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们的小憧憬 > 第35章 自我怀疑

第35章 自我怀疑


  舟舟第一次见宁苒,是在高阶英语选修课上,外教给每个人发了张美式菜单,按照提示完成点餐。

  美国点餐流程复杂,从饮料、面包、配菜、酱料、时间各个方面提供给顾客多种选择,单认识那些单词,舟舟就要用手机查半天,更别说五分钟完成任务了。

  宁苒只花了一分钟,是全班速度最快的,她用一口流利的美式口音完成了菜单的解读。舟舟一度以为在看好莱坞电影,外教不断调侃:”You  must  be  an  American!”

  宁苒是经管学院年级学分第一,这个头衔足以让全校大一新生惊叹,这般优秀的女生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宁苒有着《小时代》里南湘的外表,却有顾里的内在,每当她的眼神落到你身上,总让你开始审视自我缺点。

  可就是这样的女生,在平行线上突然飘逸,和舟舟的生活碰撞出了惊心动魄的火花。

  “你好,我是宁苒。请问你是王梓义的女朋友吗?”

  宁苒的长发及腰,却不失阳光,又充满着威慑力。

  舟舟正在整理笔记本,愕然地看着宁苒,“是。”

  “王梓义借我的托福资料,什么时候可以还一下?”

  “我回去问问他。”

  “谢谢。”宁苒笑起来,两个梨涡让人印象深刻。

  舟舟一路心不在焉,坐上公交车,倚在玻璃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感觉众生平凡,独宁苒像下凡的仙子一样,到医院乘电梯上住院部十二层1206病房,舟舟脑海里宁苒的形象挥之不去。

  王梓义正躺在床上看《概论与数理统计》。

  舟舟把书包放在桌子上,“你知道宁苒吗?”。

  王梓义没有回答,直接指着床头的柜子说:“她的资料都在那里面。”

  舟舟知道两人私下一定有联系,至于是怎样的联系,就暂且相信两人存在着纯洁的友谊吧!

  直到——

  舟舟在抽屉里翻到了《华尔街金融》。

  她回头看了一眼王梓义,他盯着那本书,仿佛要解释什么,但彼此都等着对方先开口。

  “这本书是你要看的?金融?”舟舟把书皮朝向王梓义,封面的英文名称赫然屹立在王梓义面前,一个机电学院的人看着经济学的书籍,要怎样解释才能避开“专业”二字?

  “兴趣所在。”王梓义呲牙。

  “难怪我看你没事就盯着概率论和线代看,大物、机械制造怎么不学了?”舟舟瞥着王梓义。

  “好吧!我承认我有转专业的想法。”王梓义摊开双手,无奈地点头。

  “我说过,有什么想法都提前跟我说,让我有心理准备,如果我没发现,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王梓义把概率论合上,靠在床头。

  面对突如其来的“冷战”,舟舟束手无策,她以为王梓义会像平时一样哄她开心,然而这一次他沉默了。

  他没有做好坦诚相待的准备。

  舟舟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但王梓义性情的转变,让她乱了阵脚。宁苒,比你优秀,比你漂亮,还比你更能得到男朋友的信任,那你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舟舟背对着王梓义坐下说:“书,我会拿给宁苒,人家要用。”

  “好。”王梓义的回答无力而苍白。

  篮球训练场上,余洋和林悦带着队员反复练习传球技巧,心肺训练内容“折返跑100次”,一半的球员在持续十分钟后出现不适,极少人坚持下去。

  短发学姐站出来搂住余洋的脖子,抱怨余洋不懂得人文关怀。

  余洋浑身麻酥酥的,学姐每次对她亲密的搂抱,都让她产生异样的感觉,和接触别的女生时的反应不同,她不仅怀疑这个短发学姐的取向问题,甚至怀疑自己。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周,第二周训练时,余洋请假,让林悦代训。

  这段时期,短发学姐多次出现不配合训练的状况,林悦忍无可忍,休息期间,她决定敞开心扉谈一谈。

  “学姐,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学姐呼啦着领口,汗水浸湿了发梢,“太热了,这么热还要训吗?余洋这几天怎么没来,我想让她带。”

  林悦没想到学姐这么直接,遇到不被待见的问题,林悦尝试着感化,“学姐,你体谅一下,余洋确实身体不舒服,我要是训得不好,你也可以指出来,甚至可以训我们。”

  “余洋身体不舒服?生病了吗?我想见见她!”

  林悦觉得学姐关注的点很有跳跃性,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明目张胆地表达对余洋的关心了。林悦拿瓶矿泉水递给学姐,思考着接下来的问题。

  “学姐,余洋和你一定关系很好吧?但是,我训练也在余洋的基础上加入了专业性的东西,所以我们一起配合着把这周扛过去,行吗?”

  “不行。”学姐嘴里的水差点溢出来。

  林悦沟通无果,便任由学姐的“叛逆行为”一次次干扰到其他队员的状态。

  “学姐,你要休息吗?你可以不用一直在队里的!”林悦甩了甩额头上的汗,闷热的天气更容易酝酿冲突,林悦尽力克制着想骂人的冲动,一次次给学姐警示。

  “我要去看看余洋,我担心她!”短发学姐撑着腰,从队伍里离开。

  其他人看着林悦,等待解决此等尴尬,而又灭威风的公然挑衅。

  林悦这一秒是打翻了调味瓶,酸甜苦辣俱全,余洋是社交达人可以理解,但自己不至于使队员鄙视到这种程度吧!队里还有一半大二的学姐,表面风平浪静,背地里也不知道怎么看待自己。

  林悦揩了把脸上的汗,大喊:“传球!快!”

  余洋正在餐厅和舍友吃饭,看见短发学姐突然从门口进来,左右巡视。余洋溜到了桌子底下,舍友们摸不着头脑,前天大醉闹宿舍,今天又藏到餐桌下面,该不会是有什么心理问题吧?

  “余洋小乖乖!”短发学姐看到了桌子下面的系鞋带的余洋,兴奋地跑过来。

  “余洋,你没事吧?怎么一直没有来训练啊?”学姐提着余洋的袖口,费劲想把她拉起来。

  舍友在旁边持续吃瓜中,短发学姐帅气逼人,篮球服配着训练的汗味,怎么着也是前来降伏余洋的老道吧!余洋偏偏躲在下面不出来,怕是被学姐揪住了尾巴,死鸭子嘴硬。

  “余洋,人家学姐都追你追到这儿来了?你还想逃训练呢?”

  余洋大眼一瞪,难道舍友都看出蹊跷了?“追”这个字可真是用的巧妙,含沙射影。

  余洋磨磨蹭蹭地从底下钻出来,头也不敢抬一下,怕自己受不住学姐含情脉脉的眼神,万一真弯了可怎么办!

  “学姐,你先回去吧!我没事儿!我就是部门的事……”

  余洋的头都快蹭到盘子里了,短发学姐也无计可施,只好转到窗口买饭去了。

  “我先走一步!”余洋捂着嘴对室友说。

  “怎么了?神经兮兮的?”室友从头到尾被蒙在鼓里。

  刚出了餐厅门,林悦和詹森杰迎面走来,余洋转身欲逃,但詹森杰嘴快,叫住了她。

  林悦站在一旁很不开心,余洋听说短发学姐挑衅的事,有些心虚,随口安慰了几句,急忙逃离现场。

  “她怎么了?”林悦看着余洋慌慌张张的背影。

  “鬼知道!恋爱了吧!”詹森杰瞎猜。

  余洋一直有篮球队的“免自习课”假条,可这几天,余洋莫名其妙次次早到晚退,规矩得不得了。

  林悦又把事情串起来推理了一番,“那晚嚎啕大哭,之后缺勤篮球队,现在异常乖巧地上晚自习,这一切的一切只能说明……余洋开窍了!开始一门心思成为祖国建设的接班人了!”

  林悦觉得自己的推断无懈可击,要不是詹森杰又溜去网球队了,她还以在他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智商。

  晚自习下后,余洋一个人从教学楼后门走了,林悦十分好奇,悄悄跟了出去。

  滴滴车停在不远处,左良仁探出头招呼上车,尾灯刺眼地打过来,林悦站在原地,开始怀疑自己的推断,一个好学生是不会黑灯瞎火溜出去鬼混的,余洋可真是本性难移。

  熄灯后,楼道里又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就方向而言,应该又是余洋宿舍了。

  余洋握着酒瓶,坐在地上涕泗横流,舍友打开小台灯,围在旁边。

  “我是渣渣……我居然喜欢女生……我TM居然是个gay……”说完又闷了一口。

  舍友把酒瓶夺走,余洋又会拿回去,众人面面相觑,对于这个话题,实在是难以感同身受。

  “也不一定啊!说不定你对学姐只是欣赏呢?说不定你自我误解,老往那边想,但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没什么大不了!我昨天洗澡回来就看见一对呢!”

  “别哭了,明天还要上课呢!先睡吧。”

  余洋拍打着地面,嚎叫着:“我亲身感觉到和学姐说话,跟和你们说话,不一样!我就对学姐有好感!我就觉得觉得她特别帅!我就是个gay……”

  余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看得出内心有多排斥同性取向了,她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害怕自己成为大多数人口中的“怪咖”。

  世人都有自我怀疑的时候,真相往往藏在事实背后,既不是林悦式的逻辑推导,也不是余洋式的主观臆断,余洋害怕真相,其实也更需要真相。年轻人的浮躁会导致寻求真相时事倍功半,就让时间告诉我们:

  我们,是怎样的人?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5/65577/5104638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