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王者归来赵洞庭颖儿 > 1610.下渭南县

1610.下渭南县


栗邑镇之战后,白锦军仅仅只剩下四百余将士。而大理军区供奉们也有几个带伤。

        从栗邑镇赶往渭南县途中,虽凌成志等人不断号召随行的百姓们投军入伍,但收效甚微。

        随着他们出来的多数都有家人需要守护,很难下定决定投入到和元朝作对的行列。

        凌成志等人对此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渭南县内守军有五百余众。

        其实在面对着后面极可能有元军很快追赶上来的情况下,眼下并非是进攻渭南县的好时机。但他们没有别的选择。

        现在不论是白锦军将士还是百姓们,都迫切的需要扎根的地方。而根据刘诸温之前的意思,渭南县就是最好的驻扎之地。

        在到这渭南县之前,席高轩和徐木坤就已经派遣一位上元境供奉前往蓝田县报信。

        有他们在,要拿下渭南县不是什么问题。但是,却可能不足以将渭南县给守护下来。

        因为元军已经知道他们存在于白锦军中。若是来攻,必然军中也会有不弱于他们的高手同行。

        绿林营之前随着伯颜等人进攻大宋时虽有损伤,但直到现在。底蕴和实力也还是颇强的。

        要想守住渭南县,唯有通知刘诸温快些派人支援。而这,也是原本刘诸温的盘算。

        他在蓝田,白锦军在渭南,途中并无需横穿元军盘踞的地盘,观望驰援还是可以做得到的。

        此时此刻,在渭南县城头城下发生的战斗并算不上惊天动地,却也颇为引人注目。

        因为席高轩、徐木坤等大理军区供奉几近全部出动。

        他们和白锦军到得城下以后,席高轩率着上元境供奉们直直掠上城头。徐木坤则是独自掠向城门。

        渭南县守军不过两百神龙铳,连掷弹筒都没有,再被席高轩、徐木坤意境威慑,自是对这些速度奇快的供奉们造不成什么威胁。

        才是刚刚开始征战的时候,徐木坤便用手中长剑硬生生将城门劈碎开来。

        然后他的身影直向着甬道内掠去。

        甬道后面的元军皆被意境笼罩,动弹不得。

        徐木坤冲到人群中大肆斩杀。

        "杀!"

        凌成志在城外看到这幕,振奋不已。高举起手中神龙铳,率着众白锦军将士紧随其后杀进城里。

        城头席高轩等人也是不遗余力地消灭着那些守军。

        只短短时间,城头守军将领的脑袋便就被席高轩提在了手中。

        他和诸位上元境供奉纷纷停手,剩余的守军眼中满是惧意,不敢再有半点反抗的念头,纷纷跪地乞降。

        整个渭南县之战只延续短短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在守军投降以后,凌成志让白锦军将士将守军缴械。然后便让外面的百姓们进城。

        风尘仆仆的三原城百姓们纷纷涌入到城头之内。

        这城头短暂的战争,甚至都没有给城内的百姓带来多大的困扰。

        倒是三原城百姓们进城引起的轰动还要大些。

        一时间渭南县街道上人满为患。

        来自于三原城的百姓们有人在渭南县内有亲朋,忙不迭带着家人去投奔。

        凌成志、席高轩等人则是带着白锦军将士,押着那些降卒往府衙而去。

        渭南县县令显然是不知道席高轩等人随在白锦军中的事情,白锦军破城时,他尚且都还和渭南县诸官吏在府衙内议事。

        其实说是议事,倒也不如说是他们也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够挡住白锦军,是集聚起来准备随时出城。

        可是谁又能想到白锦军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破城?

        于是当凌成志等人率军到得府衙的时候,正好是撞着正匆匆准备离开的渭南县的官员们。

        这些品阶并不高的官员看着府衙外团团围绕的白锦军。还有那些垂头丧气的降卒,刹那间全部都是变了脸色。

        没谁敢再迈出府衙半步。

        那些站在府衙门口的捕快、士卒们也都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

        被白锦军将士用神龙铳指着,他们生怕自己有任何的动静,然后就会被子弹给射穿脑袋。

        凌成志走到前头,对着穿着官袍的众官员喝问道:"谁是管事的?"

        渭南县县令柴尚约莫五十岁许人,留着小搓胡须。说不清是好人坏人,算不上大奸,但也不能说是清正。

        他应该是属于在元朝官吏中颇为平庸的那种。

        瞧着眼带煞气的凌成志问出这句话,他有颤颤巍巍地上前两步,竟是对着凌成志拱手道:"在下渭南县令柴尚,见过将军!"

        他显得颇为谦卑。当然,这纯粹是因为害怕。

        他们这些人的姓名可全是拿捏在白锦军的手里。而白锦军会不会杀他们。又是全凭凌成志的意思。

        柴尚这点儿眼力劲还是有的,看得出来凌成志就是白锦军的头。因为,只有凌成志穿的是千夫长级别甲胄。

        凌成志昂首挺胸看着他。道:"从现在起,渭南县就是我们白锦军的了!"

        "喔!"

        "喔!"

        "喔!"

        白锦军将士们都是振奋地高喊起来。

        这更是让得柴尚等人脸色微白。

        "是,是,是,以后渭南县唯将军马首是瞻。"柴尚不敢有半点不满,鸡啄米似的点头答应。

        他显然很识趣。

        凌成志颇为满意地点点头。瞧了眼席高轩,接着又对柴尚道:"那你即刻去将城内官员全部宣到府衙来,本将军有事情交代他们!"

        这些都是席高轩教他的。

        柴尚不敢有半点怠慢,又连忙吩咐他身边那个同样带着家小准备离开渭南的县尉大人。

        县尉招呼几个捕快跑开去,凌成志示意几个白锦军士卒跟着他们。然后便和席高轩等人排开一众官员,向着府衙内走去。

        柴尚等人都是垂头丧气。如丧考妣,却也只得老老实实跟在后面。

        到得府衙正殿里,凌成志却是让席高轩、徐木坤两人坐在了最上首处,他自己在下方坐着。

        柴尚等几个元官连坐都不敢坐,只是讪讪站着。

        他们的那些家人们则是站在大堂外,连进都不敢进来。

        凌成志看着他们,耸耸肩膀道:"让你们的家小都各自回屋去吧!那些金银珠宝,就给我们白锦军充作军饷了。"

        看着柴尚那些家小们大包小包,连马车都有十来辆,凌成志用屁股都想得到里面肯定有不少财宝。

        而元朝的俸禄并不算高,这些财宝是哪里来的也就可想而知。

        这在元朝境内是极为普遍的情况。

        元朝这些年来,腐败的情况较之当初的大宋怕都还要更为严重。朝中官员没有什么信仰。鲜少有人当官不是为捞钱去的。

        卖官卖爵的事情在元朝也常见得很。

        柴尚等人脸色顿时更为惨白,却不敢多说半句。

        在他们的呵斥下,那些家小们匆匆离开。大堂外。留下不少财宝。

        过不多时,那县尉也带着几个官吏进来。至此,在渭南县有些影响力的官员算是悉数到齐了。

        才刚进屋。凌成华便对着他们喝道:"还不跪下!"

        包括柴尚在内的众元官都是齐刷刷跪下来。

        有人哭喊:"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啊!"

        凌成志幽幽道:"你们放心,本将无意取你们的性命。只要你们老老实实,好好替本将管着这渭南县。将你们这些年贪墨的东西都给交出来,本将保你们性命无忧。另外,敢问哪位是县簿大人啊?"

        有个老头抬头道:"将军,在下便是。"

        凌成志道:"等会儿将县内银库、粮库的情况交给本将军!"

        从三原城到这里,他都还没有给白锦军的将士们发过军饷。现在拿下渭南县,也是该给将士们发军饷的时候。

        虽然这些白锦军将士们都是自愿跟随着他的,但说到底,连军饷都发不起的军队,绝对不能够长久。

        凌成志虽然不知道能够守住这渭南县多长的时间,但不管怎么说,也先把渭南县的金银和粮草弄到手里再说。

        反正,这些又不是他们从百姓手里去抢的,不拿白不拿。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99422/99422946/625914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