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掌门 > 相爷呀 > 第五十章 茶楼毁

第五十章 茶楼毁


  安梣跟在林蹊身后,瞧着那人一改往常的清冷,面色不变,却不知为何总觉着有种……有种温柔??

  着实让安梣觉着有些诡异,拉了拉一旁的子成,小声嘀咕道:“相爷这是怎么了,看着好像挺高兴的样子。”

  子成瞄了瞄走在前方的林蹊,又看着一眼满脸疑惑的安梣,低头闷声道:“许是遇到了什么好事吧……”

  好事?安梣歪头不解,看着那人进了车厢,来不及细想忙紧跟其上。

  可不就是好事,李姑娘向来嘴皮子溜说起情话来不打草稿,想起方才要不是敬一提醒,就差站在原地半炷香的时辰,向来冷漠的人眼眸中却多出了几分柔情之色,兴许连主子自己也未曾察觉唇角缀着的一缕笑。

  仔细想来,自从李姑娘的出现,主子倒似有了些人间烟火的气息,也不是那般难以接触了。

  主子年幼丧亲,虽说颜老对待他犹如嫡子一般,可终究说来还是寄人篱下,每逢瞧着主子待人面上的笑好似面具般笑不见眼底,如今瞧着倒是多了几分真真实实的情谊,这般想着子成觉着面前这抽风女子也许算的上个、良人?

  不知为何脑海中蹦出此词时,子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敬一坐在车辕的一侧,看着子成出神正要提醒时,身侧来了一辆马车。

  安梣盯着一身正气端坐着的美人儿,小屁股慢慢挪动,待林蹊发觉时,那人已经笑得眉眼弯弯贴着他。

  “相爷~”

  脆脆甜甜的声音拖着尾音微微上扬,林蹊下意识的眼角一抽就要往后退,可还未等安梣说完那耍流氓的话,车帘外传来敬一的声音。

  “主子,凌相求见。”

  安梣向前倾的动作顿住,林蹊趁此脱身,在安梣还未反应面前便是空空如也了,原地恨恨地磨着小牙。

  林蹊逃脱安梣的进攻,听清了话语,眉头微微皱起,凌相为何会出现在此处,那么便是一早就等候在此处了……

  “主子?”

  “好。”话毕,林蹊扫过在车厢一角抱成团子的安梣,正鼓着腮帮子原地画着圈圈,“我要去……”

  “我知道了,那我去茶楼等你。”安梣垂眸打断他的话语,有些无奈掀了车帘便下了车。

  林蹊看着小人毫不留恋的就下了车,微微皱眉,冷声吩咐子成:“子成,跟着她。”

  “是。”子成被自己主子这莫名的冷落摸不着头绪,但还是下了车辕跟上安梣。

  马车折了方向,一阵波动,林蹊觉着有些烦躁,撩开车厢上的窗帘便瞧见方才走了没多远的那人正呆呆的看着他,撩着帘布的手腕顿住又迅速放下。

  安梣分明瞧见车厢那人面颊染着红,心情大好,蹦跳了一路直至茶楼。

  子成守在茶楼外,安梣直奔茶楼内,刚迈步进入茶楼,扑面而来一股刺鼻的气息。

  好浓的酒味!怎么会有酒味,这里不是茶楼吗……

  安梣以袖掩鼻,四处张望,看着周围的茶客一如往常,垂眸沉思,莫不是自己嗅觉出现问题了?

  安梣犹豫片刻后奔向二楼,好静,虽说茶楼本就寂静,可今日安静的好似无人一般……

  侧头朝楼下望去,还似往常一般,不对,一切都不太对,是哪里出了问题……

  心下寻思着,随手推开一扇门,安梣倒吸一口气……

  子成守在茶楼外,忽得茶楼内的人群三三两两出入,起初觉着这是天朝最繁盛的茶楼也没做他想,只是空气倏地变得有些燥热,抬头望了望快要西落的艳阳,太阳都要落山了为何还是这般……等等,这燥热是身后传来的!

  浓黑的烟雾从茶楼上空升起,朝茶楼内望去火星四溅,艳丽无比,寥寥无几的人群嚎叫着从茶楼内逃出来。

  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子成下一步就要踏入茶楼,被身后一声制止住。

  “子成!”

  子成看着驾着马车的敬一和匆忙赶来的林蹊,满脸焦灼道:“主子,李姑娘她还在里面!”

  浓烟滚滚,火势已经一发不可收了,妖冶的火光烧红了茶楼的半边天,一时间街道上喧喧嚷嚷,人声鼎沸。

  林蹊看着面前熊熊燃烧的大火,下意识的向前几步便要飞身而起时瞳孔骤然收缩,心头猛地悸动,耳畔忽得一片嘈杂开始模糊,黑瞳的焦距渐渐散开……

  埋藏记忆深处的那一幕浮上眼前,火光瞬间照亮了偌大的府邸,暗红色的火苗好似无数张着口的巨蟒,吐着炙热的舌信子,不停吞噬着府邸中的一切事物……

  “主子!主子!”敬一看出林蹊的不对劲,在他晃身的时候便及时上前扶住了他,可眼下平日那双明睿的黑眸已经没了寻常的光亮。

  子成压制不住颤抖的声音,“怎么办,李姑娘她还在里面,怎么办?”

  敬一搀着林蹊,望着漫天火光的茶楼,咬了咬牙,艰难的开口:“回府。”

  “回……回府?”子成不敢置信的望着敬一,漆黑的眸子回望着泛着火光的茶楼,一眨不眨。

  最终,握了握拳,扶着林蹊回了马车。

  他没有办法,安梣的生命与主子的安危相比起来自然是后者为重,更何况安梣不过是一个身份不明的平民,而主子是天朝的右相,是天朝的支柱,可安梣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女子罢了……

  待安梣反应过来的时候,炽热的火焰已经沿着栏杆而上,望着即将铺面而来的火苗,往后退了两三步,余光瞥过雅间内被三尺白绫缠绕那人,正是茶楼掌柜!

  有人要置她于死地,这人是谁?!

  安梣看着无法控制的火势,看了看四周,破口大骂:“哪个龟孙,真不要脸!老娘干了啥啊!老天爷!你还有没有点良心,人家他喵穿越有吃有喝,当都是啥千金大小姐还有金手指!老娘呢,老娘啥也没有!你喵的还要搞我!”

  “咳咳——”安梣猛烈地咳嗽着,袖子掩盖住鼻子。

  不行,不行,这样下去,她真的会命丧黄泉,开什么玩笑,上辈子已经够倒霉了!

  ------题外话------

  安梣:为啥我没有金手指!为啥我不是千金大小姐!

  小九:你就是个凡人,活着都不错了……

  安梣:除了活着还有啥?

  小九:你是主角,该有的都会有的,放心~


  https://www.3zm.la/files/article/html/99798/99798557/826002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3zm.la。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m.3zm.la