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们的小憧憬 > 第36章 姗姗来迟的告白

第36章 姗姗来迟的告白


  “我要不要告白?”

  这是余洋清醒后问舍友的第一句话。

  “告!”

  “你悠着点!”

  “万一学姐不喜欢女生怎么办?”

  余洋点着手指头,心里七上八下,告白这种事她第一次做,而且还是对女生。要普通一点的,还是要浪漫一点的?余洋策划了上百次告白学姐的场景,可内心始终很怂,公开对同性的喜欢不是多光彩的事,还是“地下”比较保险。

  余洋从柜子里挑了许久不穿的花褶裙,去发廊拆了脏辫,剪了齐耳短发,像学姐那样,把靠头皮的头发全都剃掉,她没有耳洞,就戴了耳夹,娘气地走在回去的路上,随手采了一枝迎春花。

  隔着网,余洋看到短发学姐正和一群女生打半场赛,她随手把迎春花盘成了圈戴在头上,冲学姐招手。

  学姐并没有注意到她,篮球受惯性飞出了篮板,砸到了一个女生的脚上。

  “没事吧?”

  “有点疼。”

  学姐蹲下来细心地检查,并且帮受伤的女生揉了脚,余洋隔着球网看到这一幕,学姐关心别人的神态,原来和关心自己一样。

  真的自作多情了?

  余洋趴在网面上,看着学姐的一举一动。

  “余洋!”学姐站起来呼喊,“打球啊!”

  余洋指了指自己衣服。

  “没事,过来玩嘛!”

  学姐的笑依旧那么帅气,余洋一路小跑到球场,站在边上加油助威。

  或许是换了个视角,余洋才发现,和学姐做亲密动作的女生不在少数,似乎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女生”。

  余洋试探着喊了一句:“学姐我爱你!”

  短发学姐不笑了。

  “我有女朋友。”

  学姐这句话如雷轰顶,余洋举着迎春花环,呆若木鸡。

  首战失利,在预料之中,也在预料之外。

  学姐确实是同性恋,但余洋却不伤心。如果喜欢对方,告白被拒应该像死过一回一样,可余洋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还有些惬意。

  “学姐厉害啊!”余洋冒出一句赞叹。

  再和学姐一起吃饭,那种奇妙的感觉又消失了,余洋以为的同性恋并不存在,她依然喜欢男明星,依然时不时对路过的帅哥抛媚眼,生活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

  有些事,尝试了才会明白:理儿就是那么个理儿,事儿也不算个事儿。

  陈立当平面模特期间赚了七八万,攒这些钱像藏宝贝一样,生怕老板发现,每当出席重金活动,穿的衣服没有达到上万的档次,陈立都向老板解释自己存不住钱。

  “存不住,还是女朋友不让存?”老板拍着陈立肩膀,“男人嘛!谁还没个私房钱?告诉你女朋友,这是工作需要。”

  陈立假装虚心接受。

  生意上的暖季过去了,老板给陈立放了半周的假期,让他回去看看女朋友。

  陈立在地铁上攥着银行卡,激动地说不出话,地铁站行色匆匆上班族的生活,仿佛都没有他心中的那份憧憬美好,一站站的红灯点亮,离学校越来越近了,他深呼吸打给秋雅。

  “秋雅,我回学校了,你在哪儿呢?”

  “什么?怎么突然回来了?听电话里很吵,你在车站吗?”

  “对,我迫不及待地要见你了!”

  “可是我今天一天都在实验室……”

  “没事,我去找你。”

  地铁到站了,拥挤的人群逆着陈立的方向,又哗啦涌入了车里,陈立站在柱子旁笑着,他要平复一下此刻的心情,他要带着最美的花去见心爱的姑娘。

  实验楼是学校里最宏伟的楼宇,这里融汇着所有学科的实验设备,物理、化学、生物、经济、人文、地理,复杂的平面图涵盖所有布局,陈立边走边问,在田字形建筑里转了半个小时,好不容易才找到了秋雅的化学实验室。

  “离!”

  “离就离!”

  “怎么离?”

  “用沉降系数区分开,然后低速离心四分钟,收集上清液……”

  陈立站在门口,看到秋雅和一个男生在讨论实验,桌子上的仪器一串连着一串,从桌子这头摆到了那头。

  “你有事吗?”男生突然看见陈立。

  “陈立?”秋雅放下试管,“你怎么现在来了?我这个实验还没有做完。”

  “没事,你先做,我在外面等一会。”

  秋雅找到水池边上的椅子,让陈立坐在实验室等。

  她看到陈立第一眼,就有点心动的感觉,以前他总穿着旧旧的衣服在食堂里埋头干活,今天他穿了一身花色的卫衣,头发喷过摩丝,显得神采奕奕。

  做实验时,秋雅总是无意识地回头看陈立,同做实验的男生提醒她不要分神,却也不时瞟陈立两眼,惊羡于陈立不俗的穿着和非凡的颜值。

  又过半个小时,秋雅拿着锥形瓶里的络合物兴奋地尖叫:“终于提取出来了!”

  男生一边整理着试验台,一边抱怨着实验里做的不够完美的地方。陈立一直想见缝插针约秋雅出去,却完全被她忽略。

  等秋雅脱下实验服,招呼陈立和男朋友一起吃饭,陈立才明白过来这个男生的身份。

  “你们是男女朋友啊!怪不得一起做实验!”陈立苦笑着,帮忙关上了实验室的门。

  “一起做实验的不一定是男女朋友。”男生靠着陈立走,显得很友好,“我叫宋博文,化药学院的,你呢?”

  陈立被宋博文的热情感染,兴致高昂地和他攀谈着,秋雅本来是唯一联系两个男生的人,现在却像无关者被甩在了身后。

  “宋博文!”秋雅停了下来。

  “怎么了?”宋博文和陈立走在前面,丝毫没有等女朋友的意思。

  “宋博文!”

  “你快点!”

  秋雅委屈地跟在两个男生身后,陈立一向敏感,他主动和秋雅走在一排,宋博文也慢下脚步。

  秋雅主动挽起宋博文的胳膊,他的表情些许抗拒。

  “好好走路,拉着我怎么走?”

  “我就要拉着你!谁让你走那么快!”秋雅笑嘻嘻地仰着脸。

  陈立的告白姗姗来迟,几个月攒下的梦想,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秋雅轮班时,胖阿姨挤眉弄眼,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盒黑天鹅蛋糕,还有一束浅粉色的玫瑰花,卡片上写着:“祝你生日快乐!”

  “陈立那小子现在大发了,给你送的生日礼物。”

  “今天不是我生日。”

  秋雅闻着玫瑰淡淡的香水味,和陈立身上的一样。

  “送东西嘛,不得找个借口!”胖阿姨露出姨母笑。

  “我QQ上是今天生日,其实不是。”

  秋雅看见礼盒里精致的红丝绒,以前在橱窗里看到的天价蛋糕此刻就在面前,陈立应该很有钱吧?如果早一点认识他会不会有所不同。

  她想起初见陈立时,那个穷酸卑微的小伙,如今摇身一变步入了上流社会,感慨生活就是阴差阳错,自己在繁忙的学业和辛苦的兼职生涯中,憧憬着幸福来敲门。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5/65577/5104518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