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奉天承命之祸妻难挡 > 第四百三十九章

第四百三十九章


  还故作高冷的扯着大白兔的缰绳,双腿轻轻的夹了一下兔兔圆鼓鼓的肚子,这才让大白兔放快了速度,一颠一颠的离众人而去。

  “二姑娘小点心,前面的路难走。”莫人大声的好心提醒道。

  慕青黛傲娇的哼哼了一声,转过头蔑视的说道:“放心,你们还是看着自己比较好,免得拖了我的后啊——!”

  倒霉的慕青黛还没将后话全数说完,忽然觉得胯下一空,被这只傻乎乎额大白兔给带进了沟。

  只留下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冲向深渊顶部,震起荡荡刺耳回响。

  慕岩陀见二姐忽然从中道上消失,心头一紧,连忙从穿山妖甲宽厚的脊背上跳下来,跑到前方坍塌的地方向下瞅去。

  眼泪都快流出眼眶的他,当看清楚下面的情况之时,眼梢一弯,将松针大小的泪点给挤了出来,捂住肚子哈哈大笑。

  后头的莫人看到二姑娘掉了下去,忙拿上绳索去救援。

  还没走到跟前却被慕岩陀这般无厘头的反应给弄得一头雾水,疑惑万分之下垂下眼眸。

  只见下面的慕青黛,双脚陷入深厚的泥土之中,双手抱着缩小了的大白兔,扑棱着睫毛似是幽怨的瞅着上方。

  “小兔兔,我的小兔兔!”

  比起别人的幸灾乐祸,陈黑皮看到自己无比可爱宝贝的大白兔竟然被那个死女人给弄了下去。

  急的将手头里的胭脂瓶子,刷子,盖子等等等等,哐啷啷的扔在地上。

  屁滚尿流的一个豹子扑式,砰地一声,重重的砸在断层之处。

  慕岩陀感觉到脚下的土层开始松动,连忙往后跳了一步。

  莫人也是,两人同步的天衣无缝。

  原本这里终年潮湿,现在遇到了断层,本就不太稳,结果让头脑“很是灵光”的陈黑皮,因为爱兔心切给扑在了断块土层上方。

  先是悬在半中央底部的土块哗啦啦的,一小块接着一小块往下坠落,而后便是大块大块,咕咚咚的往下直直灌去。

  若说陈黑皮是促进了土层的断裂,那慕岩陀二人则是两位看似无辜的助手,打破了原来刚形成的平衡,结果往后一跳。

  啪!断了!

  只听又一声的惨叫,陈黑皮也给掉了下去。

  下方的慕青黛看到大块土疙瘩朝自己脑门上砸下,不由得面色灰白,脑袋断了弦。

  童话里不都是说,公主在危难时刻,总会有那骑着白马的王子深情的凝视着自己,挥起那有力的双臂,从恶毒巫婆的手上解救了自己。

  但眼下这般,好似没有那骑着白马的王子,有的,只是这只万恶的大白兔和砸下来的娘娘腔。

  天啊,自己之前究竟做了多少恶事,竟然让老天这样对自己。

  没有王子可以,但可不可以不要出现这涂脂抹粉的死变态,太恶心啦!

  危难之间,慕青黛完全丧失了行动能力,但心动能力倒是比别人高出数百倍。

  能在短短一秒之中想到从古至今流传已久的童话故事,以及个人感悟,实属不易。

  咕咚咚一下,啪嗒嗒无数下,可怜的二人被泥土掩埋,成了“活人墓”。

  准备跳下去解救二人的莫人看到身后杵在原地的傻大叉们,吹着胡茬呵斥道:“还不快拿铲子救人,晾咸鱼干啊?”

  说罢,自己便以身作则,稳稳的跳到下面,用双手将那几块最大的泥土疙瘩,和慕岩陀一起给推开了去。

  不一会儿,活人墓周围便聚集着斗胜帮的成员,他们拿着小铲子一下两下的把湿腻的泥土给铲开。

  其中一人手底下干活最麻利,挥起铲子,以一己之力在眨眼睛便将一半面积的土堆给抛开。

  就在他再一次落下铲子的时候,倏然间,一道极为凄厉的惨叫声闷闷的从土层中发了出来。

  那人一听是四帮主,吓得直接将铲子给扔出个老远,双手消退了力道,像是老鼠刨洞一样,才孜孜不倦的努力下,终于露出了陈黑皮那件褐色襕衫一角。

  眼睛一亮,双手成片往泥土一插,而后手指回旋呈勾。

  直接抱住陈黑皮的大腿往后来一个拔萝卜。

  砰地一声,总算是将可怜的陈黑皮给解救了出来。

  陈黑皮出来,大家便看到二姑娘也出现在了眼前,一股脑儿的扑上去,你扫灰来我除尘,打水取布好不热闹。

  在一个阴阳极度不平衡的环境中,弱势往往是最受宠爱的那一个,当然也不能排除慕青黛是慕家二姑娘的身份,更不能排除她火爆脾气燎人骨的性子。

  这一边,失了宠的陈黑皮一口气还没喘活过来,嘶哑咧嘴的躺在随从的身上,哼哼个不停。

  表情的丰富让他那刚搽的粉愣是给勒出道道深壑,诡异不已。

  苦了那被泰山压顶的随从,他捂着肚子痛苦的说道:“四帮主,您休息好了没,我的气都快要断了……”

  陈黑皮这才感觉到旁边有人,只得忍者腚痛爬到一旁款款的休息着。

  但是总感觉腰上凉飕飕的,疑惑之下伸出手摸了摸,腻腻的,滑滑的,紧接着,一股钻心的痛袭腰而来,这下,才明白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他仰起头大声的嘶吼道:“额滴个肾啊——!”

  这一声吼得,把当场的所有人都震在了原地,他们纷纷扭头看向陈黑皮。

  “怎么了,叫甚?”李八走上前递给他一个干净的麻布,想让陈黑皮自个儿把脸上那些泥块子擦干净。

  陈黑皮眼泪汪汪的取过毛巾,悲痛的抹了一把辛酸泪道:“大哥,我的腰子坏了呜呜呜……”

  李八闻声嘴角抽了抽,这家伙语不惊人死不休,被土块砸了,最多是砸伤,何来腰子坏了?

  但也不想打击黑皮的小心脏,于是耐着性子,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安慰道:“黑皮啊”

  “叫人家小陈陈。”陈黑皮哽咽着不满道。

  “好好好,小陈陈啊”

  “嗯,小陈陈在呢。”

  ……

  李八凌乱的看着眼前娇娆的陈黑皮。

  这家伙看来铁定是老毛病又犯了,这给人整得,无话可说!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7/67786/801440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