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我们的小憧憬 > 第137章 表面的风平浪静

第137章 表面的风平浪静


  尹默娜扶起林悦问:“你怎么了?”

  杨浩浩走过来说:“她被那个男生打了,从我那个角度看是打了一拳,是打在胳膊上了吗?”

  “你一个大男生,在后面躲着看都不出来救一下!”

  杨浩浩想到自己的身高,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不大。”

  默娜突然盯着杨浩浩,“你……真是语出惊人。”

  杨浩浩抓着后脑勺,察觉到一丝微妙的气氛,“你是不是……想偏了?”

  “快帮我扶一下!”默娜焦急地喊。

  “你怎么在这儿?”林悦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

  “我来找我哥,你怎么在这儿啊?还伤的这么严重,我送你去医院吧!”

  默娜送林悦走后,杨浩浩绕着黑轿车巡视一周,两个轮胎被扎破了,他蹲着拍下汽车尾号,秋风萧瑟,四下无人,一片漆黑,杨浩浩不寒而栗,缩着脖子,朝宿舍楼走去。

  医生拿着片子,瞅了好一会儿,“没有骨折,但你这么疼,应该是骨膜损伤,注意休息,我给你开些止痛药和消炎药,最近饮食要清淡。”

  林悦面色苍白地点点头。

  默娜搀扶着林悦从医院走出来,在门口遇到杭舟舟提着饭盒。

  “悦悦!你受伤啦?胳膊这是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磕到桌角了。”

  “没伤到骨头吧?”

  “没没没,你给谁送饭啊?”

  舟舟摆了摆胳膊,“还能有谁?我家的小病包呗!”

  舟舟看了一眼五官立挺的默娜,别具一番异域风情。

  “这是尹默娜,架子鼓打的特别好!”林悦介绍到。

  “你好,我是杭舟舟。”

  三人彼此寒暄后,在医院门口解散,默娜接到一个电话后,发疯似的打上出租,向“Hi派”轰趴馆奔去。

  九月的天,初秋的夜,总能勾起人的愁绪。

  林悦站在医院门口,翻找着通讯录里的号码,一直向上划,不知循环往复了多少次,才突然意识到,詹森杰的号码,早已被自己的一时冲动删掉了,她压抑住突如其来的思念,坐上滴滴车赶回学校。

  男生宿舍正讨论得热火朝天,“我觉得这个方案可以,你呢?”

  詹森杰揉了揉眉头,“不做婴儿床了?”

  “大哥!我们说了半天,你还没从婴儿床里走出来呢?”

  詹森杰疲惫地打了个哈欠。

  “詹森杰,你到底听没听我们几个的思路啊?”

  詹森杰附和着点头,“听啦听啦!其实我觉得这个小车可以改进成婴儿车……”

  几个舍友相顾无言。

  詹森杰指着图上的助老机械,“我之前已经在科博馆看到过这种老年人代步车了,但有感应系统的婴儿车还没有,我觉得可以把车座降低,然后追加定位系统和语音功能。”

  一个男生觉得有点意思,“噫?那可以扩大年龄段,覆盖幼儿园小学。”

  另一男生补充:“都覆盖小学了,中学也可以囊括在内啊!把车变换成遥控推拉箱,就省下背书包那麻烦事了!”

  “是啊!中学那书包得多沉啊!”

  詹森杰手动修改了机械的结构,“这样是不是就可以?”

  舍友们围观后哄堂大笑。

  “老詹,你这不还是婴儿床吗?你是中毒了吗?”

  詹森杰有些不在状态,尴尬地笑了笑,“是吗?唔,我本来想画车的。”

  胖女孩一开始是排斥和尚泊清交流的,在她的固有印象里,帅哥从来都是不缺女孩子的。

  她在QQ上回复尚泊清的好友申请:“和我做朋友,你是认真的吗?”

  “是的。”

  胖女孩犹豫片刻,通过了他的申请。

  尚泊清调侃道:“你答应和我做朋友,是认真的吗?”

  胖女孩看到这句话,露出久违的笑容,她真切感受到异性朋友带来的幽默和能量,是同性朋友无法做到的。

  “是的。”胖女孩回复。

  第二天上课,尚泊清注意到林悦的右胳膊一直悬在身侧,一时露出惊恐的表情。

  课间,泊清偷偷问林悦:“你真和詹森杰打架了?”

  “对啊,我们约在田径场,痛痛快快地决斗了一场,电路都被我们打散架了。”

  美男子信以为真,“难怪昨晚田径场提前熄灯,你们真的……”

  “是啊!他一捶砸在电箱,直接触电啦!差点当场身亡,我一着急伸手去拽他,结果半条胳膊被电残废了。”

  美男子听得如痴如醉,颇为同情地看着她的残臂。

  杨浩浩隔着过道露出一副听戏的表情,接话道:“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林悦循声望去,看见杨浩浩小巧玲珑地躺在座位上,“你!昨天可是见死不救,我拿小本本给你记上!”

  杨浩浩拼命解释,“我是真的打不过他们啊……”

  林悦挤眉弄眼,示意不要走路风声。

  美男子目瞪口呆,“你们还打群架啊?”

  “小点声!”林悦忽闪着左手。

  “群架?什么群架?”余洋捕捉到关键信息,跑过来凑热闹。

  杨浩浩盯着余洋,他多想揭穿左良仁的真实面目,好让余洋离那些不三不四的人远一些,但就算余洋和左良仁断交,也不会对他产生任何好感。

  杨浩浩轻叹一口气,无意间点开了相册,看到昨晚那张车牌照,如果交给校方查,是完全可以查出来的,但看林悦刻意隐瞒的样子,是不想再搅和这场事件。

  路上,姜迪时不时触碰着林悦的右臂,“有感觉吗?”

  林悦哭笑不得,“又没有瘫痪,当然有感觉了!”

  姜迪饶有兴趣地追问:“什么感觉?”

  “疼啊!”林悦大喊。

  舟舟在食堂打了饭,给王梓义送去医院。

  兰歆尔也悄悄打了饭,带到自习室的刘楠冬面前。

  今天的刘楠冬有些不一样,满面春风,喜气洋洋,兰歆尔在门外窥视时,还听到冬哥的阵阵口哨声。

  兰歆尔把餐盒推到刘楠冬面前,楚楚可怜地望着他。

  就这样,时间流转了五分钟。

  刘楠冬终于憋不住了,他紧绷的脸逐渐展露微笑,但很快又收了回去。

  “冬哥——”兰歆尔软绵绵地叫着。

  刘楠冬翻过书页,故作深沉。

  兰歆尔凑上去,在刘楠冬嘴上“啵”了一下。

  久违的香吻让刘楠冬有些不适应,他看见兰歆尔乖巧地打开餐盒,拆开筷子,然后递给他。

  全然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5/65577/5251321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