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林浩然苏勤儿 > 第409章 理解不同 结果不同

第409章 理解不同 结果不同


“你们怎么闯到我这里来了?”

        “你们是不是活腻歪了?”

        “居然敢算计我,信不信我把你们给活剥了吃肉?”

        ……

        这个家伙一边在地上扭曲着身体,一边大声喊叫着。

        他的脸很是丑陋,这么一扭动吓得楚怀玉他们都纷纷后退。

        林浩然捆绑的方法很讲究:他是把对方的双手绑在背后,还用小布条将对方的食指蜷曲地缠住了。

        林浩然毕竟是个修行者,他这么做,对方即便是个化境的高手,也会因为手指被这样缠住而运行不了体内的真气!

        “我饶不了你们!”

        那个家伙还在地上挣扎着。

        林浩然担心那家伙真的挣脱开了,毕竟现在衣服的质量可大不如从前。

        林浩然从田磊的手里拿过来那个棍子,朝着地上那家伙就是一下子!

        “啊呀!你还敢打我?信不信我挖了你的心肝当零食?”

        那家伙瞪着红红的眼睛,像是一个恶魔一样。

        “都这样了,你还嘴硬?好,那就让你领教一下我的厉害!”

        林浩然说着,抄起棍子戳向那家伙的肩膀。

        “啊?哈哈哈!哈哈哈……”

        躺在地上的家伙哈哈大笑起来。

        楚怀玉他们三人看了很是惊讶,忙问林浩然这是怎么回事。

        “我点了他的穴位,别看这他现在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他感觉到的却是痛苦。”

        林浩然清楚其中的滋味,他所点的这个穴位,可是卡住经脉的一个点,普通人可是觉不出什么,可是对于一个修炼真气的修行者来说,那真气在此郁结,会引发一系列的问题,被点中穴位的人会觉得身上被千万只蚂蚁啃噬着一样。

        “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厉害?”田磊禁不住对林浩然报以仰慕的目光。

        “这个算什么?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可是从一些小视频里看到了他的本事的。”于甜说。

        于甜好追星,之前也关注过上京电影节,她自然也从零零碎碎的视频中看到了林浩然和一个蒙面人打斗的画面。

        很多网友都以为这是特技完成的,于甜却是深信不疑。

        所以呢,当林浩然在山下被大背他们欺负而没有还手的时候,于甜便觉得有些不合情理。

        “小视频?看到了他的本事?于甜,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呢?”田磊有些疑惑。

        田磊在想,莫不是这个林浩然还拍过一些不堪入目的小视频?或者,是和女朋友开房的时候,被人偷拍之后放到了网上?

        “你想什么呢!田磊,我说的是上京电影节上有人拍到的视频,林浩然可是和一个蒙面人打斗一场的。”于甜说道。

        “原来是这样,哦,是我想歪了!”田磊呵呵笑着。

        “不要再折磨我了!不要折磨我了!”躺在地上的那个家伙喊道。

        “飞羽魔君,我倒是好奇你是怎么回到这里来的?”林浩然问道。

        “哦?你怎么知道我哥哥的外号?”那个家伙很是诧异。

        “你的哥哥?什么意思?你可不要以为我没有看清你的嘴脸!”林浩然厉声喝道。

        “你见过我的哥哥?”那家伙扭曲着丑陋的脸,滴溜溜着血红的眼睛。

        林浩然知道,这个家伙的眼睛血红血红的,都是受着这岛上的煞气所致。

        “哈哈,我知道了,你见到的一定是我的哥哥!”那家伙一脸无辜地说道:“我哥哥的道号就是飞羽仙君!”

        “应该是飞羽魔君才是!那是什么仙君?”林浩然瞪了对方一眼。

        林浩然仔细检查了一下这个家伙身上的绳子,他知道可千万不能让这个家伙挣脱了,不然的话,被受折磨的可就是他们了。

        “呵呵,这个嘛,都差不多,反正都是一个人。”那家伙居然还笑着。

        “你居然还笑?信不信我这就要了你的命?”林浩然说道。

        “看来你们是不知道这我们这神仙岛的厉害之处,你们即便杀死了我,在这神仙岛上也活不过三天。”那家伙一点也没有害怕的意思。

        刚才是忌惮于林浩然点中了他的经脉,现在呢,他则是恢复了平静。

        “神仙岛?听起来不错,可是跟着实际情况十分不符呀。”一旁的田磊脸色有些难看。

        “你真的是飞羽魔君的弟弟?”林浩然问。

        “这个还有假?你要是见过我哥哥的话,你应该发现我们俩很像是吧?”

        “是很像,不然的话,我也不会把你当成飞羽魔君的。”

        “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们是孪生兄弟!”  这个丑陋的家伙说道。

        “你们是孪生兄弟?怪不得看着你们这么像呢,说说,你们怎么会在这个岛上的?”林浩然盯着对方问。

        “这个说来话长,我已经在这里三十多年了!要说这事,那可是三十几年前的事了。”此人皱着眉头,脸变得更加恐怖了。

        “说!不然的话,我可就让你再尝尝刚才的滋味!”林浩然恐吓对方。

        “我说我说——”那家伙想起了刚才的痛苦,便着急起来。

        原来,这个家伙和他的哥哥,是沿海渔民的儿子,在他们十一岁的时候,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他俩被一个黑衣人掠走了。

        那个黑衣人蒙着面,他们也看不见对方的模样,他们吓得嚎啕大哭,黑衣人戳了一下他们身上的一个地方,他们便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的时候,他们便发现在这个岛上了。

        “你说你们是被一个黑衣人掠来的?那个人长得什么样子?现在他在哪里?”林浩然问道。

        “他是我们的师父,他养大了我们,还叫我们修炼。”那家伙说道。

        “这不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症状吗?”一旁自恃学问高的于甜插言道。

        林浩然点点头,他当然知道,他们兄弟啦被黑衣人掠走并囚禁到这个惊悚的岛上,现在他居然不恨这个害了他们一辈子的黑衣人,居然还认贼作父。

        “这是什么地方?你怎么不离开这个地方?而你哥哥是怎么样从这里回到华国的?”林浩然比较关心这个话题。

        “你们想离开这里?哈哈,怕是这辈子都不可能了!”这个家伙笑道。

        “什么?这辈子都不可能了?难不成我们要死在这里不成?”于甜说着,都快要哭了。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99509/99509909/486149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