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们的小憧憬 > 第23章 你在身边

第23章 你在身边


  “接下来上场的是正方辩手,他们的辩题为‘人间上帝——父母有权决定未出生子女的基因’……”

  王梓义站在一辩的位置,面对来自清华的对手,压力倍增。

  “世界华语思辨奥林匹克第一轮辩题正式开始,有请正方一辩发言。”

  “我们认为父母有权决定未出生子女的基因。1997年由安德鲁导演执导的《千钧一发》为我们展示了基因编辑后代的世界,我方认为在技术相对发达的时候,父母通过基因技术来保障下一代是值得鼓励的,因为这不仅能免疫危险遗传病,连肥胖、近视、早秃、心脏病等先天性疾病都能杜绝,对于下一代,给他们健康的、聪明的基因,有利于社会进步……”

  舟舟通过现场的录音,听到了王梓义的发言,她坐在宿舍屏息凝神。

  相隔万里,陪伴他度过这一段分秒必争的时段。

  自由辩论时间,清华队来势汹汹。

  “你所决定的基因,就一定是历史进程中最好的吗?如果你是一条上古时代的鱼,你会把你认为鱼群中最优良的基因编程到体内吗?宇宙是发展的,基因是进化的,人为地变异改造,只会使我们在遇到环境变化时束手无策,这是作茧自缚!”

  舟舟为校队捏一把汗,她不自觉地在纸上写下自己的观点,希望王梓义和她心有灵犀,这样就能偷偷场外援助了。

  “首先回答对方的问题。如果我是一条鱼,当然会给自己编程优良基因。所谓“更优”是在相对情况下,宇宙是很浩瀚,但我需要的是在当下活的更好,我们着眼于科技所能贡献的部分,相较于病痛折磨早逝,我愿意当下健康地活到八十……”

  “丧失平等和道德选择的能力,将残缺的身体与残缺的基因结合,是对人性的扭曲……”

  赛后,王梓义微笑着,长舒一口气,和对方辩友握手道别后,他拿起放在台下的手机。

  “怎么样?”舟舟在电话那头甜甜地送上鼓励,“你们很棒了,参与就是成长,我等你回来呀!”

  王梓义没有说话,但他的笑容,她“看”得见。

  “虽败犹荣,参与即为成长。谢谢一路有你在身边!”王梓义发文。

  西安大雁塔广场,游人如织,复古的唐代建筑彰显着大气磅礴的盛世景象。

  刘楠冬买了两只甜筒,递给兰歆尔一只。

  “我做梦会笑醒的!”兰歆尔舔了一口,巧克力的味道融化在她心底。

  刘楠冬笑着说:“我没你想的那么好,最起码在轮滑和前女友这件事上。”

  李雪提出分手的时候,刘楠冬正准备和兰歆尔踏上国家轮滑挑战赛的旅途,他没有过多挽留。

  有时候缘分到了,自然会分开。

  广场的充气娃娃正抓着一大把氢气球和路人合影。

  刘楠冬顺手要了一个笑脸气球,送给兰歆尔。

  “比赛就要开始了,给你送个好运。”

  兰歆尔看见气球上有个很小的红心,“气球上有爱心。”

  “在哪儿?”刘楠冬抬头找了一阵,“就算有也是意外,你可别多想。”

  兰歆尔拿着气球,悄悄拍了一张和刘楠冬的合影,广场上有很多小孩在吹泡泡,兰歆尔伸出手,一碰就爆了。

  阳光下,她像一只精灵,娴熟地在泡泡间穿梭,轮滑鞋底的水渍,在地上流淌出优美的曲线。

  “你学什么的?”兰歆尔问。

  “社会学。”刘楠冬吃掉最后一口甜筒。

  “那你了解人喽?”

  “是人的活动,不是人体,我不是生物专家。”

  “那根据你学的,如果一个女生追一个男生,有多大成功的概率?”

  “因人而异。”

  “比如说我。”兰歆尔指着自己。

  “那我需要大量的‘兰歆尔’,五千只应该足够了,然后控制环境和心理变量,通过五千次告白实验,应该可以得出较为准确的数据了。”

  “那太麻烦了,你应该聚焦于一只‘兰歆尔’,如果成功,概率就是百分之百。”

  刘楠冬看了一眼兰歆尔,这么瘦弱的一个女孩子,内心承受力未免太强大了,如果是李雪,一定不会这么厚脸皮的。但李雪像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让人相处起来很累,反而兰歆尔总能让生活轻松起来。

  挑战赛有来自各个省份的资深玩家,高手过招,分外刺激。

  兰歆尔敏捷的身手,在常规赛中以五秒的成绩最先越过障碍物,随后的花样赛中,她也因体态轻盈,能在高板上后空翻。

  刘楠冬目瞪口呆,对兰歆尔的本事表示折服。

  兰歆尔拿到三千元奖金,她冲刘楠冬挥舞着信封,原地转了个陀螺。

  “好了,我知道你很厉害了,不用再打击我弱小的心灵了。”刘楠冬拿着可怜的五百元奖金,游走在菜鸟的路上。

  兰歆尔滑到他旁边,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刘楠冬猛地转头,兰歆尔正兴奋地看着他。

  “你……”刘楠冬吞吞吐吐,“兴奋过头了吧?”

  兰歆尔一把揽过刘楠冬的脖子,“冬哥,以后轮滑社我就罩着你了。”

  “你还没到我下巴呢,这么揽着不难受吗?”

  兰歆尔对着刘楠冬的嘴唇亲了一下。

  旁边的充气娃娃做惊讶状,他们围成一个圈把两人包在中间。

  刘楠冬第一次接受如此猛烈地追求,内心的波涛无法宁息,他就像一只待捕的驯鹿,被兰歆尔挟持在怀里。

  “社会学研究表明,像你这种生物极其少见!”

  刘楠冬在娃娃中间无助地感叹。

  “那你可要好好珍惜噢!”

  兰歆尔挤在气垫里,开心地咧着嘴。

  夕阳从窗户照进教室,涂抹上一层暖橙色的余晖。

  詹森杰把毛皮大衣在最后一排摊开,霸气地看着《程序设计语言》。

  林悦在前排读着杨绛的《我们仨》,脑海中浮现出爸妈和姐姐。

  “你和你爸妈多久通一次电话?”

  詹森杰随口答到:“没有。”

  “你上学以来都没有和爸妈通过电话?”林悦放下书,回头望着他。

  “寒暑假就可以回去,为什么要通电话?”

  “我自从上一次和妈妈闹别扭,好像也没有再和她通过几次电话。”

  “你妈妈不是做手术了吗?”

  “对,我觉得打电话或许对他们是一种打扰。”

  詹森杰翻到下一页,“是的,就像C语言一样,距离产生美。”

  “什么意思?”

  “就是你不会的时候觉得它神奇而简单。”

  窗外的玉兰亭亭立在枝头,纯净的白色在晚霞中夹杂着橙红。早开的白梅也映着赤红色的光斑,零星探出了花瓣。

  “你真的转信工学院?”

  林悦看着窗外的玉兰。

  詹森杰轻笑了一声,“怎么了?要挽留吗?可以尝试发表一下你的说辞。”

  “我才不会挽留你呢!你爱去哪儿去哪儿!”

  “真的?”詹森杰侧着身子。

  林悦嘟着嘴,“你要是转成功了……不好好学习了,我就拧断你的狗头!”

  “你是想说,我要是转成功了,去找别的女生了,你拧断我的头吧?”

  林悦咬着下嘴唇,忍俊不禁。

  “那我真是命悬一线啊!”

  林悦蹿到詹森杰旁边,戳着他的肋骨。

  “你跟谁好了?说!快说!怎么就头快掉了?”

  詹森杰抓住她的手,“嘘——别说话。”

  门开了,走进了一对男女,男生探视了一下,意识到来的不是时候,急忙道歉:“不好意思,打扰了!”

  门很快又关上了。

  林悦扑在詹森杰怀里大笑起来。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5/65577/4865684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