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林浩然苏勤儿 > 第722章 风不平浪不静

第722章 风不平浪不静


原来,李老三想多了。

        他以为林浩然看到那姑娘长得好看,便带回龙尾村。

        作为一个男人,或者曾经功能正常的男人,李老三自然理解林浩然的做法,所以便给林浩然出主意,以免林浩然后院起火。

        “李大伯,你想多了,我对那姑娘没有什么想法,只是让她在这里避上几天,等过了这阵风头,她就走。”林浩然说。

        李老三落了个没趣,他看了一眼林浩然,嘟囔道:“行,浩然,我只是提了一个建议,需要怎么配合,你说就行,只要你和婉儿能好好的就行。”

        李老三走了,院子里的杜小树却是对着林浩然嘿嘿笑着。

        “小树,你笑什么呢?”林浩然假装生气的样子。

        “我在笑李爷爷,他想的有些多呀。他还以为你会和这个钟姑娘好呢。”杜小树笑道。

        林浩然剑眉一扫,望着杜小树,像是不认识似的。

        “小树,我会和这个钟姑娘好?小树,这个‘好’是个什么意思?”林浩然装作严肃的样子。

        杜小树想了想,说道:“不就是住在一起生孩子吗?”

        “你这孩子,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呀!”林浩然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快,小树,好好休息去,休息好了,就好好练功!”

        “哎,好咧!”杜小树说着,便笑嘻嘻的回自己的房间里取了。

        ……

        兰溪镇。

        悦来客栈。

        一声声的哀嚎声此起彼伏。

        四五十个人都被毒物咬伤了,二十几个都躺在地上不动了,轻一些的也是斜坐在地上嚎叫着。

        陆步平,有些狼狈地坐在院子中的一个椅子上,他面无表情,命人将这些毒物的解药分发下去,给这些中毒的人服下。

        在他的另一旁,躺着一个尸体。

        这是霍彪的尸体!

        天未亮,怡红院里的老鸨查房,发现霍彪死在了雅间里,而她们的头牌也是被点中了穴位,躺在地上不能动。

        尽管服用了解药,仍然有十几个中毒很深的弟子丢了性命。

        这一下,鹰爪峰的这些人士气大落。

        陆步平坐在院子里,脸色阴沉,他回想着昨晚的经历,心里很不是滋味。

        院子的角落里,一高一矮两个人却是在躲着偷笑。

        这二人,便是昨天晚上吃霸王餐的家伙!

        他们乐得看到鹰爪峰的人这么狼狈的样子,反正他们的死活跟着自己没有关系。

        一高一矮这二人也很侥幸,他们在怡春院玩得不亦乐乎,那个老鸨说得没错,姑娘很会玩,花样繁多,令人有些目眩神迷。

        而令他们最庆幸的是,他们尽兴之后,却听得怡春院一阵大乱,那老鸨的尖叫声响彻云霄。

        他们还以为哪里来的汉子,居然能让老鸨这么开心呢,后来才知道是怡春院里出现了命案,死的还是抢了他们头牌的霍彪。

        于是,这一高一矮二人,便趁乱,完美地吞下了这顿霸王餐。

        这一胖一瘦二人,兴高采烈地朝着悦来客栈赶,天快亮了,他们回到客栈的时候,却是发现这里一片狼藉。

        他们想不到自己离开的这一夜,这里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心里庆幸自己没有待在客栈。

        他们不知道,当初在怡春院,若是林浩然没有碰到那个霍彪,而是找到他们两个的房间时,怕那死在地上的便是他们了……

        “哎呀——”

        “哎吆——”

        ……

        院子里哀嚎的声音不断,但是陆步平却是坐在那里充耳不闻,此刻,他的心里正盘算着很多的事情——

        “这个林浩然,居然还真是活着?这可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可是,他既然有着那么高的修为,为什么还不找我们几个寻仇?凭着他帝尊的修为,我们几个即便联合起来,即便有着绝世凶器,也是不是他的对手,再一个,现在我们七人已经不齐心了,正也是他动手的好机会,他为何龟缩在小山村里呢?”

        “这个龙尾村,也不是一般的小山村,而是一个难得的灵气充沛的地方,倒是一个修行的好地方,可是,这个林浩然,既然已经是帝尊了,何必还要在这里修行?难道——”

        ……

        陆步平联想到昨天晚上林浩然击出的那一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难道这个林浩然真的如传言所说,他的修为降级了?

        “唉——”

        陆步平发出了一声叹息。

        “早知道这样,我昨天晚上就应该试一试了,都怪我当时太慌乱了!”陆步平心里那个后悔呀!

        “师父,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韩同,昨夜在怡春院逍遥一宿的家伙,低着脑袋,站在陆步平的旁边。

        韩同看着旁边自己师兄的尸体,他有些难过,心里也有一些侥幸,然而,更多的还是窃喜。

        难过的是,这霍彪和自己师兄弟多年,虽然这霍彪平时仗着自己深受陆步平的器重,对韩同一直打压,但是,毕竟也在一起修炼这么久了,看到霍彪的尸首停在一旁,韩同自然很难过。

        侥幸的是,昨天晚上自己没有上了头牌,若不是霍彪抢在自己前面,把头牌姑娘绿荷抢走,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说不定就是自己了。

        而令韩同心中窃喜的是,霍彪死了,他做为陆步平的二弟子,自然也会得到器重的,从此以后,这鹰爪峰的一切事务,他师父陆步平会都交给他韩同的。

        这一次的事件,对于鹰爪峰来说,算得上是一个灾难,但是,对韩同来讲,这确却是一个难得的机遇!

        从霍彪身上的伤,陆步平也推断出来是林浩然干的。

        在这兰溪镇,还没有什么人能把霍彪这么轻易地杀死。

        所以,新仇旧恨,陆步平的心绪难以平静!

        韩同见陆步平不说话,便主动请缨:“师父,冤有头债有主,既然您确定这事那个姓林的所为,徒儿我现在就率领咱们所有弟子,前往龙尾村,踏平村子,杀光所有人!”

        陆步平那凌厉的目光看了韩同一眼,这一眼让韩同有些心心虚,毕竟,昨天晚上,在悦来客栈动乱的时候,他韩同还在怡春院逍遥快活呢!

        “把死难的弟子埋了,整顿一下,回鹰爪峰。”陆步平平静地说。

        “啊?师父,不会吧?”

        韩同以为自己听错了。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99509/99509909/486146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