邋遢,可是自己好好收拾收拾,一定是很好看的。

  “人这情分还不都是相处来的,时间久了,你对她好,再铁石心肠的人心也都要软了。”柳阿婆好声劝着,最后一闭眼,“再不成,等你俩有了孩子,她不还是得留下来?”

  “娘!”可是柳山责备的话到底没说出口,是啊,自己的娘不就是因为自己,才被拖累了这么久吗?

  “山儿,娘这一辈子就你一个盼头,你一定要好好的,娘才能好好的。”

  如果儿子放走了这个能让他动心的姑娘,那么他这一辈子就算再有了媳妇,也不一定会快乐吧。

  “我知道,娘,要是人家不乐意,咱可不能强迫人家。”

  “娘知道,这亏心事,娘不干。”

  可是,在一个本就贪财的人看过金子堆砌起来的高山之时,难道真的不会心动?真的不会想要动手挖下一块来吗?

  这世间多少人,一面说着不愿的话,一面直勾勾地盯着,那摆到眼前的盛宴呢?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4/64415/5126735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