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们的小憧憬 > 第10章 浪迹天涯

第10章 浪迹天涯


  林悦在医院已经待了五天。

  她每天看着内科外科等待医治的病人,有的没有床位只能躺在走廊的床位上,有的昏迷不醒。

  这几日阴雨连绵,夜晚走廊的风呼啸而过,病人家属没有棉被敝体,有的农民工蜷缩在靠椅上瑟瑟发抖,度过他们习以为常的夜晚。

  林悦小时候也经常生病,还赶着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发高烧,得肠胃炎,得禽流感。

  爸爸工作的高中制度森严,要求班主任必须每天晚上检查住宿生住宿情况,姐姐也在那个高中读寄宿制。

  每次女儿生病都是韩琳一个人大半夜往医院跑,凌晨两三点的医院里,经常可以看到一个女人风风火火地跑来跑去。

  林悦很感激妈妈,但同时也很抗拒她的一些教育理念。

  林悦至今都记得初中患肠胃炎那会,上吐下泻,吊着点滴续命。

  韩琳居然申请到值班室的桌子,和老大爷扛到输液室,方便女儿打针的时候学习。

  她左手也能写很漂亮的字,可能就是从那个时候练就的吧。

  QQ空间里,詹森杰每天都晒不同的地方。

  从江南水乡到苏州园林,从成都熊猫动物园到重庆网红火锅店,从三亚潜水到澳门塔蹦极,就差开个火箭在天上飞一圈了。

  林悦克制住嫉妒的火焰,在底下留言:呦,一个人呀。

  过了一会儿,动态冒出一个小红圈,林悦点开看到詹森杰回复:单身汪在桥上看我。

  林悦嘴一撇,继续留言:呵,梁静茹给了你什么?

  詹森杰回复:呵,你连梁静茹都没有。随后发来一条QQ消息,照片上是詹森杰和梁静茹的合影。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林悦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回复了“笑脸”和“再见”的表情。

  “你在哪儿呢?”詹森杰又发了一张澳门塔的照片。

  “我在白衣天使的家园,感受到无比宁静的内心和悲天悯人的胸怀。”

  “你住院了?”

  “我亲戚住院了。”

  詹森杰回复了“祈祷”的表情。

  “我有个河东狮吼的家长,现在,我可以承认我有多羡慕你们这些纨绔子弟了。”

  “No!No!No!中国母亲都是一样的伟大。”并配表情包“你在说谎”。

  林悦第一次看到真人的脸被镶到动漫人物的脸上,差点笑岔气。

  詹森杰见林悦半天没回消息,又发了一个“安慰”的表情包,画风依旧让人“上头”开心的不得了。

  “我真的太压抑了,你多给我发些表情包,我存起来防止抑郁。”

  詹森杰回复:“从屏幕钻进来,带你浪迹天涯。”

  林悦感觉到异样的气氛,这句话怎么越看……越浪漫了呢?为了把握尺度,林悦试探性地写到:“你可别谦虚了,我都看到看到你女朋友了。”

  “你从哪看见的。”

  “不就给你拍照的那个吗?”

  詹森杰配图“狂笑”并发文:“你说是就是喽。”

  随后一段短视频,詹森杰露了半张脸说:”Hey,  Ben!  She  said  you  were  my  girlfriend.  Are  you  attracted  to  me?”

  后面金发的外国男生说:“Oh  my  god!  I  am  not  a  gay!”

  “你和你朋友?你的外国朋友?”

  詹森杰配了一张Ben舔冰激凌的表情包。

  “随身人工辅导,罗恒再也不用担心我的学习。知道英语为什么差吗?你缺少一个Ben  Davis.”

  林悦趴在阳台上,桂花香芬芳四溢,虽然依旧阴云密布,但她的心里已经春暖花开。

  韩琳是10月10号的手术,学校7号收假,她每天都要跟妈妈通电话,因为她不知道这场手术能带来什么。

  她希望妈妈能平安顺遂,哪怕隔着电话天天唠叨学习也行,总好过病痛折磨,消得人憔悴。

  假期后班级正式选举班干部,林悦答应韩琳要锻炼自己,就竞选了班支书。

  “大家好,我是林悦,很荣幸和大家成为同窗,先给大家比个心。我现在是校团委组织部一员,对共青团事物更加了解,所以我竞选班支书能为同学们更好地服务。我初中时作为我们班的班支书,使我们班‘优秀团支部’的地位不可撼动……”

  詹森杰手机一直在震动,原来是兰歆尔申请加好友他没有同意。

  林悦正在发表竞选演讲,兰歆尔来势迅猛的“申请添加好友”不只发了他一个人,还波及全班同学。

  詹森杰回头看时,几乎所有人都低下头在看手机,旁边的舍友王梓义也在点击“同意”二字。

  “你们都不听台上讲话的吗?”詹森杰问。

  “有人申请添加好友,我同意一下。”说完,QQ又来了消息:“你好,我是兰歆尔,很高兴认识你。/激动/”

  王梓义编辑回复,詹森杰看了一眼手指忙碌的兰歆尔,知道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

  下一个竞选支书的果真是兰歆尔。

  “我是内蒙女孩,你们以后买房,我搭个蒙古包就行……我没有林悦那么优秀……”

  詹森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低着头给林悦发信息:“兰歆尔是蒙古族吗?”

  “她是内蒙的,但好像不是蒙古族的。”林悦回复。

  詹森杰笑了,兰歆尔的发言,明显在诱导大家对她少数民族的身份产生好奇和兴趣,据他所知,兰歆尔并不是少数民族。

  由此可见,她发言中自谦的话比“自吹自擂”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凉了。”詹森杰写到。

  “还没投呢,你可别打击我了。”林悦回复。

  投票结果出来了,林悦只有四票,以绝对优势败给了兰歆尔。

  班会结束后,詹森杰拍了拍林悦肩膀,“以后请叫我神算子。”

  “你是不是没给我投?”林悦开玩笑似的审问。

  “给你投不浪费了吗?”詹森杰嬉皮笑脸。

  “我就知道,只能祝你网球赛好运。”

  林悦并没有很在意选举,但兰歆尔更敏感,她挽着林悦一直和她聊天,试图确定悦悦并没有产生嫌隙。

  王梓义还是问舟舟借了笔和纸,并以“报恩”的理由约舟舟去超市,给她买个笔记本。

  “其实不用这么客气,同学嘛。”舟舟挎着单肩包走在路边。

  “我借你那么多东西,这个笔记本你一定要接受,不然我真不敢再借什么了。”

  王梓义走在旁边,时远时近,担心舟舟会排斥。

  “詹森杰真的要气死悦悦了,他不给悦悦投票就算了,还故意显摆,他要是你舍友,你可帮我好好训训他。”

  “我看到詹森杰给林悦投票了。”

  “你说什么?”

  “詹森杰在纸上写的是林悦的名字。”

  舟舟想不明白,“那他为什么……算了,总之他很任性就是了。”

  “你不喜欢任性的人吧?”王梓义问。

  “男生霸道当然很讨厌了,反正我不喜欢。”

  王梓义心里窃喜,“那你喜欢温柔的男生?”

  “嗯……也不要太温柔了吧?像你这种性格就很好啊,当然,我只是说……你性格很好。”

  舟舟怎么解释都别扭,干脆不再添油加醋,只跟着王梓义压马路就对了。

  晚上,舟舟是最后一个回宿舍的,兰歆尔最先发现了那本学校里唯一限量版“香奈儿”笔记本。

  “天那!看看王梓义同学给你买了什么?可真是用心那!”

  舟舟一脸娇羞地坐在座位上玩手机。

  “舟舟脸红了呢?是不是?你什么时候脸红过?杭舟舟?告诉我!什么时候?”

  兰歆尔饿虎扑食般倒在舟舟身上,想看一眼舟舟在给谁发消息,结果看到了年楷的名字。

  兰歆尔停顿了几秒,情况有些微妙。

  “那么问题来了,是不是这位同学让我们舟舟脸红了呢?要我大声念出他的名字还是你自己招供呢?”

  “你别闹!”舟舟脸红彤彤的,有些生气。

  “我看到了他的名字,我要念出来了!谁来捂住我的嘴?”兰歆尔大呼小叫。

  舟舟突然站起来把笔记本往桌子上一拍,兰歆尔以为舟舟真的生气了,连忙拉过舟舟的手,把下巴搁在上面。

  “我做你的小可爱行吗?我错了。”

  舟舟还是没绷住,“好啦,我没生气。悦悦,你刚才说你要下楼是吗?年楷给我送报销单到楼下了,你下楼的话帮我拿一下。”

  “好。”林悦刚好下楼拿补送的水果,顺便去年楷那里取了报销单。

  “是你?”年楷有些意外。

  “舟舟在忙,我帮她拿一下,怎么了?有点失望吧。”

  年楷皮笑肉不笑,“怎么会?我失望什么?你跟她说下次部门活动别忘了开据报销,我可不帮她送了。”

  年楷沿着小花园的路走远了,林悦怎么感觉似曾相识。

  舟舟那个异地的前男友好像也是沿这儿走的,他失落的背影和年楷倒是颇为相像呢!

  一切都是熟悉的味道,林悦得出一个结论:

  幸好她不喜欢女生,要是不小心拜倒在舟舟这棵石榴树下,那得错过多少亩森林啊?

  晚上熄灯前,舟舟有些兴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发一条说说叙述一下心情。

  王梓义伺机而动,待舟舟说说一出就“沙发”留言:还没睡呢?

  舟舟一抖,手机砸中了鼻子,“哎吆!痛死我了。”

  “怎么了?”睡在旁边的林悦问。

  “没事儿,手滑。”舟舟揉着鼻子,开始了漫漫夜聊路,一去不复返。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5/65577/4879765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