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奉天承命之祸妻难挡 > 第二百一十章:旱魃!

第二百一十章:旱魃!


  一块绿豆糕一口闷,快速入肚,意犹未尽。

  明亮的灯光下,云景终于查到关于旱魃的记载:“旱魃在沙漠中央出现的几率很大。”

  星阑睨他:“你才知道?我早就知道了。不过……”话说到这里,小脸儿顿时变色,“我们应该不需要去找它了。”

  “却是为何?”云景问道。

  星阑脸色愈加的古怪,她指着云景的身后:“前面跑的那个白影应该就是旱魃了吧?”

  云景瞳孔猛缩,大手一抚,桌案连带着灯盏课本都消失不见,之后拉着星阑落到地面。

  两人对视一眼,一同亮出贴身武器。

  承影剑与湛卢剑,被天下册封在上古十大神器中的宝贝,如今珠联璧合,威力无穷。

  伴随着清脆的出鞘声,两人脊背相互靠在一次,将最脆弱的地方留给最信任的人。

  旱魃行走如风,眨眼间便已翻过三座沙丘。

  玉佩内的风察觉到别样气息的靠近,也跳出来,做好备战状态。

  三个人,六只眼睛,紧盯着朝这边飞奔而来的庞然大物。

  视线中,那白影犹如庞然大物。

  “不是说旱魃只有二三尺吗?”星阑错愕,奔来的家伙少说也要两丈之高,泰坦级别的!

  “情况不明,一会儿小心行事。”

  “好。”

  在这里,无需隐藏水火之力,只见紧握剑柄的右手散发着诡谲的火红色,缓缓与湛卢剑融合在一起。

  蓝红交融,在黑暗中格外显眼。

  地面开始晃动,脚底下的细沙朝坡度低平的地方滑落。

  “臭云,若我们脚下是流沙该怎么办?”星阑的心提在了嗓眼处,她越发觉得自己站的地方很诡异。

  “沙漠就是这样,无需害怕。”

  轻描淡写,干脆利落的话无形中给了星阑一剂定心丸。

  地面震动的频率不断的加大,细沙大块坍塌。

  旱魃终于出现在距离他们百米之外。

  “准备就绪,星阑负责干扰,风辅助我攻击这厮的头顶!”

  “凭什么让我负责干扰?我很能干的!”星阑炸毛,还想争取机会,下一秒,旱魃已然到了三人面前。

  “攻!”云景话音毕,三人整齐划一一跃而起,共同朝旱魃袭击而去。

  “诸位英雄住手!”下一秒,旱魃竟然开口说话。

  巨大的身子蹲在地上,双手抱头求饶。

  三人闻声停手。云景将星阑虎仔身后,冷冷的望着眼前的人形怪物:“究竟是什么诡计?”

  旱魃抬头,头顶上的眼睛让人看起来很老实的亚子,他眼含泪花:“我与这位蓝裙姑娘刚才见过。”

  “屁,我根本没见过你!”星阑果断炸毛,这厮是要让自己担上同伙的罪名吗?

  “就在那个木屋,还有一个身怀龙凤胎的小平,你说过的,她怀的是龙凤胎。”

  “……”

  星阑咂舌。

  云景察觉事情有问题,便转头问:“怎么回事?”

  星阑面容苦逼:“我的确被一家人救了,但那是三个人啊,不是旱魃!”

  云景凤眸微眯,紧握承影剑,一股强大的威压让旱魃瑟瑟发抖。

  它连忙变身成为正常男人的体格:“姑娘,这下认出我了吧?”

  “靠,胡三!”

  “实不相瞒,是我家娘子临盆了,但是没找到游走的大夫,姑娘,你是神医,快点救救我娘子吧!”胡三说着,双膝跪地不断的磕头。

  星阑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那你为何化成旱魃?”

  “那是我的本体,化成旱魃跑的快!”

  “哦。”星阑这才放下浑身的刺,走到胡三跟前将他扶起,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他,“我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话,现在我都会和你一起去,倘若是假话,你会死的很惨。”

  “多谢神医!”胡三激动的泪流满面,再一次变身为旱魃蹲下来,任由星阑趴在自己强壮的脖子上,一阵风似的抄回原路。

  云景也不敢耽搁,御剑追赶着旱魃。

  坐在旱魃脖子上的星阑,使劲抓住这厮的两个大耳朵,早知道就让他抓着了,这下可好,估计得伤风感冒。

  眨眼间,便抵达木屋。星阑跳落地面跑进屋里,查看着平儿的情况。

  堪比透视眼的视觉,无需解开盖在身上的单子,便将腹中胎儿的状况查看的一清二楚。

  “神医,怎么样?平儿很痛苦!”

  胡三初为人父,根本不知道如何照顾快要临盆的妻子。

  星阑绞尽脑汁,终于想到在前世,赫连卓翼生产的情况,灵光一闪:“快去找热水毛巾和剪刀!”

  “哦哦。”晃了神的胡三忙前忙后的去准备。

  婆婆则是握住平儿的手,不断的安慰着她。

  后面跟过来的云景走到床前,仔细替平儿号脉,凤眸一凝:“羊水破了一个时辰,若胎儿还不生下,估计一尸三命!”

  “啊?这下难办了。”在床单下仔细观察胎儿出生情况的星阑探出头,双手染满了红黄色的羊水,面露苦涩,“胎儿的腿朝下,而且脑袋很大,即便是开了盆骨和宫口,也……生不下来……”

  “剖腹。”

  “什么?”

  看到星阑不可置信的表情,云景平静的说道:“只能剖腹,否则再多耽搁一会,三条性命全数陨落。”

  一刻钟后,孩子嘹亮的哭声激动了婆婆和胡三。

  一个时辰后,云景一丝不苟的将割开的皮肉缝合完整,星阑运出水灵力慢慢的滋养着产妇虚弱的身体。

  干净的水将手上的血污清洗干净,抹上慈妨随身携带的润肤膏,总算是将那股难闻的气味盖住。

  婆婆和胡三抱着孩子激动的跪在云景脚下想要磕头谢恩,却被云景拉住:“树仙老人说,在之前逃进来一个旱魃,为何你们都是旱魃?”

  婆婆示意云景坐下说话,自己则是颤颤巍巍的给他倒了杯茶,这才缓缓开口道:“神医有所不知,其实我们一直都是人族。”

  “哦?”云景看了眼星阑和其余二人,他们的神色中都露出不解之意。

  “旱魃就是僵尸,它每年都会来侵扰我们这些苦命的老百姓。”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7/67786/852476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