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奉天承命之祸妻难挡 > 第五十五章:懂不懂怜香惜玉?

第五十五章:懂不懂怜香惜玉?


  “可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碰你的女人!”陆芙忍不住低声怒吼道。

  粗狂的声音在书房中霎时间嘈杂不已,吼完了,耳朵依旧在嗡嗡直响,她清了清嗓子,深呼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糟糕透了的心情。

  “唯一?”

  远志苦笑:“您不明白,真正爱一个人,不论这个人在何处,在何时,都会忍不住思念她。

  贞儿走了整整十年,我都无法原谅我自己。有时候,我都在想,若是洞房花烛夜不要碰贞儿,她,会不会依旧还活着?”

  儿子的心痛,作为娘的,心怎会不痛?

  陆芙闭上眼睛,试图将流出来的泪水顶回去,藏在袖子里的手依旧在微微的颤抖,她不知道该如何说。

  远志的执念太深,十年都未能将这件事情放下!

  “叩叩叩!”

  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屋内原有的伤感不安。

  远志连忙走过去将门打开,看到大姑站在门外,赶紧抱拳道:“远志见过大姑前辈。”

  大姑点点头,谨慎的绕过远志走进书房,却看到陆芙的肩膀一抽一抽的,故意打趣儿:“喂,你在哭啊?”

  陆芙得知是大姑到来,连忙擦干了泪水,强颜欢笑的转过身道:“怎么会呢,是开心,开心罢了!”

  大姑斜嘴一笑,陆芙这婆娘的口是心非她怎会不知,但想到来这儿有要事要办,便不在多做问候。

  将一份折子放在桌上,对远志道:“我刚才查了,那个女孩不是妖兽,是活生生的人。”

  “那她为何会有火灵源?”远志问道。

  “变异。”

  大姑开口道:“目前,也只有变异这种说法才能说得通,自古以来,火灵源只出现在男性体内,星阑这种情况,让人匪夷所思。”

  望着大姑揪紧的眉头,慕远志眼色渐深,能让大姑纠结的事情,定然不一般。

  汇报完毕的大姑感觉到身边异样的视线,便转过头将目光迎了上去,只见陆芙朝自己挤眉弄眼,瞬间会意。

  她笑了笑,道:“远志啊,既然星阑是人族,那你也不好将她囚禁在地下室,要不然听大姑一句劝,让她出来,慕府这么大的地儿,随随便便腾出一些,也是足够。”

  大姑发话,他岂能不遵?

  无奈之下只得点头道:“好,我这就吩咐侍卫,让那女的出来,至于住处,让母亲大人安排就好。”

  “那就让她和你住一个院。”陆芙要求道。

  “不行!珍珠苑外人不得靠近!”远志脸色煞青,对于原则上的问题,他坚决不妥协!

  珍珠苑是他和贞儿的一方极乐净土,不论是谁,哪怕是亲人,在没有他的允许之下,都不得进入!

  见远志的情绪波动这么大,陆芙也意识到自己的心果然急了,只得耸耸肩道:“好了好了,怕了你了,就让她住在隔壁的丝琚阁好了。”

  远志这才收起了浑身的怒气,不自在的他甩袖离去。

  看着远去的孩子,大姑也是无奈:“陆芙啊,你说,远志的心结何时能解开?”

  “或许,星阑就是一个突破口。”

  陆芙走上前郑重的说道:“她身上有火灵源,正好可以克制住远志的至尊木灵源。”

  “唉,想想十年前那场盛世婚礼,惊艳了多少人的目光。却没有想到,一代佳人孟贞,竟然会命陨黄泉,死在了自己最爱的人手中。”

  大姑看透了许多悲欢离合,但提起这件事情,还是止不住的唏嘘感慨。

  “但这不是远志的错啊,谁让远志天生就是这种命,别人,都无法近身。”陆芙说到这里,心还是隐隐作痛。

  “星阑,或许正如你所言,是个突破口,若是能让远志走出这个障碍,她也算是功臣。”大姑沉重的说着。

  “谁说不是呢,星阑活泼好动,更重要的是,她是唯一可以近远志身的人,或多或少,也会让远志能感应到人世间的暖意……好了,尽说些这么沉重的话题,走,咱们喝酒去!”

  陆芙是个心高气傲之人,不愿被凡尘琐事干扰心中的一方安静,忙收起惆怅的情绪调笑道。

  “只有酒么?”大姑挑眉问道。

  “当然还有小郎倌啊,走啦!”陆芙大笑着,和大姑勾肩搭背的潇洒离开慕府。

  “姑娘,这便是你今后要居住的丝琚阁。”冷面侍卫客气的做出请的姿势,示意星阑走进去看看。

  “丝琚阁?”

  星阑眼睛顿时散发出闪亮之色,听这名字,肯定气派啊,想不到初次来到外头,竟然会安排在如此豪华的住所。

  真是上天在垂怜她!

  见星阑垂着哈喇子傻愣在外头,冷面侍卫提醒道:“姑娘为何不进来?”

  星阑招了招手,笑道:“老规矩,你带头。”

  “我已经进来了,姑娘。”侍卫再一次好意的提醒道。

  他站在门内许久,都未见星阑又挪动脚步的动机,此刻看着她,就像是看傻子。

  “哦哦。”

  星阑自知尴尬,邪邪的吐了吐舌头,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往前走,竟不料扑通一声,被门槛绊倒在地。

  伴随着一道尖叫,标准的狗啃泥式正式上演,星阑的小脸儿全部贴在了地上,感觉鼻梁骨都要给震碎了。

  冷面侍卫依旧像是木头一样,大公子说过,这是一只修为很高的妖兽,断然不能用对待人的方法对待它。

  于是走上前在星阑的小腿上踹了一脚,冷声道:“喂,没死吭个气!”

  被摔懵的星阑一边倒吸着凉气,一边艰难的站起身,龇牙咧嘴道:“喂,你懂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不懂。”侍卫严肃着神情回答道。

  “……”

  真他娘的能把天聊死!

  这简直和慕远志一个损色儿,钢铁直男!

  星阑心中诽腹个不停,但面子上还是一本正经。

  环顾了一番四周,原谅她看不见建筑是怎样的,但就周围的花草树木的布局,应该是挺雅致的院落。

  她憨憨的走到侍卫跟前,用胳膊戳了戳某冷面的胳膊,笑道:“大兄弟,你会选屋子吗?我想要一个漂亮的屋子。”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67/67786/873293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