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们的小憧憬 > 第68章 情报

第68章 情报


  “你是找林悦吗?”

  秋雅在餐厅问詹森杰。

  “你是谁?”

  “我昨天给你刷了一碗面,你应该不记得了吧?我在餐厅打工,今天下班早,你走来走去,是在找人吗?”

  “你是她们的朋友?”詹森杰打量着穿着老土的田秋雅。

  “嗯,她和姜迪把饭带回宿舍了。”秋雅盯着詹森杰,他头上那顶帽子不知道是什么品牌,但看着价格不菲。

  “噢……行。”詹森杰转身准备离开。

  “你是林悦男朋友吗?”

  詹森杰回头,过了这么久,见了那么人,今天终于有一句说到心坎里的话了。

  “对啊,不然我为什么要天天来这儿找她。”

  秋雅摆出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可是……可是林悦经常跟‘年少有为’的人一起吃饭,她好像有些躲你的样子。”

  “年少有为”四个字刺耳地钻进詹森杰的脑海,听秋雅的形容,他眼前都能浮现出画面了。

  “我也正要走,要不一起吧!”秋雅走上来,和詹森杰并肩齐行。

  “你在这打工,经常看到他们吃饭吗?”詹森杰顺藤摸瓜,借此机会,想问清楚压抑在心底的疑团。

  “每周都有两三次吧,乐队的人会背吉他之类的,我应该没看错。”秋雅不断释放着信息,企图建立更多的共通话题。

  “背吉他!”詹森杰苦笑,“除了年楷,还能有谁?”

  秋雅拍着额头,“对!年楷,是那个……乐队主唱吧!他唱歌特别好听。”

  詹森杰神情阴郁,“你们是不是都喜欢那种又会唱歌,又会撩妹的男生?”

  秋雅捂住脸一副娇羞的模样,“有吗?我是不是表现得太明显了?”

  “我也会唱歌,也会撩,你们怎么不喜欢我呢?”

  秋雅心头震颤,余光里的詹森杰英俊潇洒,他又说了这样的话,很难让人不心动,她害羞地低下头,看着地上的鹅卵石,一块块从脚底掠过去。

  詹森杰并未察觉秋雅的心动,他指的是林悦。

  在她面前,自己的人格魅力怎么就轰然倒塌了呢?那个年楷有什么与众不同的闪光点,以至于和林悦吃个饭都有说不完的话。

  “你叫什么名字?”詹森杰看了一眼低着头的秋雅。

  “这样吧,我们加个QQ,以后要是你女朋友有什么动态,我在餐厅当场给你回复。”

  “你还挺懂!”詹森杰感到意外,没想到打扮土里土气的女生,反应倒是挺快的。

  “田秋雅。”詹森杰看着备注,忍不住问,“你是电影里那个秋雅吗?”

  “马什么梅?什么冬梅?”秋雅模仿着电影里的桥段,逗得詹森杰捧腹大笑。

  “你真的太好玩了!”詹森杰扬起手,“合作愉快!”

  秋雅没反应过来。

  “嘿,让你击个掌!”

  秋雅抬手落了个空,詹森杰调皮地把手收了回去,“走喽!”

  秋雅站在原地,这个人这么近,却又那么远,似乎不可企及,但她只要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就会甜甜的,比小时候吃的麦芽糖还甜。

  姜迪从跆拳道回来后,要宣布惊天动地的好消息,林悦迫不及待地扑上去:“怎么了怎么了?”

  “林悦!你被盯上了!”姜迪故弄玄虚。

  “谁盯上我了?”

  “猎头明言!”

  “什么嘛?你快点说,是不是想急死我!”

  姜迪撸起袖子,拉过椅子,坐在对面娓娓道来。

  “今天我碰见明言了,他让我无比请你加盟‘益果果’学习社,祝他一臂之力。”

  林悦一听到“益果果”,就想起那些每天送水果的三轮摩托车,车前坐着抽烟的男人,马夹上脏兮兮的。

  “我不卖水果!”

  “学习社!学习!是让你去当老师,开授辅导班!”

  林悦还沉睡在朦胧中尚未清醒,“不会是尚泊清发起的吧?”

  “尚泊清?跟他有什么关系?”

  林悦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一飞冲天,同时被几个人相中了老师这个身份,她可从来没上过课,怎么保证给别人讲透彻?

  “那不是误人子弟吗?”林悦摇头,“不去不去,我这一天作业多着呢!还要考证什么的,抽不出时间!”

  “有工资的,名言说一节课下来最起码……一千是有的!”

  “那我试试吧!”林悦想着即将到来的国庆和双十一,突然陷入贫穷的恐慌中。

  “你这人,就是个财迷!”姜迪点着手指头,对林悦见钱眼开的行为表示不耻。

  林悦觉得这句话有些熟悉,以前她也这么说林愉,说她那么拜金,以后肯定傍大款。

  生活没有那么绝对,在资本面前,只要正道凌然,一个贫穷的大学生谈什么原则?怕什么误人子弟?这叫共同成长。

  这一天,恰好又在餐厅遇到年楷,两个人坐在一起,一举一动都逃不开秋雅的法眼。

  “你怎么经常在清真吃啊?”林悦喝了一口孜然汤,这个味道她也忍受了一个月了。

  “你不也是,现在都来清真吃了,不是有什么非洲猪瘟吗?吓得都跑这儿来了。”

  一个抱着一箱抽纸的男人走过来,往桌子上放了张广告单。

  “同学,耽搁你们几分钟,我这发传单也不容易,你们用微信扫一下那个二维码,我给你们每人送包抽纸。”

  年楷有些警觉,示意林悦不要轻易扫码。

  “没什么,餐厅经常有这种,相信我,送纸巾噢!”林悦扫码后,拿到一小包抽纸,“才这么点。”

  男人笑嘻嘻地致歉:“再大点,我发传单的工资就没了。”

  男人把广告单推到年楷跟前,“同学……”

  年楷摆了摆手。

  男人走后,年楷心有余悸,“许少前几天卖微信号呢,一个号一百元,你想想那些微信号去哪儿了?”

  “肯定是社会上的刷票组织收过去了呗。”林悦抽出一张纸擦了擦嘴。

  “许少卖一个微信号一百元,你帮人家扫码,就这么一小包纸巾,你信他说的‘发传单的钱都没了’”那话吗?

  林悦觉得年楷太谨慎了,平时这种小恩小惠都不存在多大风险的,骗骗他就时时刻刻会被骗了?那几率亿分之一不到。

  “没事的,我们宿舍原来还刷单来着,一笔能赚六块到二十块钱,跟姜迪在餐厅打两小时工差不多,我们还不累。”

  年楷觉得骇人听闻,餐厅的柱子上贴着“谨防网络诈骗”的警示海报,依然有人奔着“亿分之一的风险不会砸在自己头上”的侥幸,堕其术中,那时江心补漏也无济于补。

  高峰期过后,秋雅给詹森杰拍了照片,汇报现场的情况。

  詹森杰正吃着自助,收到秋雅发来的消息,大发醋意,又觉得这件事别扭,田秋雅怎么随便给人拍照呢?

  他在杂物区放下餐盘,赌在清真门口,年楷恰好和林悦并肩而行,三人对视着,詹森杰等林悦解释。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5/65577/5082921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