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因为剧本是这么写的 > 第1章 我叫李叶,我现在很慌

第1章 我叫李叶,我现在很慌


  大鸿国,玄真门。

  一群十来岁的少年男女,脸上带着八卦的表情,饱含期待的目光,将比武擂台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李师兄真的要打吗?”

  “应该是吧?看师兄的样子,是玩真的!”

  “不会吧?真的要打吗?唐师弟是不是太可怜了?”

  “什么可怜,也不看看他是什么身份,也敢在李师兄面前撒野,今日看来是要被师兄好好教训一顿了!”

  比武擂台不大,但周围却有着很多围观的人。

  因为大多都是年轻人,正处于精力旺盛又亢奋的时期,平日里从早到晚的练功和打坐,早就淡出鸟来。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热闹可看,自然是一个个闻讯而动赶了过来。

  “李师兄!给他点颜色看看!”

  “是啊,才入门没两个月就那么嚣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德行!”

  “唉,你们怎么能这样,唐师弟又没得罪你们,为什么要如此针对他?”

  “针对?哈哈,他也配?”

  擂台上的两个人还没开始动手,在擂台外,一群人倒是分成两派互相指责起来,只不过其中的一方人数明显更多,气势很足。

  反观另外一边,就寥寥几个人在据理力争。

  这还没打,局面就一边倒。

  “师兄,请赐教。”

  比武擂台中央,站着两个人。

  看穿着都是玄真门的内门弟子,其中一个看上去年纪稍小也就是十六七岁,身穿着玄真门一品弟子服装。

  此刻他朝着自己的对手拱手行礼,眼神认真的说道,始终保持着不卑不吭的态度。

  仔细看去,容貌俊秀气度飘逸,虽非绝顶美男子但明显看得出并非是出身寻常人家。

  他的对手,一样身穿着玄真门弟子的服装,但比起此人却明显高了不少。

  因为在那胸口绣了五把银色的小剑,这在玄真门意味着已经是炼气期五转,拥有五品弟子身份的象征。

  “李师兄,好好教训他!”

  擂台周围很多玄真门弟子都是为这位五品弟子呐喊助威,比起他的对手明显在门派中的地位一目了然。

  李叶抬头,冷傲的面容上划过一丝不屑的冷笑。

  他是玄真门五品弟子,自小就在玄真门修行,父亲乃是大鸿国的大将军权势滔天,祖父更是玄真门的长老!

  名门之后,贵不可言。

  他的对手完全没有资格和他相提并论,今天能够与他站在比武擂台上,都是抬举了对方,是他给对方的一种施舍,也是他给对方的怜悯。

  李叶冷笑,然后轻蔑的竟然扔掉了手中木剑,一只手背负在身后,逼气十足的笑道:“唐师弟,师兄也不欺负你,今日你我切磋,我只用单手对付你。”

  藐视!

  玄真门弟子上千人,能在二十岁之前就成为五品弟子的不会超过两手之数。

  “啊啊啊!李师兄好帅啊!”

  “太帅了!不愧是名门贵公子,听说他今年才刚满十八岁,就已经是位列五品弟子行列,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要晕了!真希望可以得到李师兄的青睐,可惜李师兄身边已经有大师姐了。”

  玄真门的一些女弟子都是泛起了花痴,双眼朦胧娇呼连连。

  场景完美,气氛烘托的很棒,人物表情到位,一切都如同预料的那样。

  “请师兄手下留情。”

  面对周围劈天盖地的喧闹,比武擂台上身着玄真门一品弟子服装的少年古井无波,完全影响不到他分毫。

  再次微微躬身行礼,接着手持木剑摆出了剑招起手式。

  这是玄真门弟子入门后都会修炼的玄真十二剑。

  “不自量力。”

  李叶看到自己的对手准备使出玄真十二剑,摇了摇头笑的有些轻蔑,因为这是玄真门最基础的剑法,虽然是开山祖师爷所创有着赫赫威名,但也改变不了这是一套基础剑法的本质。

  他,赢定了!

  李叶脸上笑的很自信,同样也看到了自己对手眼中一闪而没的嘲讽。

  然后他动手了。

  起手式就是……

  狗屁的起手式,这很重要吗?

  反正他会输。

  对,没看错,这一场在无数人见证下,被一些人暗地里嘀咕为仗势欺人的师兄教训师弟的闹剧,最终会以一个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方式收尾。

  李叶忍不住还是说了一句:“唐师弟,虽然知道我说了你也记不住,但等会下手能不能轻点?”

  空气像是在那一刻凝固了一样,但李叶毫不在意,然后看了看被他亲手扔在地上的木剑,很想去捡起来可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算了,被打就被打吧,反正死不了,也就是人设崩塌形象破灭,对,没什么大不了。”

  哗啦!

  周围恢复了正常。

  “师兄,请赐教。”

  擂台上,李叶保持着高傲自负的冷笑,就像是刚才的一切压根就没发生过。

  但事实上,李叶笑容的背后却是在破口大骂,然后嘴中传出来的声音却是:“唐师弟,今日师兄就让你明白什么叫做自知之明!”

  太蠢了,这种脑残至极的言论居然是从他嘴里蹦出来的?

  “等会我应该用什么姿势被打倒在地?”

  李叶一边动手,一边神游天外,脑海中浮现出各种躺下的姿势,横着的,竖着的,斜着的,趴着的。

  反正不管怎么看他这张老脸算是挂不住了,以后应该会成为很多师兄弟的笑柄。

  当然他也不想变成这样,可惜他没办法啊。

  “或许主动认输会保留最后的颜面,可惜做不到啊。”

  一边想着,李叶一边自负无比的单手拍向对方刺过来的木剑,一边还要嘿嘿冷笑:“唐师弟你这玄真十二剑学的看来不怎么样,软绵绵的毫无力气,让师兄来好好教教你,该怎么出剑!”

  来了。

  没脑子的蠢货,要上去送人头了。

  李叶看着自己轻佻的屈指一弹,接着空手就要去抓对方的木剑,就忍不住闭上眼睛。

  因为他知道下一幕会发生什么。

  你说为什么他会知道?

  还一个劲的在疯狂吐槽自己?

  嘿嘿,其实原因很简单。

  因为。

  他在三天前就知道这一场比武的胜负结果了。

  他,玄真门五品弟子,长老之孙,大将军之子,万千玄真门女弟子眼中的贵公子,就要堂堂正正输给一个刚入门不到一个月的师弟手中了。

  空手入白刃,然后抓了个寂寞。

  “果然是这样,这该死的自大无脑的性格,就不知道试探一下对方深浅吗?”

  “哎哟,还来?知道抓不住居然还硬要上去夺下对手兵器,难道不明白人家在戏耍他?”

  “蠢货,跟猪一个笨,人家玄真十二剑才耍了三招就让你乱了阵脚,太丢脸了好不好。”

  “打他下三路!别骄傲自大啊,给他来一脚,踹他下路!哎哟!蠢死了!”

  “吃亏还不长记性,身上都被刺了两下了,这要是真刀真枪的动手,早就躺地上了,还死要面子活受罪,这个时候不应该立刻抛下自尊,捡起地上的木剑上去大战三百回合吗?”

  “对方也是炼气期五转啊,你自信个屁啊!就不会认真一点吗?唉!别上去无脑送啊!人家这是在诱敌深入,懂不懂啊!你这十几年功夫白练的?”

  李叶闭上眼睛,不忍直视。

  不忍直视自己这完美的送人头表演,实在是太辣眼睛了,虽然这个辣眼睛的人是他自己,他不看也的看。

  啪!

  李叶感受了一下腾云驾雾般的酸爽,最终躺在了地上。

  鸦雀无声。

  “师兄,承让了。”

  擂台上,身着玄真门一品弟子服装的少年,不卑不亢收回木剑拱手行礼。

  李叶躺在擂台上,冰冷的地面让他感受不到一点暖意,然后破口大骂咬牙切齿:“唐昊天!你居然阴我!”

  阴个屁,是你自己太蠢。

  李叶内心深深的叹了口气,当然感叹完之后就爬了起来。

  这戏份还没结束,还没得休息,脸色狰狞不顾形象的怒吼:“你居然已经炼气期五转,好,很好!我们走着瞧!”

  说完一言不发,直接从擂台一跃离开,就连玄真门其他弟子中有人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但看见李叶那一脸铁青的样子,都是吓得不敢吭声。

  当然比起李叶离开,他们此刻最震惊的莫过于这一场比武的结果。

  五品弟子,玄真门有名的贵公子李叶师兄,居然输了?

  “牛逼!”

  几个玄真门弟子憋了半天,然后用两个字总结。

  李叶一步步离开,然后走着走着突然间感觉浑身一松,然后就整个肩膀垮了下来,长长的呼了口气,脸上那阴冷铁青的表情荡然无存。

  “果然没办法改变啊。”

  回过头,看到的是站在擂台上万众瞩目的人影,比起他现在落寞离开的背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虽然早就知道会成为背景板,但好歹也安排个漂亮师妹什么的来安慰一下我这颗受伤的心灵呢,这个待遇太偏心了。”

  他分明看到之前还一个个对他崇拜无比的师妹师姐,现在全跑去擂台嘘寒问暖去了。

  “这小子下手可够狠的,幸好门派内弟子比武只能用木剑,不然我这身子骨肯定扛不住,至少躺十天半个月。”

  “还真的是炼气期五转,但比其他炼气期五转的五品弟子厉害。”

  “刚才要是能同样用木剑,也不轻敌认真打一场应该还有希望打个平手。”

  李叶一边嘀咕一边摇头。

  因为那完全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一场比武必须是他输给唐师弟。

  你说为什么?

  因为剧本就是这么写的。

  ……

  新书发布,求收藏~推荐票~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6/66972/5056361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