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林浩然苏勤儿 > 第726章 少年的挑战

第726章 少年的挑战


“战斗任务?”

        郭经鸣一听,顿时高兴起来,一扫之前的郁闷。

        “爹,您说的是不是真的?真的要和那些兽人作战?”郭经鸣眼睛里闪着光,迫不及待地问郭大松。

        郭大松则是一脸严肃,他看了看郭经鸣,又看了看吴浪,说道:“经鸣,你知道爹最担心的是什么吗?”

        “什么?”郭经鸣问。

        “爹担心的是你。”

        “哦?爹,我怎么了?”郭经鸣不解。

        “经鸣,你要多多向你师兄学习,你看,每临大事有静气,这才是一个修行者应该有的境界,爹不是告诉过你吗?做任何事,都是沉得住气。”郭大松说道。

        郭经鸣心里不服气,但是嘴上却道:“爹,孩儿知道了,你快说说具体的任务吧。”

        “你看,你这孩子,现在又沉不住气了!”郭大松忍不住笑了。

        这郭经鸣毕竟是他的独子,郭大松虽然生气,这也是望子成龙的心切,他自然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更加优秀,这样才能继承他的位置。

        在玄天大陆,是公平的,也是残忍的。

        其公平在于:只要你潜心修行,达到了一定的修为,便能获得一定的地位。

        而其残忍的一面在于:即便你的祖辈有很高的修为又很高的地位,一旦子孙不肖,修为与拥有的地位和资源不匹配,便会不断地有人来替代你。

        有种弱肉强食的意味。

        但,这也是修行界不变的真理。

        强者就是强者,弱者只能是弱者,这也是无数个修行者不断刻苦修行的动力。

        郭大松是这样对自己儿子的,那个吴仁才也是这样对待他的儿子和女儿的。

        “爹,我知道了,我听你的,我一定要沉稳。”郭经鸣对郭大松妥协了。

        郭大松沉吟片刻,说道:“好了,阿浪,经鸣,你们今天准备一下,明天一早,便带领三百弟子前往边境。”

        “啊?这么快?明天就走?”郭经鸣有些惊讶。

        “怎么?经鸣,你不是巴望着前往边境吗?”郭大松表情严肃地说。

        “是呀,可是爹,这三百弟子,是不是太少了?是不是也要带上万把的军士呀?”郭经鸣问。

        “不用。”郭大松说道,“你和阿浪尚且年轻,带兵打仗的经验不足,所以,你们这一次带上三百弟子即可。”

        “师父,我明白了。”吴浪说道,“您是不是让我们先去探探这些兽人的实力?”

        郭大松点点头,说道:“对,你们带着这三百弟子,如果碰到兽人,不要莽撞,而是采取一些策略,给他们一些打击,让他们知道咱们的实力。”

        “爹,那为什么咱们不大兵压境,给那些兽人以致命打击呢?”郭经鸣不解。

        “经鸣,这个以后你就会明白的,现在就先按照爹的安排去做就行了。”郭大松说道。

        “是!”郭经鸣应允。

        “还有——”郭大松又说,“经鸣,这一次的任务,以你师兄为主,一切命令听你师兄的,你要多多学习。”

        “啊?”郭经鸣愣了一下。

        “啊什么?要不你就留在这里?”郭大松冷冷说道。

        “哦,爹,我听你的,这次任务我听师兄的。”郭经鸣说道。

        旁边的吴浪,却是有些不好意思。

        “好了,你们俩下去准备吧,挑一些勇猛的弟子,配一些好用的兵器。”郭大松说。

        “是!”

        郭经鸣和吴浪,领命而去。

        “这个小子,真是不懂我的良苦用心呀!”郭大松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不禁叹了一声。

        郭大松的这话,像是对吴浪说的,实际上是对自己儿子说的。

        郭大松要让自己的儿子尽快成长起来,不光在修为上,在其他的能力上,在谋略上,也要让他变得更强起来。

        不说别人,单单是他的师兄吴浪,郭经鸣便有些跟不上。

        这也是郭大松担心的地方。

        而这一次,郭大松终于决心要把儿子拉出去历练一下。

        面对穷凶极恶的兽人,郭大松有些担心儿子的安危,但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他知道,自己要是不放手让儿子历练,以后怕是会害了儿子的。

        ……

        郭大松坐在中堂之上,静了一会儿。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像是管家一样的任恭恭敬敬地走了进来。

        “镇安,事情安排得怎么样了?”郭大松小声问道。

        王镇安,郭大松的管家,跟随郭大松十多年,办事滴水不漏,深得郭大松信任,这黑风府大小事务,多由王镇安掌管。

        “城主,吴家四人都已经安排妥当。”

        “哦?他们对于住处可否满意?”郭大松又问。

        “呵呵,城主放心,他们很满意,按照吴大人的话说,像是这么又安全又舒适的地方,真的是很难得呀。”

        “也是,我留他们在这里,也是冒了很大的风险。”郭大松的脸色凝重,他又嘱咐道:“镇安,记住了,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更是不能让少城主和吴浪知道。”

        “知道了,城主。”

        “还有——”郭大松又说,“镇安,你也找机会对吴家的人说一声,让他们只在那个院子里活动,不要乱走动,吃喝用度,你好生招待便是。不然的话,咱们会招来祸患的。”

        王镇安微微一笑,说道:“城主,你就放心吧,吴家的人比咱们还小心呢,城主,刚才那个吴大人,他倒是让我问您什么时候有空,他想要当面向您致谢。”

        “这个嘛,等等再说吧,让他们先安顿下来再说。”郭大松说着,又想起一件事,便对王镇安说道:“镇安,我都忘了,你来黑风府里有十年了吗?”

        王镇安不知道郭大松为何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他想了想,说道:“城主,不止十年,当初我来投奔城主的时候,少城主才六岁呢。”

        “哦,这么说,已经十三年了,行啊镇安,这些年也辛苦你了,你也为我们郭家立下了不少的功劳。”

        “呵呵……”王全安笑着,“城主,今天怎么说起这事了?属下哪有什么功劳?连苦劳也谈不上!当年也是蒙受城主收留,不然的话,我王全安现在还能不能活着还不知道呢!”

        听了王全安的话,郭大松突然变得高兴起来。

        “走,全安,带我去看看吴家的人。”郭大松说道。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99509/99509909/486146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