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们的小憧憬 > 第104章 解剖

第104章 解剖


  年楷以为默娜只是说说而已,他云淡风轻地笑着,没有回答。

  默娜问:“你不喜欢我吗?”

  “我把你当朋友。”

  “你是不是喜欢林悦啊?”

  年楷的眼神惊慌起来,“我也把她当朋友。”

  默娜凑近年楷的嘴唇,他急忙闪躲。

  “上次林悦离你这么近,你都没躲开!你肯定在撒谎,你都当我是你朋友了,这种事还要对我隐瞒吗?”

  “林悦的男朋友是詹森杰,你就别乱说了。我不希望她因为我一直被詹森杰误解,我也特别讨厌她一直把我当挡箭牌。”

  列车到站,男人顺着人群挤下去,林悦顷刻没了遮蔽,惊慌失措地向背后逃去。

  年楷恍惚间感觉背后有什么力量,迫使他下意识回头看,那个仓皇的背影,他再熟悉不过。

  “你看什么呢?”默娜四处张望。

  “嘘——”年楷用食指挡住嘴,“别说话。”

  他缓缓跟在林悦身后,列车再次发动,惯性作用下,她没来得及抓住扶手,便向后倒去。

  年楷从身后撑住她。

  林悦下意识扯住他的衣服,外套的拉链从上边“嗞溜”划下,掉在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林悦蹲下寻找着掉落的拉链扣。

  余光里,一只吉他靠在栏杆上。

  林悦抬头看,“是你?”

  年楷衣衫不整地趴到座位下,用拇指按住拉链拖了出去。

  默娜惊呼:“林悦!你在车上多久了?”

  “我……刚上来。”

  年楷心知肚明,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林悦。

  “拉锁坏了,这可怎么办?”默娜盯着年楷手里变形的扣子。

  “回学校再说吧。”年楷装进兜里,站到走廊对岸。

  默娜趁着机会,逼着大家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林悦,你和詹森杰还好吗?”

  “分了。”

  默娜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年楷。

  “那他为什么今天还去找你?你把他甩了?”

  “我们一小时前,和平分手。”

  “是因为年楷吗?”默娜试探着。

  “不是。”

  年楷看了一眼缩在角落的林悦。

  “你今天出什么事了吗?”

  林悦眼眶微润,“我……回去把钱转给你。”

  列车到站,默娜在门外等着年楷拿吉他。

  车门关闭,林悦只身倚在玻璃上,列车缓缓驶向高铁站。

  陈立在飞鱼餐厅的后厨,找到了寒假的代工,又回到最初的起点,唯一欣慰的是,这里的主厨很专业,并且不多言语。

  陈立正往面粉盆里加水,另一个打荷厨师火急火燎地从旁边挤过去,不小心推了陈立一把,整勺水冲进面盆,混汤从台面溢出来,流到地上。

  “唉呀!”主厨皱着眉头,抬起脚躲着地上袭来的洪水。

  “不好意思!”陈立四下找着清洁工具。

  “你看!快浇到凉菜盘了!”主厨用铁勺指着陈立,“用衣服!赶紧擦!”

  陈立怔住,看了一眼雪白的袖子,把工作服脱下来,拦住四散蔓延的面糊。

  “唉呀!直接用胳膊不就对了,看着真急眼!”主厨叽里呱啦埋怨着。

  打荷厨师从冷库出来,看见腌制的菜盘下浸着白色的汤水,大跳起来。

  “妈啊!不得了!谁干的?”

  陈立拿着脏兮兮的工作服,站在过道。

  “用一下!”打荷师抢过工作服,浸在各色杂糅的汤汁里,一股脑往下水道推去。

  “三号桌的腊汁肉!”服务员在后厨门口催促到。

  “马上来!”打荷师骂骂咧咧地抢救着顾客的菜品。

  陈立站在下水道口,看着盘成一团污浊不堪的衣服,心里很不是滋味。

  “谁弄的啊?”打荷师问。

  主厨冲陈立咧了咧嘴。

  “嘿,空得一副皮囊了。”两人相视一笑。

  秋雅在教室门口,就闻到一股浓浓的福尔马林的气味。

  一个医学专业的学姐在背后恐吓道:“铁皮箱子里是死尸,等会儿你要取出他的内脏。”

  秋雅浑身汗毛竖起。

  “不是……解剖兔子吗?”

  “都大三了,还跟兔子过意不去,到时候怎么给人看病啊?”

  秋雅看着解剖室墙面的海报,不小心碰到一块人脑模型,软塌塌的胶质感,让秋雅泛起一阵恶心。

  老师讲解了遗体捐献方面的知识,紧接着打开了大柜,里面躺着一具皮肤发黑的尸体,身体修长,头发花白。

  大家围着遗体默哀一分钟,然后深深鞠躬。

  秋雅把口罩盖到半只眼睛下,心有余悸地跟在学姐身后,观察了分离后的皮肤和筋膜。

  秋雅觉得眼睛有些不适,学姐帮她滴了几滴一次性眼药水。

  “这个味道慢慢适应就好了。”

  实验结束后,学姐悄悄带秋雅到隔壁标本室,观看人体器官的实景标本,在看到一具浸泡的绿色婴儿尸体标本后,秋雅捂住胸口冲出教室。

  “你没事吧?”学姐尾随,“以后这种场景是常有的事,你要习惯啊。”

  秋雅靠在通风处,缓了一会儿。

  高彬从研究生实验室出来,碰巧看到靠在窗口,面色苍白的秋雅。

  “怎么了?”

  “她有点受不了福尔马林的气味”学姐解释。

  高彬从白大褂的口袋里,取出两只包装完整的加厚口罩。

  “这个密封性好,你多带几层。”

  “老师,我也要!”学姐眼巴巴地看着高彬。

  “没了。”

  学姐颇为羡慕地看着秋雅,“这种口罩一般都是研究生、博士生才有的,老师给了你两个!”

  “就是厚了一点么。”秋雅透过光亮,把口罩举起来看。

  “这里面的活性炭就是普通口罩的好多倍,还透气!”

  “噢,你要吗?给你一只。”

  学姐像看到无价之宝一样,双手捧过去。

  再一次进解剖室,秋雅果真没有闻到之前那么刺鼻的气味了。

  学姐跟周围的女生炫耀,“看!高彬给的。”

  “真的假的?”

  “天哪!我也想要!高彬真的太帅了!”

  “高彬在哪?”

  学姐傲娇地撅着嘴,“走了,但是我可是面对面和高彬说过话的人。”

  女生们纷纷说:“我以后读研,要是能碰到像高彬那样的导师,别说做研究了,博士后我都读的下去。”

  “肤浅!”几个男生不屑地说。

  “你们是吃醋吧?”女生们嬉笑着。

  秋雅开始适应实验室的生活后,时常提前过去熟悉各种仪器设备,尝试独立完成指导书上的解剖和制片过程,遇到难题的时候,去对面的实验室,总能找到高彬解答。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5/65577/5048912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