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奉天承命之祸妻难挡 > 第一百零九章:侠女在上,小生相陪(36更)

第一百零九章:侠女在上,小生相陪(36更)


  “什么果冻?”赫连泽懵圈,真是莫名其妙。

  “就是刚才你放在我嘴边的果冻啊,快点,都是大老爷们,给俺一个。”

  “……”

  赫连泽连忙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遇到星阑,是他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只要稍不留意,就会被这厮气的头晕目眩,气血亏损。

  手举了半天,都没看到赫连泽有什么动作,为了达到目标,她继续憨笑:“大兄弟,给俺一个。”

  赫连泽的脸霎然全黑,阴云密布,嘴角发抖,拳头紧捏,似是在酝酿某种洪荒之力,最终破口而出:“那是老子的嘴!”

  星阑被这一声吼给吓得捂住了耳朵,这丫的,听声音应该是斯斯文文的败类,怎么说起话来像是叮了便便一样的绿头苍蝇?

  在气势上被人压倒一头,星阑表示很不服气。

  她哐啷一声将湛卢剑扔在地上,双手叉腰道:“喂,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什么叫做老子的嘴,人家老子先生是圣人,是我们新一代年轻人要尊重的圣贤,不能用他的名讳开玩笑,懂不懂?”

  “……”

  一气呵成的话惊呆了赫连泽,也惊呆了一旁看戏的三人。

  风被星阑逗笑了,捂着嘴巴拼了老命的憋笑。

  只要身边有星阑和赫连泽,他保证,每天吃饱喝足不用运动都可以保持健美的身材。

  憋笑须得消耗大量的脂肪热量!

  怔愣了许久,赫连泽才渐渐的回过了神。

  见星阑一脸吃人的模样,他终于败下阵,点点头蔫蔫道:“知道了,多谢侠女的教诲,小生一定感激涕零。”

  “欸,这才差不多嘛,孺子可教也,让本侠女倒觉得不好意思了。”星阑沾沾自喜的说着,还不忘拍了拍自己的心口窝,以表示“深刻的歉意”。

  “那……”安抚住了这只母老虎,赫连泽低语道,“既然侠女一路上行侠仗义,定是身困体乏,食不果腹,小生愿尽地主之谊,请女侠到前方客栈海宴一顿,如何?”

  “这个嘛……”

  正当星阑装逼模式开启之时,肚子不老实的咕噜噜叫了起来,让她讪讪的干笑了两下:“既然公子这般客气,那本侠女也就恭敬不如从命,随公子去客栈。”

  “看出来了,臭小子这是要先忍辱负重,到最后来个致命一击,将星阑完全拿下!”风摸着下巴推理道。

  “我倒觉得,是赫连兄忌惮这位姑娘,怂了。”苗青对风的说辞不以为然,双手托腮躺在草丛中认真的说道。

  刚才赫连泽亲姑娘的一幕,他愣是连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这番视觉盛宴。

  “对了,风公子,赫连兄好像还有一个未过门的媳妇儿吧,在外头这么拈花惹草,会不会有些太过了?”

  “呆子!”风十分嫌弃的唾骂道,起身离开。

  苗青见机,也连忙跟了上去。

  余光瞥到身边走过来的两个货色,赫连泽扬起下巴道:“马车,是我和这位侠女的,你们二人随便。”

  说着,便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星阑满意的点点头,提着裙摆弓腰走进马车。

  身后的赫连泽还不忘将其裙子提起,免得沾染了地上的灰尘。

  这一行为看的风和苗青一脸黑线,他们二人瞬间失宠,你看看我,我瞅瞅你,眼中的“委屈”能与谁人说。

  “哇塞,这马车舒服耶!”星阑大爷似的斜靠在软垫上,美美的伸了个懒腰。

  这些时日风餐露宿,睡的地儿要么是坟墓,要么是山洞。

  孤魂野鬼的,渗的人心慌。

  “来,把这个盖上。”赫连泽吧自己的披风放在星阑的腿上笑道。

  星阑斜睨了一眼,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你让本女侠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要是杀人越货,我可不干!”

  “难道,我的好意在你的心中就这般廉价,充满了交易?”赫连泽甚是委屈的问道。

  “……”

  星阑语塞,虽然看不清面前之人的模样,但凭借女人的第六感觉,这厮,是委屈了?

  难不成,是自己之前欠下的风流债?

  不会啊,自己是个专一的人,怎么可能会随意乱调戏人?

  三言两语中,小心思转来转去,没个定头。

  对面的赫连泽望着时而低头沉思,时而摇头晃脑,时而嘴角抽搐的星阑,一脸雾水。

  “两位公子,你们怎么不上去?”解手回来的车夫问道。

  风撇了撇嘴,阴阳怪气道:“里面坐了位爷,谁敢进入放肆?”

  “要不,让我去前方的大车台再给您叫一辆?”

  “多远?”“五公里。”

  “……算了算了,我和苗青坐车顶。”

  风摆了摆手,便准备扒着车顶上去,忽然眼珠一转,将车帘打开。

  “你干什么?”车厢内的赫连泽不悦的问道。

  风嘿嘿一笑:“好徒儿,这荒郊野岭的,你就可怜可怜师父我,我的屁股小,不占地儿,要不然我真的就要上车顶喝西北风了,你忍心么?”

  丝丝欠揍的语气,让星阑看向两人的神情都变得古怪了起来。

  不对,有猫腻!

  黑漆漆的眼睛在赫连泽与门口这位人的身上扫来扫去,表情逐渐猥琐。

  “你爱坐哪儿坐哪儿,别问我,赶路要紧。”赫连泽提醒道。

  “可是我坐在马车顶上,就相当于坐在你头上,你会介意吗?”风不死心,希望可以争取车厢内的位置。

  寒冬腊月,外头不利于打瞌睡。

  “不介意。”赫连泽脱口而出,手里运出雷电袭向风。

  风见机连忙将帘子放下,才免于一难,乖乖的坐在车顶上愁眉苦脸。

  “你上的来么?”他瞅着下方的苗青问道。

  苗青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风,车夫旁边就有座位,并且还避风。

  “唉!”他可惜的摇了摇头,迈着悠闲的步伐来到马车的另一头,与车夫平齐而坐。

  “靠,这算什么!”风错愕的看着苗青,顿时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

  好地儿竟然没发现?

  五公里外有大车台,在那里倒换车辆以便继续行驶。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7/67786/865766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