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们的小憧憬 > 第71章 火车上的歌声

第71章 火车上的歌声


  绿皮火车缓缓进站,人流如织,姜迪带着老乡被人群推着往前挤。

  工作人员多次前来维持秩序,队伍移动着,变成一条条歪歪扭扭的曲线。

  “真的要夜爬吗?”林悦抱着800毫升的暖水杯,心里忐忑不安。

  “对啊!我们要看日出啊!”姜迪兴奋地吼叫着。

  詹森杰拖着黑色的大布包,这个背包是姜迪老乡专门从郑州大学坐火车,一路扛到西安来的,里面配备了齐全的户外用品。老乡帮姜迪和林悦提着行李,挤在密压压的人头里。

  “沉!”詹森杰颇不情愿地看着丑丑的大布包,随时都想丢在身后。

  “你好好拿着!”林悦拍了拍背包上的尘土,“这是别人的,你在地上拉扯坏了!”

  詹森杰无动于衷,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写满了抗拒。

  火车向华阴县驶去,老乡用地道的郑州方言,对姜迪讲述着1983年华山抢险的故事。

  詹森杰和林悦恰好坐在背面的沙发上,他模仿着老乡的口音:“左接吧右接吧……”

  林悦边笑边拍他,“你还学人家说话,你自己都平翘舌不分!”

  “喂,教你几句!”詹森杰弯了弯四指,“过来!”

  林悦凑上前,听他说了一堆听不懂的粤语。

  “什么啊?”

  “这都听不懂?”

  林悦摇头,“鹅候宗意内?听不懂。”

  “你没救了!”詹森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这么肉麻的话都听不懂,以后别指望我给你浪漫了。”

  “你说啊,什么意思嘛?”

  前一节车厢突然想起吉他声,伴着熟悉的男低音,轻轻吟唱着《身骑白马》。

  林悦好奇地站起来,“有人在唱歌,你让让。”

  “不让。”

  林悦踩着詹森杰的腿跳了过去,他恼火地跟在后面,“你能不能温柔一点?越来越野蛮了!”

  林悦循声赶去,看到“年少有为”的六个成员正坐在一起打节拍,车厢上乘客也跟着拍了起来。

  “我爱过,跨不过,从来也不觉得错

  自以为,抓着痛,就能往回忆里躲

  偏执相信着

  ……”

  詹森杰停在两节车厢的中间,撇着嘴,拿出手机漫不经心地刷着短视频。

  一曲唱罢,林悦激动地鼓着掌,许少指了指年楷背后。

  年楷回过头,林悦笑魇如花,“你也去华山?”

  “我们乐队团建。”

  原本只有五个人的乐队,现在多了一个齐肩短发的女生,圆圆的小脸躲在许少身后,看起来恬淡娴静。

  “她是我们的队花,架子鼓打得特别棒!”年楷介绍到。

  林悦笑着打了声招呼,女生浅浅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另一个贝斯手调侃道:“许少你赶紧退位,你女朋友打得比你强多了!”

  许少对视和女生对视了一眼,目光里流露着浓情蜜意。

  “你们几个人一起来的?”年楷问。

  林悦转身示意,詹森杰朝乐队假笑着,“你们好!”

  年楷看了一眼倚在门框上的詹森杰,一副狂傲不羁的架势,回头继续和乐队聊天,把詹森杰凉在一边。

  林悦下意识靠到詹森杰手边,拉住他说:“回吧。”

  詹森杰有些不爽快,“年楷!把吉他借我用用。”

  年楷面无表情地把吉他递出去,詹森杰调了音调,熟练地挑拨着琴弦,为车厢里的乘客献上《红玫瑰》。

  “梦里梦着醒不来的梦

  红线里被软禁的红

  所有的刺激剩下疲乏的痛

  再无动于衷

  ……”

  姜迪和老乡也赶过来听热闹,两个人热火朝天地用河南话讨论着。

  许少时不时瞥一眼年楷,仿佛面瘫一样表露不出任何痕迹,许少在去年迎新晚会化妆间,见证年楷对林悦歌喉的一见倾心,从那时起,他就笃定,两个人一定会有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发生,相较于詹森杰的花花肠子,林悦这种类型的女生,最适合年楷这种温柔体贴的暖男。

  詹森杰唱完后盯着林悦问:“我们俩谁唱的好听?”

  “你!”林悦脱口而出,虽然违背了自己的内心,但只有这样才能平息彼此的争执。

  詹森杰满意地对乐队行了个谢幕礼,把吉他扔给年楷,一副大获全胜的模样。

  “走吧!我们回去。”詹森杰牵着她的手,从围观人群中挤出去。

  许少把桌子上的铁托盘“叮叮叮”在年楷面前敲着。

  “你也太没有气势了,我要是你,我可忍不了。”

  年楷没有理会许少,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把吉他调回原有的音调。

  老乡在耳边窃窃私语,“你舍友好像很抢手的样子。”

  “从哪看出来的?”

  “这还看不出来?”

  姜迪疑惑地左右张望,“你是说‘年少有为’想挖林悦过去?”

  华山的铁索栈道有“天下第一险”的美誉,林悦拽着铁索,映着微醺的灯光,在夜色下的垂直坡体上努力地攀爬着。

  詹森杰和姜迪“噌噌噌”走在最前面,留林悦和河南的男生走在最后。

  “你跟……姜迪……什么时候认识的?”林悦三步一个大喘气。

  男生吃力地摸着岩壁爬行,“我们……很小就……认识了……”

  “哈哈哈……”林悦笑着笑着把自己呛到了,“咳咳咳!”

  “你……慢点……”男生气喘吁吁地护在后边。

  “没事,咳咳!我就是觉得咱俩……太弱了。”

  “你男朋友很随性啊!”

  “他才不会跟我慢慢爬呢!”林悦回头看了一眼,脚下百米深的深崖隐匿在黑暗里,“天哪!我怕我会掉下去!”

  “没事,你别回头看就行!”

  林悦一紧张,踩在一块石头上,身体往后倾倒着。

  “欸欸欸——”男生急忙扶住她,身体不由自主地倒向后边。

  “啊啊啊——”背后的游客一个接一个推着前面的后背,尖叫声回响在山谷。

  姜迪远远听见后面传来骚乱声,问詹森杰:“林悦不会有什么事吧?”

  “这点路能有什么事?”

  “哎呀,你快去看看吧!”姜迪火急火燎地催促到。

  詹森杰被游客冲向前方,难以逆行,山体挡住了下行的视线,他看不到林悦在哪儿,千米的空谷回荡着哄乱的声音,他开始惴惴不安,漆黑的攀山队伍里,他把她弄丢了。

  “林悦!”

  没有人回应。

  “林悦!”

  姜迪也跟着喊起来。

  “快走快走,把路封住就危险了!”游客赶着两个人往前走。

  第一声呼唤时,她隐约听到了。

  其后再也没听到任何呼喊。

  余光里,除了不见五指的夜空,只有一个不熟悉的异乡人陪伴着她,这种情景一次,两次,三次……在各个地方重演着,记忆里好像没有哪一次危机的时刻,他相伴左右。

  早已习惯身边有个长不大的男孩,不代表愿意一如既往,在黑暗中只身独行。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5/65577/5077503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