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们的小憧憬 > 第112章 访学

第112章 访学


  秋雅直播结束后,拨通陈立的电话。

  “你还没下班吗?”

  “我快了,你不用等我,先回去吧。”陈立站在街边。

  “你知道吗?这个月,咱们直播赚了一万多,难道不想庆祝一下?”

  “下次,这边有人点菜了,就不跟你说了。”

  “你在哪儿呢?我好像听到喇叭声了。”

  “啊?是餐厅楼下堵车了,好多司机不耐烦,摁喇叭呢!客人催了,拜拜!”

  “拜拜。”

  秋雅的第六感告诉她,陈立在撒谎。

  挂电话后,她直接去飞鱼餐厅,打听陈立的下落,大家异口同声。

  “陈立上个月就走了,也不知道还干不干。”

  秋雅坐在飞鱼餐厅,看着来往的人流,再一次拨通了陈立的电话。

  “喂……”

  陈立捂住听筒,待汽车疾驰远去,才敢回复秋雅。

  “喂?有什么事吗?”

  “你在哪儿呢?”

  “餐厅啊,你是不是出事了?怎么情绪这么低落?”

  秋雅把手机举在半空,收录着餐厅嘈杂的声音,陈立听到服务员那句熟悉的叫喊。

  “B款套餐,不要沙拉……”

  “秋雅,其实……其实我换工作了。”

  “什么工作?”

  “就一些零碎的兼职,发发传单、送送外卖什么的。”

  “为什么走呢?”

  “就是想换个环境,飞鱼……太多熟人了。”

  “噢,那你现在在外面吗?我想和你吃个饭。”

  陈立看着塑料篮筐里十几份外卖。

  “今天不行,我帮商店送货,正在车上呢。”

  “嗯,那你先忙。”

  秋雅点了飞鱼的健身套餐,坐在靠窗的位置。

  背后恰好是高彬,正和异地的女友通电话。

  “我不可能时不时过去看你,但你可以来找我啊。”

  “谁说女生就一定要被动了?”

  “我们只要心在一起,就足够了,你不用担心。”

  秋雅盯着窗外各餐馆的招牌,偶尔听几句高彬对女友的甜言蜜语,许多个傍晚,就这样悄然无声地过去了。

  凌晨三点,年级群里,出现了一张诡异的照片。

  照片出自余洋之手,记录的是凌晨哈佛的图书馆,一排排长桌上,黄色的台灯像一只只游走的幽灵,照着稀稀拉拉的人脸。

  第二天清晨,群里炸开锅,众说纷纭,羡慕已经抵达美国访学的人。

  余洋除了晒建筑、晒食物、晒自己,还晒一个出镜率极高的人。

  他就是Ben。

  余洋在威德纳图书馆遇到他,东部时间凌晨四点。

  当时的Ben正在查一本历史方面的书籍,余洋坐在旁边,捧着一本彩绘,盯着上面密密麻麻的拉丁文,渐入梦乡。

  “Excuse  me?”

  余洋睁开左眼,露出眼白。

  “Your  snoring  is  bothering  me.”

  余洋半梦半醒,抓住Ben的胳膊,像枕头一样垫在下面。

  Ben摇醒余洋,把手抽回去,气愤地实施谴责。

  周围几个学生黑着眼圈,不耐烦地齐刷刷看过来。

  “Ben?我见过你。”

  “What?”

  余洋把台灯对准自己的脸。

  “我!Me!”

  “Please  keep  quiet!”一个女生用笔指着余洋。

  余洋把台灯照到女生脸上,“Heavy  dark  circles  under  your  eyes!”

  趁女恐龙爆发之际,Ben及时出手,把余洋带离图书馆。

  两人坐在哈佛广场的台阶上,周围洋溢着异国情调的小饭馆、酒吧、工艺品店,用彩石、贝壳装点。

  余洋疯狂地用手机拍照,强行让Ben入镜。

  Ben挡住脸,“你拍得够多了,很多都是重复的。”

  “不重复怎么挑出好看的照片呢!”

  Ben盯着余洋的脸,“我记得你,你叫余悦!”

  “你竟然忘了?最后一次机会!”

  “林洋?林悦?”

  余洋把Ben的手拉出来,用笔在上面写下“余洋”二字。

  “Oh!余洋!我记起来了!在这里碰到你,妙不可言。”

  余洋傲娇地扬起嘴角,“你来这儿做什么?”

  “最近……加州不太和平,我在论坛上结识了几个哈佛的学生,他们约我一起研究psychological  motives  of  those  gunman,以及其他文化、制度因素,我们想呼吁更多rebellious(叛逆期)  children学会承担社会责任。”

  余洋看着周遭戎马的遗迹,远处剑桥区古老的教堂,几个印第安人正蹲坐在门前,串着手工项链。

  “你是逃到哈佛来了吗?”

  Ben尴尬地笑了笑,“可以这么说,但我只待几天。”

  余洋看了看时钟,“五点了,这里居然还有人,听说在美国,晚上十点以后出门很危险。”

  “分地区的,Massachusetts(马萨诸塞州)就相对安静,这里,哈佛,就更安静了。”

  “加州很吵吗?人很多吗?”

  “我是指Peace,你在这儿待多久?”

  “两个月。”

  Ben困倦的眼神开始变得兴奋。

  “我可以带你参观我们的学校吗?”

  “加州理工?你不是说那里不太安静吗?”

  “最近好多了,我们白天去,我会保证你的安全的,还有你给我的丘比特之锤,我涂了Lubricating(润滑油),但它还是生锈了,是我没有保护好它。”

  “你还留着呢?我舍友都在大扫除的时候扔了,已经锈透了,核桃都砸不开。”

  “不一样,那个是你送我的,我不会用它去砸核桃。”

  余洋体会到一丝宠爱的味道,她俏皮地靠在Ben肩头,拍下了第一张合照。

  林悦在吃饭的空档,托付给姜迪一件严肃的事情。

  “姜迪,姜迪!”

  “咋了?”

  “你学习这么好,考虑去益果果吗?”

  “你应该问舟舟,她现在是专业第一。”

  “不不不,她没有你讲得清楚。”

  姜迪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清楚?我可是平翘舌不分的人啊!”

  “你现在好多了,而且益果果录播课程已经结束了,现在需要编题的人,你去试试嘛。”

  “我不会编题。”

  “总结知识点也行!你先试试英语吧,最好入手。”

  “我?我六级一次比一次低……”

  林悦托起姜迪的双手,“不要担心,考不了高分,不代表不会总结啊!你现在除了每天看日漫,就是学日语,多无聊,编题练练手,还能提高英语成绩那!”

  姜迪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接下此项重任。

  林悦埋伏已久的计划,大功告成,只要找到合适的接班人,就可以全身而退了。

  林悦给明言发消息,“姜迪同意加入益果果了,可以放我走了吗?”

  “你这么着急走去哪?”

  “去追寻快乐。”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5/65577/5044204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