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们的小憧憬 > 第26章 考季

第26章 考季


  “好运来祝你好运来

  好运带来了喜和爱

  好运来我们好运来

  迎着好运兴旺发达通四海

  ……”

  长长的队伍,从教学楼大门口排了出来,好像一只钻进了仓库的贪吃蛇,队尾不断加长。

  一个排在中间的男生放着《好运来》,为即将考四级的自己祈福。

  林悦拿出准考证和身份证,监考看了一眼,用探测仪扫了一遍,示意可以入场。

  广播上的《考试规则》传遍了整栋教学楼,营造出紧张压抑的氛围。

  詹森杰虽然在测试考选拔中,和四级失之交臂,但在上个月申请的模拟考中达到了标准,获得报名机会。

  排队的闲暇,他打来QQ聊天窗口,一张用“B612”处理过的林悦头像,正滑稽地在聊天背景上看着他。

  后面的女生瞅着詹森杰,给闺蜜发消息:“我前面有一个神经病在莫名其妙地笑……”

  “Directions:  In  this  section,  you  will  hear  three  news  reports.  At  the  end  of  each  news  report,  you  will  hear  two  or  three  questions……”

  听力播放时,他想起了网球场林悦朗读英语的画面,那些生癖的单词,林悦总能用轻松愉快的方式让他记下来。

  一切都那么熟悉。

  最后一道铃声响起后,众人从考场出来,吐槽着试题。

  林悦在楼梯上看到从考场出来的詹森杰,穿着打扮依旧那么夸张,和身边同学格格不入。

  詹森杰拨通了林悦的号码,手机铃声在楼梯上响起来,他循声望去,林悦就站在那里。

  “林悦!”詹森杰逆着人流走上去,“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呢,没想到你就在这儿。”

  “打电话干嘛?”林悦假装还在生气,“我不想和你分享什么事。”

  “明天考高数,你什么时候复习?”詹森杰盯着林悦的脸,靠着她走。

  “我复习什么要给你说嘛?你一个要转专业的人,天天问我要复习什么。”林悦拉着脸,和詹森杰刻意保持距离。

  “我不转了。”詹森杰挎着包,“我觉得这个专业也还行。”

  林悦停下脚步,人流又推着她往前走。

  “好好的,怎么不转了?”

  “我一个人学也没意思。”

  林悦心生感动。

  “那是你的兴趣所在,不能随便就放弃了,转专业就一次机会,得不偿失。”

  林悦看着被风刮过的银杏树,枝干光秃秃地摇曳着,风带不走树,但能带走秋天。

  “我不转不是更好吗?你怎么想的?”詹森杰有些意外。

  “好什么好?看了那么多书,说不转就不转了?你是不是太冲动?是不是还未成年?”

  林悦知道詹森杰所爱是计算机,故爱其所爱,思其所想,为其所愿。

  詹森杰不明白,明明留下可以更好的在一起,为什么她这么鼓励自己转走,是脑子缺根弦吗?

  “转不转是我的选择,你说了不算,不过我真的觉得,你是不是傻?”詹森杰揽过林悦,抱住她的脖子。

  “你才傻!放开!”

  走在后边的王梓义看到了这一幕,想起了自己想学金融的事,还没有告诉舟舟。

  舟舟挽着他,正调侃着詹森杰和林悦,王梓义清了清嗓子准备坦白,可舟舟兴奋地说个不停,他欲言又止。

  “舟舟。”

  “啥?你叫我了吗?”

  “舟舟,如果我要转专业……你会怎么办?”

  舟舟睁大眼睛,“什么转专业?你没告诉我啊?”

  “我……开玩笑的。”

  舟舟放松下来,“就是说嘛,人人都转专业,那不得人走楼空了?”

  “我是说万一……”

  “这还有万一呢?不都是提前规划好的吗?你又没什么规划,怎么能临门一脚转成功呢?”

  舟舟突然意识到王梓义话中有话,“你……想转哪?”

  王梓义摆手,“开玩笑呢!我还没想呢!”

  “你要是想好了,记得告诉我一声,我好有个心理准备。”舟舟冷静下来,她预感王梓义会转。

  期末大考,统考命题更加刺激,稍不留神就被压在老师的五指山下。

  特别是平时成绩不愿给高分的老师,卡在59的节点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兰歆尔在宿舍里,咖啡一杯接着一杯,脸上的黑眼圈越来越重,熬不下去的时候又开始喝人参。

  姜迪单打独斗,整天泡在图书馆,中午饭只吃一个面包,困了就趴在桌子上眯一会儿,烦了就取几本漫画看,唯一虐心的,是周围成双成对的情侣,成天一副你侬我侬的样子。

  另外两个舍友就和男友混迹于自习室,中午点外卖凑一桌大排档,两个男生偶尔为一道题吵起来的时候,两个女生会一块儿刷会儿淘宝,等到风平浪静,各自去找男友问答案的正确版本。

  明言是所有人里最忙的那一个。

  不是忙学习,而且忙益果果。他期末要把蜂蜜和剩下的水果清仓大甩卖。

  借助互联网平台,玉玉一家的蜂蜜终于注册了商标,开办了网站。

  兰妈妈在期末又来了一趟,给606拿了两大箱好吃的,其中大部分是内蒙特产,可以带回家的那种。

  隆冬,校园积起了十五公分的雪,保洁每天会往路面上撒盐,黄色的液体很快又结成冰,来往的行人如企鹅般,憨态可掬地探着脑袋,挪着步子。

  姜迪就是其中一个,一分神,滑倒了。

  “要帮忙吗?”阮一钒恰好路过,站在背后,伸出手。

  “不用,太滑了。”姜迪自己支撑着地面爬起来,脚下不稳,拉着阮一钒同时摔在了地上。

  阮一钒坐在地上哈哈大笑,他因为个子高,鞋底也大,不容易站起来,姜迪费了好大的劲才拉他起来。

  “谢谢啊!”阮一钒笑着。

  “是我应该说对不起,我一把拉着你就摔了。你这样子,摔倒了也不怎么容易爬起来。”

  “咦?这话说的,我这样子虽然高大威猛,但也身手敏捷,你不要小看我哦!”

  两人有说有笑,到了清真食堂,姜迪指着拉面窗口,“我在这儿兼职,请你吃员工餐吧!”

  阮一钒喜不自胜,“好啊!”

  他后来才知道,姜迪的员工餐只有一份。

  那也只是“后来”。

  阮一钒等姜迪打完工,吃上了热腾腾的拉面,姜迪坐在对面喝着豆浆。

  “美味!”阮一钒竖起大拇指,“我能以后都预定一份吗?我把饭卡给你。”

  “不用,你随时来,只要我在这儿,都是免费的,我天天吃面,都吃腻了。”

  姜迪拥有与生俱来的保护欲,宁愿自己吃亏,也不苛待别人。

  这也和家里的情况有关系,作为第二个孩子,下面有五个妹妹,大姐出嫁后,她就是第二个“母亲”。

  期末考季,和过山车一样。

  开考,系紧安全带;

  答题,上下翻转,学渣们头晕目眩,学霸们拍照自嗨;

  结考,挂科的,胃里翻江倒海,高分的,夸下海口,要玩更刺激的。

  成绩出来之前,众生平等,鼻子是鼻子,眼是眼,嘴是嘴。

  成绩出来后,表面上,众生平等,但有的人“打了玻尿酸”,笑的很僵硬,背地里在为“补考”拼命。

  进了“课程重修”级别的,都是“整容手术恢复得差不多”的人,异常的自信和坦然。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5/65577/4863748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