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们的小憧憬 > 第97章 问候

第97章 问候


  多日不见,屏幕上的男生完全变了样子。

  他真的是许少?

  “听说你病了?”许少的背后是红色的圆形舞台。

  “已经没事了,你在哪儿呢?你们是有演出吗?”年楷坐在排练厅。

  许少把手机举起来,绕现场一周。

  “我们在音乐嘉年华的现场,我们的任务之一,就是现在临场出一首完整编曲,一会儿等舞蹈老师过来,给我们分配动作。”

  “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年楷笑道,“你不是一直很傲娇的吗?”

  “在这儿不好混……”

  “什么?我听错了吗?这是许少吗?”

  “说真的!我韩语学的特别差,舞蹈动作也不协调,这些老师就不让你安安静静地唱歌,非得加团舞,一段加一次,我才发现我记性这么不好。”

  一个带着蓝色美瞳的男生,在屏幕前比了个剪刀手,“嗨!”

  许少搭着他的肩膀,“这是Mark,我们队长,地地道道的武汉人,全队也就他最照顾我了。”

  Mark在旁边用韩语交流着,说完后,急忙拍了拍许少的肩膀,“快走,指导来了!”

  最后一个画面,定格在许少回头的瞬间,他焦躁不安的眼神卡在屏幕上,年楷仿佛体会到他的那种异乡飘零感,找不到自己的归属。

  “网太卡了!不说了……”许少的音频断断续续传过来。

  “好。”年楷看着屏幕上“通话已结束”几个字,竟有些不舍。

  曾经的“年少有为”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单飞的成员,他们散落在世界各地,如果有缘再会,一定是宇宙无极的乐队。

  尚泊清在键盘上敲下“元旦快乐”。

  网友回复:“你也快乐!公寓设计得怎么样了?”

  “我就自己画着玩玩,肯定没有实力去参赛的。”

  “你要相信自己,现在不是到处都贴的‘创客空间设计大赛’吗?你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呢?”

  尚泊清感到疑惑,“你那里也有‘创客空间’?”

  对方迟疑了几秒,“众创空间应该哪儿都有吧?”

  “你的在哪?”

  “就地铁口,我记不清了,就匆匆一瞥。”

  尚泊清依旧怀疑,网友会不会就是校友?最近发起的设计赛,只局限于学校里面的创客空间,怎么会把广告打到地铁站去,学校的创客中心没有那么多钱。

  “你是不是大学生?”尚泊清终于提出了这句话。

  对方迟疑着,“保密。”

  “这有什么?我们只是在互联网端交流,又不涉及什么隐私危险,说自己是大学生怎么了?我又不讹你钱。”

  对方发了个憋屈的表情。

  尚泊清回复:“好吧,那你是男是女啊?”

  “你也没告诉我,你是男是女啊?”

  尚泊清打了个“男”字,又迅速删掉,他怕对方也是个男生,而且是个想找女朋友的男生。

  “算了,不问了,还是互相保持神秘感吧!”

  对方发了个“赞同”的表情。

  秋雅把陈立之前送自己的奢侈品,拆了包装后偷偷塞给弟弟。

  “这是什么?”飞飞拿着红色锡箔纸包的几何体。

  “巧克力,很好吃的!不要告诉奶奶噢!”

  飞飞剥开吃了一颗,甜腻的可可味唇齿留香。

  “哇!好好吃!”飞飞舔着嘴唇。

  陈立在一旁憨憨的笑着。

  飞飞一看到陈立,立马就不笑了,他走到姐姐身后,故意把自己挡起来。

  秋雅有所察觉,抱住弟弟说:“飞飞!这是陈立哥哥专门送给你的!”

  飞飞把手里剩下的几颗放回秋雅的书包。

  “飞飞!”秋雅的语气夹杂着苛责。

  飞飞看到陈立,总觉得他在嘲笑自己脸上的白斑,像班上最讨厌的那个男生一样,用同样怜悯而嘲讽的目光,刺激着埋藏在心底的自尊。

  陈立收敛笑容,一只胳膊就把飞飞抱起来。

  “天哪!”秋雅摸了摸陈立手臂上的肌肉,“你……看起来很瘦弱……”

  “这是模特必备的素质,有时候要拍裸身特写,还有特定的服装,都需要模特有健美的曲线,才能把设计师的衣服撑起来。”

  飞飞把两只手摁到陈立的胸脯上,压下去又弹上来。

  “啊哈!”飞飞笑了。

  “你摸这里!”陈立把飞飞的手放在弘二头肌上。

  “哇——”飞飞惊叹着。

  陈立趁机在飞飞脸上亲了一下。

  飞飞愣住,大大的眼睛里闪着窗外的皑皑白雪,他以为面前这个大哥哥,是嫌弃自己的……

  飞飞挣脱陈立的怀抱,一溜烟泡进了自己的小房间。

  陈立有些担忧,“我是不是吓到他了?”

  “他比别的孩子敏感,可能不喜欢皮肤接触,没事的,我看得出他已经原谅你了。”

  小房间的门又开了,飞飞捧着纸板折成的哪吒,欢呼雀跃地跳过来。

  “你们看!”飞飞站在陈立面前。

  陈立接过模型,赞叹道:“你自己做的?原来飞飞是个小天才!”

  秋雅也张开嘴巴,惊呼:“飞飞太厉害了!这是什么时候折的?我都没发现!”

  “这是手工作业,我得了满分!老师说我有天赋成为工业设计大师。”飞飞骄傲地说。

  “我也觉得!”秋雅连连点头,“送给我吧!”

  飞飞抿着嘴唇,显得很为难。

  “舍不得送给姐姐?”秋雅终于绷不住笑意,摸着弟弟的头发,“姐姐逗你玩呢!”

  一尺深的积雪堆在院子里,傍晚时分,天地同色,如晨光启明,分不清昼夜。

  陈立攥起一团雪球,紧紧捂在手里,“北方的雪真的不会化!”

  “啪!”飞飞扔过来一大团雪球,砸在陈立衣服上。

  秋雅顺手拾起一团雪砸回去,飞飞巧妙闪躲,站在雪地里扭着屁股,“打不到!打不到!”

  秋雅气呼呼的又盘起一团雪。

  “啪!”

  陈立把手里的雪球打出去,飞飞又躲过一劫,拍拍自己屁股,“打不到!打不到!你们还没我同学玩的好呢!”

  秋雅站起来,追着弟弟到处跑,“还炸上天了?看我好好收拾你!”

  飞飞故意把姐姐引进提前设好的雪坑里,秋雅一脚才进去,吃了个大跟头。

  陈立按捺不住,要为秋雅报仇,奈何在打雪仗这件事上,实在不敌飞飞身手矫捷,他只得使蛮力,腾空一跃把飞飞压倒在雪地里。

  “哈哈哈……”

  暮光下,飞飞躺在陈立背上,肆无忌惮的笑着。

  陈立气喘吁吁,向半米处的雪坑里伸出手。

  秋雅漾起笑容,拉住他的手。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5/65577/5053244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