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因为剧本是这么写的 > 第3章 唐昊天到底是谁啊!

第3章 唐昊天到底是谁啊!


  “师姐。”

  “怎么了?”

  玄真门一年一度入门弟子考核,对于五品弟子来说没多大的吸引力,也就偶尔有几个容貌不错的师妹让他们这群师兄眼前一亮,多了几番心思。

  但李叶却完全不屑,论容貌整个玄真门有女子能够比水玲珑师姐更漂亮吗?

  “师姐,我已经年满十八岁了,按照祖父和宗主的约定,年底应该就会为我们两举办婚礼了吧?”

  李叶一脸期待,甚至透露着一种紧张。

  玄真门他们是公认的一对,从十年前两家定亲开始,就没有人会反对这件事。

  一个是宗主之女,一个是玄真门位高权重执法长老之孙,绝对的门当户对。

  在外人眼里更是金童玉女,天作之合。

  但凡两人走在一起,都是玄真门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男俊女俏。

  水玲珑娇躯微微一颤,然后将目光从下面巨大的演武场收回,却并未与李叶的目光对视,点了点头低声说道:“父亲已经与我说起过了。”

  “太好了,师姐,我已经等这一天等了很多年了!”

  李叶大喜,激动的浑身都在发抖,已经很难有事情让他情绪波动这么大了。

  哗啦。

  李叶明白自己大概又症状发作了,失去了一段时间的记忆。

  好在现在他也慢慢习惯起来,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大概有半年时间,从他晋升炼气五转,成为五品弟子开始。

  只不过在他的记忆力,这半年过的飞快,他保持的记忆时间加起来都不会超过半个月。

  “要不是我感觉到我体内气旋的确比起半年前有所增加,我真要怀疑是不是有人暗中整我了。”

  记忆可能会短暂的消失,但玄真门的武功进展不会骗人。

  他的确体内气旋提升了不少,至少也是相当于苦练半年的效果,所以李叶知道没人整他,但为什么他会间歇性记忆丢失呢?

  “小叶子!你冷静一点!”

  正低头沉思,李叶也没来得及看看自己现在身处于何处,然后就听到了耳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还是那般温柔,纵然听上去情绪有些激动。

  “师姐?”

  他发现自己此刻正面对着水玲珑师姐,另外是他错觉吗?为什么他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就像是有人喝的酩酊大醉一样。

  这里是?

  李叶抬头,然后眼睛都几乎瞪直了。

  为何?

  现在分明是夜晚,这里也是大师姐单独的别院,而且大师姐现在身上就穿着一身贴身衣物,看样子应该是原本睡下了却被人吵醒,还未来得及换上衣服。

  什么人胆大包天?

  竟敢这个时辰来大师姐的别院打扰她休息?

  下意识第一反应,李叶想要背转身过去,就算眼前是他的未婚妻,还有半年左右时间就要完婚了,但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想败坏玲珑姐姐的名声。

  但脑海中是这么想的,可实际上。

  “小,小叶子,你抓疼我了!”

  嗯?

  李叶低头,自己的身体不仅没听指挥转过身,居然还用力的抓住了玲珑姐姐的香肩?

  同时他听到了一个醉醺醺口齿不清的声音从自己嘴巴里传了出来:“水,水玲珑!他,他只是个低贱,贱的废物,我,我才是你的未婚夫!”

  什么情况?

  李叶惊呆了。

  因为他此刻才发现,周围那浓烈的酒臭居然是他身上弥漫出来的。

  简单的来说,那个喝醉了酒借机闹事的人,是他李叶?

  啪!

  李叶大脑还处于震惊状态,然后就感觉自己站立不稳,同时双手被人直接打开,跌跌撞撞下直接撞到了别院中的石桌。

  “小叶子!你没事吧?”

  刚跌倒,就感觉眼前一股香风扑鼻,接着就听到了玲珑姐姐关切的声音,还有那温柔的触觉。

  但他的反应却直接用力一把推开了对方,然后咆哮起来,“我,我不要你虚情,假意!”

  “他唐昊天,如果不是我祖父看他可怜,他,他怎么可能拜入玄真门!没想到他狼子野心,这件事情,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说完李叶挣扎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同时留下狠话:“就凭他,也,也有资格和我,争女人!”

  “小叶子!”

  李叶满脸狰狞,那眼神仿佛要吃人一样。

  但下一刻。

  终于周围那种紧张的气氛消失了。

  “我刚才做了什么?”

  夜晚的冷风一吹,让他脑子也清醒了几分,刚才他几乎都控制不了自己要说什么,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

  同时一股疲惫和虚弱涌上心头,脚下都在打颤。

  “我到底喝了多少酒?”

  玄真门弟子不禁酒色,但大部分人为了修炼武功,对于酒色都敬而远之。尤其是酒这种东西,李叶记忆中就没喝过几次。

  毫无疑问,他应该又丧失了一段时间的记忆,因为他的记忆还停留在玄真门一年一度新弟子入门考核。

  回头一看,自己已经走出了师姐的别院。

  “我居然哭了?”

  下意识的擦了擦眼角,李叶惊呆了!

  他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我这么喜欢玲珑姐姐的吗?唐昊天?见鬼的,唐昊天到底是谁啊?”

  他都快抓狂了。

  有记忆以来,他从未和玲珑姐姐争吵过,更不用说刚才几乎要动手了。

  所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请?

  唐昊天?

  这又是何方神圣?

  “师姐,师姐,你开开门。”

  刚才是他控制不了自己,现在既然恢复了自由李叶当然想要将事情了解清楚。另外他也不傻,刚才和玲珑姐姐的争吵中,他还是听出了一些东西的。

  好像是有人要横刀夺爱?要抢走他的未婚妻?

  卧槽!

  哪个胆大包天的傻子敢这么做?不知道他的身份背景?这件婚事可是十年前就定下的,是他祖父玄真门执法长老,和玄真门宗主一手默认的。

  李叶拍着门,但很快就听到里面传来了熟悉又温柔的声音,只不过门没开,就听到传来:“小叶子,姐姐问心无愧,今晚你喝多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屁话!

  他又不是傻子,刚才玲珑姐姐都快哭了,那眼神连傻子都看得出来肯定是其中发生了什么误会。但他同样也看出来了,玲珑姐姐看着他的眼神与其说是男女之间那种感情,不如说是姐弟般的亲情。

  “师姐,你开开门,我现在已经冷静了,刚才都是胡话!”

  只可惜,别院内已经没有了声音。

  见鬼的。

  李叶见状也只能放弃,当然在这里吃了闭门羹不代表他就什么事请都不做。

  “我不会真的人格分裂了吧?不光间歇性记忆消失,怎么感觉最近这半年连我的性格都变了?”

  以前还没注意,但刚才他完全想象不到自己居然会用那种口吻,和玲珑姐姐争吵。

  “唐昊天?玄真门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号人物?”

  李叶觉得奇怪,同时也想到了刚才争吵的关键人物,但他从记忆中搜遍了玄真门上千号弟子的名字,偏偏就是没唐昊天这一号人。

  哗啦。

  又来了?

  李叶抬头,果然看到自己正处于玄真门弟子平日里打坐炼气的一处大殿。

  “师弟,这几天都在流传的那件事,是真的吗?”

  李叶转头,一张熟悉的脸庞进入眼帘。

  “什么事?”

  但一张口从他嘴里冒出来的却是:“左师兄,有人不自量力,你说我这个当师兄的是否要好好的教导一下,让某些人搞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

  左玉杰张了张口,仿佛想要劝解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拍着李叶的肩膀说道:“师兄知道你现在心里有气,但大师姐是什么人你我都知道,或许只是空穴来风。”

  “空穴来风?哼!”

  李叶冷笑。

  左玉杰见状也就不好多说了,只能说道:“稍微教训一下他也就够了,毕竟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另外师尊和宗主也不会改变初衷的,你急什么。”

  李叶再次冷笑,也不多说什么。

  正巧这个时候几位玄真门的长老走了进来,诸多弟子都是再次认真打坐炼气起来。

  哗啦。

  睁开眼,李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大殿中。

  “李师兄,都准备好了。”

  “哼,那小子算什么东西,也敢和李师兄争大师姐,这一次定然要让他吃足苦头!”

  李叶转头,看到身边多了三个玄真门的弟子,其中一个胸口绣着三把银色小剑,还有两个则是绣着两把银色小剑。

  一个三品弟子,两个二品弟子。

  “记住,给我往死里打!但不要打死了。”

  李叶吓了一跳,这个阴测测如同恶毒反派一样的声音,是他嘴巴里传出来的?

  他什么时候这么阴狠了?

  但他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听到那三个弟子点头,嘿嘿笑道:“李师兄,我们办事您放心,绝对没问题!”

  有问题!

  绝对有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李叶听到三人拍胸脯保证,非但没有安心相反还感觉要出问题。

  但他想要开口劝阻但说出口的却是:“你们今天见过我了吗?”

  三人一愣,然后了然于胸的嘿嘿笑道:“什么?我们三兄弟今天正巧遇到唐师弟,因为这小子顶撞我们几个师兄,所以就出手教训了一番,除此之外我们谁也没见到。”

  另外两个二品弟子也都是连连点头,“对,我们谁都没见到。”

  “好。”

  李叶点了点头,然后他看到不远处,一个人影正慢慢走了过来,看上去有些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唐昊天来了!”

  唐昊天?!

  李叶瞪大眼睛,然后渐渐的看清楚对方的长相,居然就是前不久新弟子入门考核中,玲珑姐姐曾经说过很可怜的那个少年,明明年龄超过十六岁,不符合入门要求,居然让他入了门?

  是他?

  李叶惊呆了。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6/66972/5053957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