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们的小憧憬 > 第79章 网友

第79章 网友


  图书馆飘荡着老书陈酿的纸香,一排排红木色的书架间,流动着恬静内敛的读书人。

  尚泊清坐在靠窗的圆桌上,在笔记本电脑上打着字。

  “是吗?我也觉得对材料的改性,往往比单纯的外形设计或类别应用重要的多。”

  对方回复道:“难得有这么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

  尚泊清霁颜一笑,与电脑对面那个素未蒙面的网友,相交已经有两个月了,这段时间里,彼此相谈甚欢,与陌生人偶然合拍的默契,让尚泊清重新找回自我。

  和网友聊天,他不再深陷舍友们排挤的眼光中,这个世界仿佛又多了几分光亮。

  “你是学化学的,工作了吗?”

  尚泊清翻开手下的《建筑装饰材料与工程》扉页,静候网友的答复。

  “嗯……你呢?”

  尚泊清想了一会儿,“保密。”

  “我也保密。”

  尚泊清解颐,在交谈和涉猎中,度过了美好的周末。

  舟舟坐在沙发上沉迷于淘宝无法自拔,王梓义端来两杯亲手制作的燕麦酸奶,柔声问:“看什么呢?有男朋友好看吗?”

  “没有。”舟舟停下来端起杯子泯了一口,“好喝!”

  随后给王梓义送上大大的香吻。

  “你又刷淘宝呢?”王梓义瞥见舟舟漫出来的购物车。

  “就有个喵喵币的活动,可以抽到免单奖,你也快给我助力。”

  “这就是把你刷流量的消费,转嫁到淘宝购物上,来来去去还是原来的价值,没有你想的那样,优惠好几百。”

  舟舟泱泱不服,“本来就有中奖机会啊,你又和我抬杠。”

  “我没有~”王梓义垂着眉眼,委屈巴巴。

  “那你陪我一起玩。”

  王梓义不情愿地拿出手机,看到来自宁苒的未读消息。

  “宁苒来消息,问我愿不愿意参加创新类比赛项目。”

  “我又不是你,我怎么知道。”

  舟舟用杯子挡着脸。

  “那我就去了。”

  “嗯。”舟舟由于紧张,一直举着杯子放在嘴边。

  “你放心,我们就只是参加比赛而已。”王梓义凑到跟前小心翼翼地安慰。

  “我没有多想。”

  舟舟手里的杯子不知不觉倾斜下来,酸奶洒在衣服上。

  王梓义急忙从桌子上抽出一沓纸,帮忙清理着衣服上的污渍,他看着舟舟闪躲的眼神,知道她毕竟还是介意的。

  “行了,我来吧。”舟舟把杯子递给他,用纸巾擦拭了起来。

  宁苒这个名字,不知不觉变成了压在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只要他轻轻一吹,两人建立起来的感情就轰然倒塌。

  他本以为足够公开透明,把交往暴露在舟舟的目所能及之处,能完全消除误解甚至隔阂,但终究是想错了,谈恋爱就是一场自私的旅行,第三者不仅不能僭越,更不能有出现的机会。

  如果说隐性风险会增加动荡,在恋爱中,一个充满威慑力的第三者,会把爱情震荡得支离破碎,王梓义越来越感悟到恋爱中的真理,他也倍加珍惜,哪怕如履薄冰,也要维系与杭舟舟来之不易的缘分。

  相反,詹森杰往往是最放荡不羁的那一个,恋爱经?不存在的!

  他加入了宁苒的创新项目——“基于金融素养中介效应,分析农村集资股份经济改革对收支的影响”。

  宁苒在去食堂的路上问詹森杰:“所以……你有时间下村吗?”

  “应该没有。”詹森杰打完网球赛,肩上披着衣服,不走心地回答着。

  “好吧,我就知道你不靠谱!”宁苒瞥向另一边。

  “到时候再说吧!我现在同意,也不代表那一天刚好有空,万一耽搁,那不就是我放鸽子喽?”

  “你没有过计划吗?”

  “人算不如天算。”

  宁苒无奈地摇头,两人结伴进了快餐店。

  秋雅站在门口张望了许久才缓缓离去。

  晚上十点半,尚泊清拿着笔记本回了宿舍,舍友们正围在一起组团开黑,占据了他的桌椅。

  “快快快……跟上,在我右面那!欸,你倒是攻啊!猪队友没救了……”

  尚泊清无可奈何,早早地去水池洗漱,随后上床躺下。

  他打开笔记本,看到网友上线了。

  “你每天都干嘛呢?一直上线?”尚泊清飞速地在键盘上敲打着。

  “你不也是……”对方秒回。

  “在阿尔兹海默论坛里看到你了,你也对这方面感兴趣?”

  “我外婆就是这个病,我想多了解一些。你呢?你不也在里面呢?”

  “我在想服务这类老年人的社区,能专门有一种适合邻里居住的户型,对他们安全健康、康复治疗有促进作用。”

  “那真是两全其美的事,你设计的怎么样了?”

  舍友们刚结束激烈地战斗,回头意味深长地看着提早上床的尚泊清。

  一个舍友问:“泊清?不下来开两局?”

  他笑着摇了摇头。

  一个舍友问:“你天天泡图书馆不闷得慌吗?经常看你敲键盘,是写小说吗?”

  “没,聊天呢。”

  一个舍友讥笑道:“大老爷们,有什么天不能跟我们聊?要躲在床上去,怕我们发现啊?”

  众皆哗然,纷纷应和:“是呀,跟哪个‘他’聊着呢?都是自己人,没什么不光彩的!”

  尚泊清的脸色蜡黄,沉默着从床上爬下去,局促不安地出了宿舍,拿着笔记本电脑到走廊端头的窗台口透气。

  舍友们模仿着他阴柔的行走姿势,谈论着他原先在水建学院的传说。

  一个舍友虚张声势,高举着臂膀,“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他们在荒无人烟的田野……”

  “不,是校园的犄角旮旯!在那里相拥……”

  “相拥……哈哈哈……”

  “或许……还有进一步的亲密动作。”

  “肯定有,不然没有那么大的响动,还被人发现了。”

  “神奇在‘犄角旮旯’都被人发现了,真不知道那个发现的人是打算去那儿做什么?”

  “可能都想一块去了……”

  “有道理!哈哈哈……”

  尚泊清站在窗口,深秋的风从外面刮进来,他的大脑炽热而空白,当初转专业是为了在新环境里,开启全新的生活,没想到校园这么小,一个人、一句话,从东头流到西头,添油加醋、枝辞蔓语,活活把人缝进被子里,无助而憋屈。

  网友依旧在线,发消息问他:“你是打算自己设计吗?”

  尚泊清重整心情,倚着窗户写到:“你愿意和我一起设计吗?”

  “我不会。”

  “我也才起步,今天刚去图书馆看了这方面的书。”

  “图书馆?你在大学?”

  尚泊清含糊其辞,“市里也有图书馆。”

  “噢,我这里也有图书馆,说不定什么时候能碰上呢!”

  “你在哪儿?”

  “西安。”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5/65577/5070428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