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因为剧本是这么写的 > 第4章 找到了一本奇怪的书

第4章 找到了一本奇怪的书


  直觉告诉他,这是一场有预谋!有计划的宗门欺凌!

  欺凌的对象就是正在走来的那位唐昊天师弟,欺凌他的人分为主谋和帮凶。

  主谋就是他,玄真门所有人眼中的贵公子,长老之孙,宗主未来的乘龙快婿,大鸿国大将军之子,五品弟子李叶!

  至于帮凶。

  “等等,他们叫什么名字来着?”

  李叶很想阻止他们,但话出口却变成了恶狠狠的声音:“下手注意分寸,别打死了!”

  “放心吧李师兄,我们办事您还不放心吗?绝对会让那小子有个难忘的回忆的。”

  又是人格分裂了吗?

  他明明想要阻止他们三个,但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另外他很奇怪,这三位师弟看着面熟,可他就是想不起来他们叫什么名字。

  就是那种明明话到嘴边就是半天蹦不出一个屁来的感觉,贼不舒服。

  然后他就保持着那种标准反派的冷笑表情,转身离开。

  “别走啊,留下来看看结果啊!”

  “我这第二人格怎么回事,不管是不是欺凌你好歹看到结果再走啊!”

  李叶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可他不管怎么努力却没有丝毫变化,仿佛自己换了一个人一样,他只是一个旁观者,一个看客。

  他想要阻止刚才即将发生的事情,不是他可怜唐昊天,毕竟他连唐昊天到底是谁都不了解。

  “他就是玲珑姐姐说的那个人,不行,我要找他谈谈!”

  李叶虽然反感宗门内部的欺凌现象,但还没多管闲事到去插手的地步,如果不是这一次被欺凌的人身份有点特别,背后主谋还是他自己,说不定他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终于他感觉到周围压力一松,那种身不由己的感觉消失了。

  “我恢复正常了?”

  如同间歇性记忆消失一样,他最近发现很多时候他自己会分裂出另外一个人格,一个怎么看都是心胸狭窄性格阴毒的反派人格。

  偏偏每当这个时候,他竟然无法控制自己,就像是身体被这个人格占据,将他挤出了身体,只能在一旁看着却什么都做不到。

  但没过多久,一切会恢复正常。

  此刻就是如此,李叶感觉自己恢复正常的下一秒,立刻转身。

  “不管如何,都要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哗啦!

  可没想到刚转身。

  李叶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于宗门执法大殿上。

  周围的气氛透露着一股严肃。

  “我又失去了一段时间的记忆?”

  他已经习惯了这种变化,虽然很多时候让他云里雾里但至少没有最初体验时,那般慌乱不堪了。

  首先,李叶抬头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

  宗门执法大殿,这里可是玄真门上上下下弟子都谈之色变的地方。

  原因很简单,执法大殿的主人是玄真门几位长老之一,拥有着宗门刑法权力的执法长老,也就是他李叶的祖父。

  “我怎么会在执法大殿?”

  李叶对这里自然不陌生,毕竟身为执法长老的孙子,别的玄真门弟子对这里敬而远之,但他却是例外,犹如自家后花园一般。

  当然现在大殿上的气氛却明显有些特殊。

  啪!

  棍棒落下的声音,李叶不用看就知道执法大殿中正在进行什么。

  果然抬头就看到不远处,执法堂的几位弟子,正在执行刑罚!地上趴着三个人,每一个都已经被打的血肉模糊。

  “杖责!”

  李叶并不陌生,这是执法堂对那些违反门规的弟子施行的一种惩罚,根据犯错的程度杖责的程度也不同。

  眼前这样将人打的血肉模糊,已经算是相当严重了。

  严重到什么程度?

  在李叶印象中,仅次于背叛宗门和奸淫掳掠之下,算是执法堂排行第三的刑罚了。

  “师弟,应该不是你做的吧?”

  正当李叶考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时,一旁传来了一个声音。

  转头看去,就看到左师兄正在对着他悄悄递了个眼神,很隐蔽但那眼神分明是在怀疑。

  怀疑谁?

  怀疑他!

  李叶一头雾水,然后再次看了一眼地上那三个几乎被打个半死的弟子,渐渐的表情变了。

  为什么?

  因为他认出他们的身份。

  就是前不久受他指使私底下想要找唐昊天麻烦的那三个人。

  “唐昊天呢?”

  李叶既然认出了他们三人,立刻就明白宗门欺凌的事情被人发现了,但他奇怪的是这弟子之间的纷争只要不是闹出人命玄真门一般是不会理会的。

  为何会演变成执法堂出面?

  正想问,那边就听到了一个声音。

  带着几分虚弱却温文尔雅,“李长老,还请住手,三位师兄只是与我切磋武功,并非是有意将我打伤,还望李长老手下留情。”

  循着声音看去,果然看到执法堂大殿上,站着一个人。

  身上还隐约看到一些血迹,脸色苍白却一脸坚毅,正抱拳为地上三位弟子求情。

  唐昊天。

  李叶当然认得他,但现在也顾不得去理清唐昊天为何要为三个欺凌他的师兄求情,他只想知道在他失去了的那段记忆中,还发生了什么。

  “唐昊天,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玄真门也有玄真门的门规!他们三人犯下的错误,自然要他们自己来承担,你且退下好好养伤,这件事情宗门给为你主持公道。”

  大殿上,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气场很大,那眼神足够让周围人都不敢直视。

  但李叶是例外。

  不为别的原因,就因为这个老者就是平日里最他宠爱有加的祖父,也是执法堂的主人,玄真门的巨头之一,执法长老李长真!

  “弟子明白,但三位师兄的确是无心之失,所以弟子恳请李长老手下留情,不然弟子长跪不起!”

  噗通!

  所有人都惊呆了。

  李叶也惊呆了。

  兄台,你要不要这么以德报怨?求情也就罢了,玩真的?

  但大殿上,唐昊天果真跪在地上,那样子绝不像是假慈悲,眼神认真无比。

  这个时候就连动手行刑的那几个执法堂弟子都犹豫了,至于被打的半死不活的三位玄真门弟子,早已经昏死过去。

  “罢了,既然你有如此决心,那老夫就网开一面。”

  “谢长老!”

  唐昊天大喜,重重扣头拜谢。

  “来人,将这三个人带下去,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剥夺他们弟子身份,打回原形!从一品弟子做起!”

  很快就有人将三人抬了下去,当然虽然他们要重头来过,但至少万幸的是捡回了一条命。

  而此事也算是画上休止符,到此为止了。

  虽然有人有些疑问,但这个时候却没人会开口。

  “见过李师兄,见过左师兄。”

  李叶回过神来,眼前站着一个人,脸色苍白正朝着他和左师兄作揖。

  “唐师弟,你现在身体不便不用多礼,好好回去休养。”

  左师兄拍了拍对方肩膀,后者也是感激的点了点头,然后再次朝着李叶两人拱手后方才离去。

  从头到尾,李叶一句话没说。

  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根本开不了口。

  “师弟,你……唉。”

  见唐昊天已经离开,左师兄这才看了看周围已经没人然后眼神复杂的看了过来,李叶也发现自己终于可以动了。

  不对,是终于自由了。

  刚才他就像是一个牵线木偶,全程不受控制。

  “左师兄,是我做的。”

  李叶点了点头,虽然他很想说这件事情和他无关,都是他体内第二人格干的,但这话说出来也没人信。加上左师兄与他的关系,所以才毫不隐瞒。

  果然左师兄闻言一点都没意外,苦笑了一声:“你就算不说我也知道是你,师尊应该也是猜到了。”

  “祖父?”

  李叶奇怪。

  “不然你以为师尊为何发雷霆众怒?要不是唐师弟亲自求情,刚才那三人就被活活打死了。”

  左师兄说完,长叹一声离开。

  只留下李叶一个人在原地。

  他感觉很多事情让他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左师兄最后那番话什么意思他不是没听懂。

  他那位在玄真门都算是巨头之一,身兼执法堂长老之位的祖父,是真的想要打死那三个犯事弟子!

  什么原因?左师兄已经暗示了,李叶自然也听懂了。

  他不想相信。

  但!

  杀人灭口!李叶闭上眼睛。

  李叶想了想,正要去之前那三位师弟那边探望一番,可耳边却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叶儿,来老夫房间。”

  执法堂,一间屋内。

  李叶心中还是有着一丝紧张的,虽然眼前是多年来对他关爱无比的祖父,但今日发生的事情总觉得做贼心虚,虽然他觉得自己很冤枉。

  “你可知错?”

  “孙儿知错。”

  什么都不管,先认错就对了。

  “错在何处?”

  李叶想了想然后说道:“孙儿不应该意气用事,让人找唐师弟麻烦。”

  “错!”

  啊?

  李叶抬头,错了?

  “你做的最错的地方就是太心慈手软!既然是你的敌人,就应该一击必杀!永除后患!绝对不要给你的敌人东山再起的机会!”

  李叶感觉自己从小到大的认知开始出现了崩塌,眼前这个满脸阴狠表情的人是他记忆中和蔼可亲的祖父大人吗?

  “记住,如果有下一次,不要手软!”

  李叶茫然的点了点头。

  在离开前,再次听到祖父谆谆告诫的声音:“唐昊天此子,不可小瞧!切记!切记!”

  执法堂内,李长真看着李叶远去的背影,脸上满满的都是护犊心切的神情,然后渐渐的冷了下来。

  怒哼一声!

  “唐昊天,有点意思。”

  李叶自然是不知道在他走后发生的事情,他现在满脑子就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找到自己最近半年变得越来越奇怪的原因。

  偶尔失去的记忆,还有突然间仿佛换了一个人格一样。

  不知不觉,李叶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藏经阁。

  正巧看到了一个远去的背影。

  “那不是唐师弟吗?”

  皱了皱眉李叶并未放在心上,然后习惯的走入藏经阁内,就看到终年如一日看守藏经阁的恩长老正半眯着眼睛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醒着。

  “恩长老。”

  “嗯。”

  李叶也不在意对方的冷淡,因为整个玄真门的人都知道,藏经阁的恩长老为人就是如此,大家都习惯了。

  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恩长老主动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你是李长真那个老东西的孙子吧?炼气五转?你现在这个境界还来这里做什么?每次都那么久时间。”

  “我每次都在这里留很久吗?”

  李叶闻言倒是有些意外,因为他记忆中经常跳了某一天甚至几天的记忆,所以感觉不是那么强烈,下意识的就笑道:“反正对我来说可能一眨眼就是第二天了,留多久都没事,反正没记忆。”

  说完就直接朝着藏经阁最深处的几排柜子翻看,就算没什么被埋藏遗忘的绝世武功,找两本传记小说打发一下时间也是好的。

  练功?

  这半年他都不记得自己有没有练过功,反正他保留的记忆都那么多,现在他打坐一次体内气旋都能接近六次大周天了,按照这个速度,最多还有半年他就能炼气六转,晋升六品弟子。

  只是他并没发现,在他随口苦笑离开后,向来都是对任何来藏经阁借阅书籍的弟子不闻不问的恩长老,竟然难得的抬起头看着李叶离开。

  那个眼神,很奇怪。

  与此同时。

  李叶翻了几本书,都没多大的兴趣。

  正当他失望的准备离开之际,突然间架子上有一本书引起了他的注意。

  仿佛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让他不由自主的伸手将那本书抽了出来。

  “昊天传奇?”

  李叶感觉很奇怪,居然还有这么一本奇怪的书。

  “居然还有我没看过的传记小说?”

  书名很陌生,显然是他之前没见过的,随手翻了几页后李叶的表情却变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出现在了一只手,将他手中的书合上。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6/66972/5052077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