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陪我携手走过的岁月 > 第三十五章 请家长

第三十五章 请家长


  许冬辞和柳予安被聚到一起的时候,两个人都感觉有些好笑,只是看到顾婉舟为难的神情,都在各自忍耐罢了。

  只是,有些事情,在顾婉舟面前,到底是有些难为情。

  “婉舟,我们两个人说说话,你去对面的水吧坐一坐好不好?“柳予安看着顾婉舟笑得很温柔。

  许是跟她待久了,脸上也会不自觉地就带出那些笑意。

  顾婉舟看看许冬辞,显然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许冬辞一摊肩膀,”随意。“

  ”那我先出去啦,你们等一下,我过会儿给你们带饮料回来。“

  ”嗯。“

  看着顾婉舟出了门,过了马路,柳予安才转过头,”我不是来吵架的,我很喜欢婉舟,不想让她为难,所以也希望我们两个可以好好相处。“

  ”我承认,我对你是有些敌意,可是是个男人都很介意自己女朋友身边有这么好的异性朋友吧,许冬辞,很抱歉,我嫉妒的要命。“

  许冬辞看着柳予安,一言不发,似乎在等着看他下一句话会说什么。

  柳予安看着眼前的咖啡,上面有精致的拉花,漂亮的不得了。

  ”我呢,家庭不是很好,爸爸是个酒鬼,还喜欢赌博,对我妈妈常年家暴。上次家长会你也见到了,是很不堪吧...我也劝不了,每次劝完都只会更难堪而已。所以呢我还很羡慕你们,一定是家庭美满吧,而且你身边还有这么一个温婉包容你所有坏脾气的女孩子。“

  许冬辞扯了一下唇角。

  ”可是,也很抱歉,婉舟最后选择了我,我的原生家庭,给了我很别扭的性格,我很感激婉舟对我的喜欢和包容,许冬辞,可是我不想看到这么好的姑娘为难。你看起来就好像是生来拥有一切的样子,也不知道你理不理解我这种心情。“柳予安有些低落。

  他深吸一口气,”可是呢,不管你理不理解,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彼此态度好一点。不要让婉舟为难。我现在每天兼职,回家还要面对糟心的事情,实在是不想在有什么事情...“

  ”说完了?“许冬辞唇角的弧度更大,完完全全展现出了嘲笑的样子,柳予安看的一愣。

  ”轮到我了吧,你家庭可怜,用不着在这儿一遍遍跟我强调,我不是她,不会对别人心生怜悯。至于这种一副,我很忙,求你别给我添麻烦的样子,你以为我会买账?至于和你好好相处?别开玩笑了,柳予安,你!知道你从我身边抢走了什么吗?“

  许冬辞眼眶红了起来,整个人看起来妖异极了,”怎么?因为你可怜我就该牵就你?凭什么?一副你可怜你有理的样子,呵呵,别恶心我了。“

  他站了起来,他是真的不想跟这种人再多说什么了,”抱歉啊,有些关系,没办法善始善终,你的嫉妒没错,我就是对顾婉舟不安好心,我没办法像一个普通朋友一样,大度地站在她旁边说着祝她幸福的话。“

  柳予安一愣,看着后面已经买饮料回来的姑娘。

  许冬辞回头看一眼,”哦,不用你说了,她已经自己知道了。“

  许冬辞这个人,多决绝啊,转过身,什么话都不再多说,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们三个人,站在一起就是一场小丑戏剧,只有一个人离场,或是他,或是柳予安那才是童话故事的情景,可是顾婉舟喜欢柳予安,所以离场的人,注定只能是他。

  那天之后,许冬辞真的连跟顾婉舟说话都不曾了,撕破脸后,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多说的。

  柳予安不知道顾婉舟听去了多少,只听到她低头解释了一句,”抱歉啊,怕你们会不和,所以提前回来了...柳予安,对不起,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柳予安接过她手中的饮料,”没有,没有错,婉舟你没有错。“

  可是怎么会没错呢?在自己一厢情愿地想着美好大结局的时候就已经是做错了。

  ”今天不能出去玩了,柳予安,我...这样子,没有办法开开心心地出去玩的,我先回家静一静好不好?“顾婉舟说话带了哭腔。

  ”好,我送你。“

  ”不用了...对不起,我像一个人静一静。“

  十几年的朋友这种话,说不出口,说出来只怕还会有什么误会。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自己一个人好好想一想。

  ”不是排斥你的意思啦,只是...我有些没接受,柳予安等过几天吧,等过几天,我就缓过来了。“

  看着顾婉舟勉强的笑,柳予安点点头,”好,你先静一静。“

  他不敢安慰什么,也不敢劝慰什么,甚至还有些卑鄙的快乐,他害怕,提得越多,顾婉舟心越软,也害怕这么两三个月的情分,比不上那十几年。

  因为害怕,和为彼此着想,两个人都没有上前,就这样各自回家了。

  这件事,囫囵过去,最终成为两个人心中的一根刺,直愣愣地扎在那里,谁也不敢再碰。

  很快到了开学,许冬辞主动提出调到最后一排,说自己有远视,这样子可以不戴眼镜,轻松很多,班主任同意了,顾婉舟的后桌换成了一个爽快的姑娘,她很开朗,总是找顾婉舟说话,跟张扬也说的起劲。

  只是顾婉舟总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每次回头,总觉得别扭,大概是因为,后面那个人不是他,换了不熟悉的人,不管怎样,都觉得不舒服吧。

  这样子的异常柳予安也察觉到了,可是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许冬辞的离开,让他觉得这段感情有点强人所难。

  纵然那天许冬辞说了让人十分尴尬的话,可是他心底里还是会泛起一种愧疚感,哪怕知道这样的事情本就是应该的,可还是会有些不安。

  这样的纠结,影响了他的成绩,期中的成绩发下来,他被重点批评,好巧不巧,他和顾婉舟的事情被告诉老师,两人一同被请了家长。

  柳予安的家长被要求一同到场,顾婉舟的也是,两家家长一起走进了办公室,两个人站在外面,面面相觑。

  顾婉舟突然眨眨眼睛,露出笑意,柳予安的心一下子放松了,不那么紧张了,其实只要不是天塌地陷,其他的事情,都是小事。

  他最近是怎么了,优柔寡断了这么多,总是想着不可能,不再激励自己。

  办公室里,谈话进行了很久,柳山是暴躁性格,一听这话,就说:”老师,你只管狠狠的教育孩子,我们绝对二话不说,该打打,该骂骂!“

  刘雁云听到儿子成绩下降,心里到底有些埋怨那个姑娘。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4/64415/5367052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