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们的小憧憬 > 第7章 舟舟女孩

第7章 舟舟女孩


  国庆前,国护队下发了军装,每人一套,早训时必须穿着规范。

  林悦每天早上6点准时起床,她蹑手蹑脚屏住呼吸,尽量不吵醒另外三个熟睡中的“宝宝”。

  姜迪睡在在靠门的位置,她翻了个身看到林悦正在换军装,睡眼惺忪地问:“你们国护队的服装吗?”

  “是的。”林悦看了一眼表情僵硬的姜迪,刚睡醒的她愁容莫展。

  “你怎么了?”林悦压低声音。

  “我想家了。”

  “快国庆了,你马上就能回去了。”林悦安慰到。

  “我回不去,车票太贵了。”姜迪表情凝重。

  “我先走了,要迟到了。”林悦挥了挥手,悄悄掩上门,姜迪躺在床上,突然眼泪就从耳边滑落。

  昨晚她梦到6个妹妹在家里的大床上叫:“姐姐!姐姐!你怎么还不回来?”

  爸爸妈妈在地里干活,雨下大了,他们要把玉米赶快收完,爸爸喘着气说:“姜迪不在,我得歇一会。”

  第一节高数课,林悦去教室时詹森杰在第一排疯狂补作业,他好像把答案背下了一样,笔速飞快,思路清晰。

  林悦坐在一旁喝着豆浆,盯着他摆动的钢笔帽。

  “你来这么早?”詹森杰回头看了一眼林悦。

  “我早训,每天都来的很早,倒是你,第一次来吧?”林悦语带讽刺。

  “终于写完了,作业不多嘛!”詹森杰放下笔,吹着口哨从一个纸袋子里掏出汉堡,拧开水杯,开始享受早餐。

  “你怎么写那么快?”林悦顺手掏出高数课本和作业册。

  “呵呵。”詹森杰得意地炫耀。

  “我可以看一下吗?”林悦难以置信。

  詹森杰递过练习册,“看完顺便帮我交了,谢谢。”

  “你这么肯定你做的没问题吗?”林悦对照着詹森杰的答案,渐渐发现自己的答案漏洞百出,最后一道大题甚至做错了。

  詹森杰咀嚼着汉堡问:“广播站放的那首《舟舟女孩》是说的杭舟舟吧?”

  林悦尽管每天来的很早,但从来没有注意歌词,她甚至觉得这首歌的旋律单调乏味,完全入不了她的法眼。

  “是吗?我不知道。”林悦眼里只有满篇的高数错误,顾及不上什么《舟舟女孩》。

  学生陆陆续续到了教室,林悦赶在收作业前把最后一道大题重写了一遍,套用了詹森杰的解题思路。

  课堂上的练习环节,老师总会停留在过道看着詹森杰的解法说:“不错,思维很有创新性!”詹森杰转着派克钢笔抖着脚,一副悠哉游哉的样子。

  林悦绞尽脑汁也想不出第二种方法,她不仅对詹森杰刮目相看,还产生了自我怀疑。

  半路杀出的不一定是程咬金,也可能是出山的卧龙诸葛,过五关斩六将者雄霸天下,你以为自己是匹黑马,可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你方唱罢后者场,四年过后天上地下,方见分晓。

  中午,舟舟背着一沓复印资料要去校外采购海报。

  “你要不骑个‘哈罗单车’吧!校门太远了。”姜迪说。

  “我……有个摩托。”舟舟话音未落,年楷骑着摩托杀了个回马,霸气地停在路边。

  “我先走了。”舟舟摆摆手,表情严肃地侧身坐上了车,她往外挪了挪,尽量和年楷保持距离。

  年楷发动机车油门,庞大的红色摩托消失在前方。

  “年楷和舟舟是不是谈着呢。”余洋问。

  “没有。”兰歆尔摇头。

  “我都听到那首《舟舟女孩》了,就是年楷写的。”余洋坚信不疑。

  “就一首歌,代表不了什么,舟舟在我们宿舍,我当然了解她的事了。”兰歆尔诚实地回答。

  “我咋不了解?”姜迪眼睛瞪得出溜圆。

  “你和悦悦每天早出晚归的,肯定不知道啦。”

  年楷陪舟舟去校外打印带店订了海报,等到下午成品出来,年楷帮舟舟把海报扛到车上。

  大红色摩托风风火火朝着南面驶去,年楷要带舟舟去一家名叫“卡伊”日本料理店。

  舟舟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到了“卡伊”门口,“我不饿。”

  年楷锁着摩托车,“我饿了,看在我帮你扛东西的份上陪我吃一份。”

  舟舟坐在高台上,不一会儿服务员过来问:“小姐,你需要喝什么吗?”

  “不用了,谢谢。”

  “我们这里如果不点餐是要收费的。”

  “我有朋友在那边。”舟舟指着年楷,“他在点,我在等。”

  “好的,打扰了。”服务员拿着酒红色的夹子到另一对顾客旁边。

  那里坐着一对三十左右的情侣,穿的西装革履的,他们点了二遍木鱼花、天妇罗、江瑶柱之类的,又问服务员要了“嘤味增”。

  舟舟不认识这些菜名,她觉得这家店的装饰就很奢华,菜品更是昂贵。

  年楷拿着号码牌,“我点了鳗重和石烧,还有赤茶水,稍等一会儿。”

  “别人怎么没有号码牌?”

  “我们没有提前预定,而且我们坐了高台,不是餐位,餐位按时间收费的,高台按人数。”

  “这家感觉华而不实啊!”舟舟坐在餐厅最高也是最便宜的吧台上,周围都是就坐餐位的人,她有些尴尬。

  “等我。”年楷到旁边的钢琴台上,调好麦的位置,配合指下轻柔的旋律,他唱着:

  “舟舟邂逅时如有清风拂面

  舟舟回首奈何已倾心一见

  陌上花开采薇河畔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侧过脸低了头

  从春朝到暮年

  犹记初见

  ……”

  周围的人都侧过脸看年楷表演,舟舟没有羞涩也没有感动,她看着舞台上流动的灯光,度日如年。

  年楷时不时看向舟舟,但她没有目光的回应,第一次告白的时候,舟舟说她需要一段时间,而现在他已经知道答案。

  热情的顾客经常鼓掌表示赞赏,年楷给餐厅的氛围升了温,上餐时店里送了两杯葡萄酒。

  “这儿的鳗鱼饭很好吃的,你尝一点吧,中午都没吃饭,下午就不能再饿着了。”

  年楷把鳗重推到舟舟这边。

  舟舟摇摇头,“我不饿,我味口很小的,真的。”

  “那石烧是你的了。”年楷指着牛排,“这个我特意给你点的。”

  “我吃不了这么一份,我……真的没什么胃口。”舟舟托着下巴,盯着玻璃窗外。

  年楷受了重创,他不知道是舟舟故意拒绝,还是彼此性格使然,他们真的很不合拍。

  年楷一个人吃完了整份鳗重,喝了两杯红酒,舟舟吃了几口牛排就放下叉子。

  傍晚,年楷带着舟舟回校园,一路无言,路灯把影子拉得长长的,舟舟的头发在风中凌乱地飞舞,她只想快点回宿舍。

  年楷把海报送到1号办公楼,因为不同路,舟舟选择提前下车走回宿舍。

  “路上注意安全。”年楷说。

  “好。”舟舟很快消失在转角。

  王梓义加入了校辩论队,这一周他要打两场校联赛,团队活动室也在1号办公楼,制定好策略后就地解散。

  王梓义下楼刚好碰到年楷,年楷抱着新媒体的海报迷失了方向。

  “请问新媒体部在这儿吗?”

  王梓义对这里也不是很熟悉,“我不知道新媒体部,你找谁啊?”

  “这是杭舟舟印的海报,我应该放哪儿?”

  王梓义以为遇到了舟舟男朋友,瞬间警觉起来,“你不是新媒体部的?”

  “对,我是陪她去打印了而已。”

  “你们是……朋友。”

  年楷感觉被盘问一样,“是,你不知道我再问问别人吧。”

  年楷抱着画报准备上电梯,但腾不出一只多余的手。

  “我帮你吧。”王梓义按了电梯,也走了进去,“我刚来,说不定能帮你找到,这儿现在已经没有人了,你会迷路的。需要我帮你吗?我看你抱不动了。”

  “不用。”年楷打量了王梓义一番,“你在这儿做活动?这么晚?”

  “我是辩论队的。”

  “辩论队不是社团吗?社团有办公室?”

  “有活动室,需要申请。”

  “乐队可以申请在活动室排练吗?”

  “当然可以。”

  电梯到了2楼,王梓义根据方向感很快找到了最边上的新媒体中心。

  年楷把海报放在办公室桌子上,墙上挂着部门成员的照片,大眼睛的舟舟在里面最靓眼,年楷看了一会儿。

  “别看了,走吧,这儿十点就断电了。”王梓义催促。

  进了电梯,王梓义忍不住开始问:“你和舟舟什么关系?”

  “同学,同班同学。”年楷随口一说。

  “哦,一个学院的?”

  “可不就是么。”年楷以为毫无破绽。

  “哦。”

  门口,年楷骑着摩托在黑夜中渐行渐远,王梓义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说谎,他究竟是谁?

  他到底是不是舟舟男朋友?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5/65577/4880937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