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奉天承命之祸妻难挡 > 第八十一章:啊!我的老腰子(8更)

第八十一章:啊!我的老腰子(8更)


  瞅着上空是不是飞来飞去的老鸹,她很是疑惑,为什么不同的鸟,叫声都别具特色?

  “觉得自己真的是吃饱了没事干,想这傻缺啊?”她很是嫌弃的吐槽着自己。

  “白阑,你睡了吗?”星阑忽然问道。

  “没有。”天海中的白阑回应着,她此刻正用自己的正气滋养着翎凰蛋。

  从邪丸出世到现在,黑阑因为吞食了三十六个心脏,导致一直处于沉睡的状态。

  这让白阑有了一丝不安,每天都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

  不断的督促着星阑修行上善若水之术,这才让翎凰蛋上缠绕着的邪气有了一些退减的征兆。

  “你怎么不睡?”星阑问道。

  “……”

  这人闲起来是多么的可怕,白阑闻言嘴角一顿猛抽,随后冷声道:“你要是觉得无聊,就去院里修习破狼杀剑术,或者上善若水之术,别再打扰我!”

  说罢,直接销声匿迹。

  星阑凌乱中……

  她只不过是想当个好人慰问一下,顺便想进入自己的天海逛一逛,但好像对于白阑来说,这些关心的言辞然并卵用。

  “唉,众人皆醉我独醒,这等孤单何人能懂?唯有我家美人,美人美人你在何处,想的我衣带渐……靠!啥玩意儿!”

  还没等星阑抒发完自己的感情之时,只觉得肚子一重,好似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吓得她连忙从床上弹起身,脚在褥子上来来回回摸索着,好像并没有什么东西。

  “见鬼了?”她反问道。

  心中顿时有股不妙之感。

  回想起今日捉妖殿一行,那里在白阑的口中,就好像是荒郊野岭的寺庙一样。

  “该不会是把捉妖殿的鬼怪给招了来吧?”星阑有些害怕的喃喃着,眼珠子都快要从眼眶里蹦跶出来。

  吓得她连忙将床头柜上的柳叶剑给提了起来,在屋里乱转。

  忽然,脑袋被猛的一拍,疼的她“啊”的一声给尖叫了出来。

  如今夜黑人静的,谁能知道她这里鬼哭狼嚎?

  脑袋的疼意还未消减,屁股上又好似被人给踹了一脚,吓得星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哐啷一下扔掉手里的柳叶剑。

  双手合掌,哭诉道:“鬼爷爷啊,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那贱兮兮的模样,要是陆芙在,定会给三个大嘴巴子,真不知道当初是不是瞎了眼了,竟然会看上这种“贱人”。

  话还未说完,指尖又被打了一下,星阑哭嚎的越来越凶:“呜呜呜……鬼爷爷,我错了,我再也不好吃懒做,我一定会勤加修炼的,你饶了我吧……我我我给你烧纸钱,几个亿都……啊——我的老腰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鬼上身,星阑只觉得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她也是一边哭着,一边狼狈的在地上乱磕头,嘴里还神神叨叨着。

  这哭嚎声,最终还是让隔壁修炼的慕远志听见了,他连忙拿着灯笼赶了过来,便看到星阑像是魔怔了一样,穿着单薄的亵衣,在地上又哭又笑,还不停的磕头。

  “星阑!”他呼唤了一声,便将灯笼扔在地上,把发了疯的星阑给扶了起来。

  “远志兄!”

  星阑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心智崩塌的她连忙一个蹦子,直接趴在慕远志的怀里,双腿卡在某人的腰上,浑身颤抖,像极了受惊过度的大傻叉。

  慕远志亦是一个头两个大,怀里挂着个重物,他又气又好笑的说道:“怎么了,做噩梦?”

  “呜呜呜鬼爷爷欺负我……”星阑哭嚎道。

  “……”

  慕远志深感无力的叹了口气,毫不怜香惜玉的将星阑从身上给撕下来,抓住她的胳膊说道:“究竟怎么了,半夜三更的。”

  只见星阑抬起泪眼模糊的小脸儿,扯着嘴巴,哈喇子流了一衣襟,惊魂未定:“远志兄,这屋里有鬼,它欺负我!”

  “鬼?”

  慕远志运出木灵力在屋内查看了一番,并未发现阴东西的气息,不由得说道:“你太累了,快点去休息,这里是慕府,没有鬼。”

  “我不要,我不要睡这里了!”星阑拼了命的摇头。

  “那你要睡哪?”慕远志问道。

  只见星阑露出一个贱兮兮的表情,慕远志眉头一挑,瞬间会意……

  “娘,开门啊娘!”

  慈安阁外头,拉着星阑胳膊的慕远志用力的砸着大门,试图要将母亲大人给叫醒。

  “怎么样,师父有动静吗?”星阑缩着脖子问道。

  “你啊,就是欠收拾!”慕远志咬牙教训道。

  过了很久,才听到院里一阵细碎的脚步声,紧接着们被打开。

  “你们干嘛,半夜三更的!”

  衣冠不整的陆芙凌乱着头发,红光满面的看着眼前两个糟心的兔崽子没好气的问道。

  “娘你……”

  借着灯光,慕远志惊呆了,他是不是做了什么罪恶滔天的孽事?

  “有屁快放!”陆芙显然还在气头上。

  慕远志连忙将星阑推到院里,说道:“母亲,星阑找你有事,我……我先走了!”

  说罢,一溜烟的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星阑眼瞎,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打扰了师父她老人家的好事,像是个傻子一样嘿嘿笑着。

  身后的阁楼,忽然飞出去一道紫色的身影……

  感觉到那个死鬼离开之后,陆芙才拉着星阑的手,给她寻了个离自己卧室极为遥远的卧房打发了去。

  一连几夜,星阑都厚着个脸皮在陆芙的院子里“醉生梦死”,丝毫不为所动。

  直到一天,陆芙拉着她的手,好脾气的说了些好话之后,还专门请大姑在丝琚阁做了法,星阑才勉强重新住了进去。

  晚上,睡前的星阑拿着大姑给自己的沉香,说是沉香可以辟邪,她便每天都点着。

  安稳了几日,点香也成了习惯。

  手里握着捂热了的香把,站在香炉前念念有词:“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您一定要在保佑我,这是人呆的地儿,千万别让那些阴东西害了我……”

  其实星阑也是非常的不安心。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7/67786/865767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